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生泥土熟味道

已有 2408 次阅读 2021-1-9 21:02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IMG_20200905_104518.jpg

“陆老师,近来可好!我是小陈,还记得吗?”

熙熙攘攘的饭店大堂里,一位中年人隔着几张桌子径自走过来,弯下腰,低声在我的耳边问候。紧身厚实的羽绒夹克,褐色的牛仔裤,显眼的是一头铮亮乌黑的分头,根根一丝不苟。

有些面熟陌生,一时确实有些愣着,直直的看着那张脸,再上下打量一番,再这么看就有些不太礼貌了。对方开口又说了一句上海话“生那泥熟咪道(上海人将一般的"土"、"泥",常发音为"na ni"。应该是:生泥土熟味道)”。哦!想起来了,小陈。

 

CAE公共服务平台红火的时候,时不时收到些邮件,其中有小陈的来信,说希望将正在开发的CAE软件重心移到国内来发展,有一份计划书,可以给我看看,但有一个要求,要签署一份保密承诺。哪来这么多的繁文缛节,没有搭理,过了一段时间,又发来说给个E-mail答应也可以,依然没有给他如愿答复。

过了一段时间,有人来张江高科技开发区的办公室找我,背着一只双肩包,有些风尘仆仆的样子,报上名来,原来是尚未见过面的小陈。说起来,CAE只是他的副业,他的兴趣,或者是一块报效国家的试验田,正职则是华尔街的投资合伙人。按照自个介绍,数值仿真是硕士学位,投融资是博士学位。由此说起,一项产业成功与否,不仅是技术的单项竞赛,还要有投融资扶助,而这种扶助,从眼界、管理等多方面经验和资源都是搞技术出身的人所不及的,无力顾及的。引经据典,从MSC的去垄断,ANSYS创始人的隐退……有些滔滔不绝,要不是被打断,这话就要刹不住车了,看得出,他的热情、睿智,以及全身心的期望。门口站着二位年轻同事,轻轻敲了一下门,说“刚才来电话,领导他们来了,叫我们到楼下去接。”“哦!”

小陈与我们一起坐电梯下楼。轿厢里小陈看着二位同事,不无揶揄的说“哼哈二将”,显然他们打搅了他的谈兴,我则回了一句“二大将!”。确实,二位刚参加工作的一男一女,女孩思路敏捷,条理清晰;男孩做事踏实、动手和沟通能力强,一动一静,一外向一内敛,相得益彰。

匆匆下楼,大厅里空荡荡的,只有墙上的大屏幕电视画面自顾自的在五颜六色跳动。那好,没有误时,算是不错的时间把控。不一会,果然来了一辆黑色小车,笔直冲过来不见有所减速,正对着大门来个漂亮甩弯。前门快捷打开,一个白头发的高个子从副驾驶座挪出屁股,娴熟地转过身,笔直地站在后车门旁,一头白发在摇动中有些凌乱。熟练的撅臀,轻缓打开后车门,弯身,左手谦卑地拉开车门把手,右手小心翼翼护住车门的上沿,带一丝微笑,一副慈眉善眼的悦色。悠悠的,车里跨出一位目不斜视的女士,用手轻轻梳理一下护颈的长发,从容不迫走上步步台阶。领导一走,白发高个子吆喝着二位年轻人去车后备箱搬东西。我俩站在一旁继续着谈话,他是一刻都不愿放松,看到眼前这些本平常稀松的事情,顿时面露诧异,小车司机一旁在默默注视着我们。不一会,司机歪斜着身子,往窗外眨眨眼,算是在提醒我,客人有所不悦,然后夸张地做着打方向盘的样子,露出坏坏的一丝怪像,随着一声长长的喇叭声,黑黝黝车身迅捷留下了个漂亮的弧度。

宽敞透亮的办公室,气势不凡的办公楼,绿树成荫的院子,我俩继续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看得出,小陈真的是在闲聊了,没有了在办公室里的“主题”内容。要走了,送他到门口,他说了一句刚学的,也算是蛮地道的上海话“生那泥熟咪道”,头也没回,留下了一个背影。

过后的日子,我对小陈还是蛮关注的。知道他办了一个CAE咨询公司,也算是有声有色,有汽车碰撞、水波势能之类的仿真分析内容,还被家乡请去,评为“几大归国才俊”之类的。以后就有些淡忘,他也没有再来找过我。

 

没有想到,还有缘能再次碰头,也该有十多年了吧,看来他还没有忘记我,记得的。说开了,他对我也是有些“耿耿于怀”,不仅看过那本不足絮叨的“自主CAE涅槃之火”,还对我一些近期的博客有所了解,那就了如指掌了,难得的一个“潜水”级知音。

“近来如何?感觉可好!”他应该知道我们最后的结果。

“做一件事是会有时间节点的,而喜爱一件事,就像喜爱一个人一样,是没有时间节点限制的。能参与一个属于自己心仪的事情里,就像找到心仪的爱人一样,凡事有个可意的顺逐,人生还求什么呢!”

他好像不愿多谈他近来的事情,只是说了一句“马斯克可以做杰可马的事,杰可马不一定能做马斯克做的事。那么,杰可马就做地球上的事情,让马斯克去做冲向火星的事。”

“啥意思?还是那个‘生泥土熟味道’“

“虽说这个词是我的杜撰,可魔都的人应该---既可听懂,也能意会。”

但凡新兴产业,新业态,须要有全新的培育环境和泥土。互联网和新媒体颠覆着许多过去一以贯之的传统和规矩,按照老的熟得发霉的路子走,自然无疾而终。

 

说起他的近期打算,正在考虑回美国,这么乱,干嘛?这可能也是一个见证涅槃重生的机会,有许多路要走,而世界将会因此大不一样,能见证和参与其中,趁年纪还可以,多好啊。

当然,我已没有这个勇气和资本,“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祝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66454.html

上一篇:桑榆非晚
下一篇:吾爱吾师

10 郑永军 宁利中 王安良 王从彦 李学宽 刘钢 朱晓刚 刘炜 杜占池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精选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6-13 02:3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