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盲点

已有 1192 次阅读 2021-4-8 11:20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微信图片_20210409212316.jpg

窗外,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

本来要外出遛弯的打算,那就得变了。天气预报说是阴天,可外面确实在下雨。天有不测风云,局部地区的现象,谁也保不准。夜色,犹如铺开了一张巨大的帷幕,笼罩在弥漫着暗黑的穹苍,傍晚的雨,路灯下,在灰暗的街景、房屋映衬下,一根根、断断续续的白色丝线,像极了跳跃着的小精灵,活活噗噗的,生机盎然。

无聊的时候,就上网,这是打发计划外时间的好方法。换着频道上网,寻着新鲜网站,渐渐找到了一个新奇好玩的地方。家有“移动”“电信”二个wifi源点,其中一个是师傅上门安装时推荐的,看师傅辛苦,装了也就装了。果真发觉有一个网站,只能用其中一个源点可以上,而另外一个则上不去,这就有事可做了。无事欲生非。微信联系,师傅也觉得奇怪,报上网址https://www.kekeshici.com/,发觉真是的这样。最后等来回答“可能对方服务区问题”,可能是的,那又是为什么呢。折腾几番,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知识停留在何处,作为就滞留在何处。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临睡时的不解,接下来就是一场不期而来的梦。梦中,下雨了,密集的雨滴,滴在张开的树叶上,滑落在湿润的地面,深深浅浅的水塘,弯弯扭扭的小溪,划成一道道弧线汇聚成顺流而下的瀑布;滴在干涸的沙地里,枯黄的地面变深色了,胭脂红的,像一大片刚吐芽的冬青树叶,汇聚成洪水了,咆哮着涌来,穿过扁平的桥孔,简易的桥被冲歪了,倒在干涸的河道里。一车旅游的人下来,叽叽喳喳,东张西望的束手无措,只有司机在打电话,呼叫总部,呼叫总部!那一刻间,地上、桥下,水却没有了,到什么地方去了,可桥还是扭歪了、垮掉了啊。过不了桥,咋办……

梦醒了。梦不骗人,知识的盲点在哪里,梦就断在那里。

窗外好像还在下雨,黑暗中,隐隐约约、有节奏的在敲击。江南的雨本是催眠的,可也伴随着胡思乱想的无边无际野蛮性发散式思维,屋里是黑黝黝的三维空间,外面是第四维度。那一刻,完全的自我,没有人影响到你的思维,漫无边际,直到知识的“结构性匮乏”,盲点。

呼叫“服务区”,呼叫“服务区”,今日在哪里,明天又在哪里!

互联网,表面上可以认为是一项IT技术,可现在却成了一种新的思维方式,像极了梦中的雨滴,在溅放在飞翔,以后就都接地气的落在大地上。思维方式的趋同、改变,以一般不易被人注意的节奏在发展,渐渐形成了一种新的社会结构和服务模式,这是常被人忽视的。

就以互联网本身来说,它和ARPANET 的发展其实並无太多关系。互联网是一群懂电脑的人为了方便交流而开发出来,最初主要功用是传送电邮。但ARPANET本来没有传送电邮功能,只是那群人把美国的硬件公器私用,而这群人当时对ARPANET的结构还是迷茫的。记得当时在上海的外国商社有人利用其进行通讯,还被人认为是“假公济私”的行为。以后国内企业也有率先进行电邮通讯的,只是在经历了一阵靓丽亮相后偃旗息鼓,后劲表现乏力,被旁人后来居上。至于以后能成为一项风靡全球的战略性产业,最初的时候,也没有特别去引导人才和资金涌向这个产业,而是市场在寻找基础、共性的领域时得到支持而已。

水无常形,却有定势。“君不见”,是水塘,是小溪,是湖海,“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没有一种创新技术是刻意雕琢能出来的,没有一项新兴产业是指导栽培能出来的,几乎都是在厚积薄发的不经意间,迸发出来,萌发出世。“水之不涸,以其有源也”,一语道尽科研成果的承上启下、兴旺长久的奥秘,不然短瞬间的辉煌可能会是过眼烟云。

在很多地方很多时候,对于科研组织力,对于资源配置的作用,过多的行政性干涉,其实是会抵消甚至破坏市场本身所具有优势的。市场的、行政的,二股外部力量的此起彼伏,都给产业带来不可忽视的冲击和影响。行政的力量越发力于价值链越靠近市场的产业,其市场的优势就越发被抵消掉,甚至会给其带来灾难。

有科学家发现,睡眠时人类的大脑会“自我清洗排毒”。红色是血液,蓝色是脑脊液。保持充足的睡眠有利于保持大脑的年轻。

从梦中醒来的这个点,大概会是一天中最“年轻”、最具有灵感的时刻。

窗外的雨还在下……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80917.html

上一篇:赏樱正当时
下一篇:梅童鱼

8 李宏翰 郑永军 郑强 李学宽 刘钢 简小庆 晏丽红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5 06: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