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宁波三臭

已有 2129 次阅读 2020-12-27 09:0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123.jpg

宁波三臭,浙江宁波的一道传统名菜。

因其臭,而得名传世的菜肴,恐怕并不多,而能得其精髓而转世的则更少之又少。

原先的三臭,一般指的是臭冬瓜、臭苋菜梗、臭菜心(芋艿蓊),而现在店堂里常以臭冬瓜、臭苋菜管和臭豆腐为多。至于别的臭豆腐之类,都是一些日常零食的点缀小品,宁波三臭则是登堂入室摆得上台面的开胃大仙。

久居都市,对三臭并无太多嗜好,直到有一天,姆妈说起苋菜梗。跑了几个菜市场都没有,咋不知平日里并不在意的老梗,到要时却找不到了。那时还没有网店、快递之类,上网搜了半天,浦东一家人家有,赶个大早过去,私营小老板正在睡觉,叫醒后匆匆回来,要赶在中午吃饭时可以上桌,与姆妈一起吃饭。苋菜梗其实娇贵的很,腌制浸泡时间一长,中间就空心了,全然没有了果冻状的滑爽细腻“滋溜”感。几天后,妹妹不知从什么地方觅到了苋菜梗,就和姆妈一起在家做起了洗、切、浸泡的“实习生”。几个星期后,姆妈隆重推出自己打理的臭苋菜梗,那才是正宗的宁波一臭:梗心用力轻轻一嘬,满口滑爽入肚,菜梗皮用牙嚼嚼,稍劲一嗦,咸咪咪香喷喷的回味就来了……

领教臭冬瓜的美味,是阿姑的那盆形似“东坡肉”的全新体验。那次回老家,骆驼镇一家饭店里座无虚席,在走道边搭了一张桌,阿姑特意点的,还征询一下意见,说“不一样的”。果然不一样,二块成一盆,丰腴莹洁,中间放一二瓣绿色香菜,滴有几滴香油。隐隐的臭味伴着香油的点缀,入口软软绵绵,舌间清清爽爽,没有原先印象里那么咸,还略微带丝甜味,回味还有些开胃的酸口。满桌的菜肴,第一光盘就是这碗,接地气的开胃,在家乡的儿时味蕾全回来了。

如今,流行将臭芋艿蓊换成臭豆腐,也许是豆腐比芋艿蓊更普及,那就是城市化与时俱进的改进,也是老伴的所爱。新锐臭豆腐,全然与上海滩油炸臭豆腐的外脆内嫩,也与长沙臭豆腐的墨色香辣大不同,本色呈现,细腻见精华。既然是她的喜好,那就算是一次成功转型,不需要其他理由的了。

……

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犹如江南殷实人家“蹄膀笃笃、螺蛳嘬嘬”的悠闲,在平时忙乱的日子里,随意的配置,撩一碗“三臭“中的其中一二,嘬嘬、嚼嚼、吸吸,紧张的市井日常就变得轻松许多,有“压饭榔头”助餐,既长了干活的力气,自然还成就了一顿有滋有味的快餐。

“名臭而实香,没富贵气味;滋味悠长,独一无二。”臭与香,就在一缕变幻之间,一种生活习惯,一味别致体验,成就了一款令人垂涎欲滴的味道,熟悉而顽固的味蕾就会涌上心头。无关乎尊卑贵贱,没有人能替代自个的感受,适合的满意的,就变成了凝固的不可言传之妙。特别是在大鱼大肉的饕餮大餐之后,能有一味奇香与异臭间的清爽来解腻醒神,一扫倦怠,其兴味顿时油然而喜悦、舒坦起来,回味悠然。

……

吃,要有滋味,要的是一种心情。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64356.html

上一篇:闲话芯片
下一篇:桑榆非晚

18 郑永军 尤明庆 朱晓刚 武夷山 郑强 文端智 杨正瓴 李学宽 刘钢 王安良 张珑 高绪仁 康建 陈有鑑 韦四江 信忠保 孙颉 李毅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2-26 04:1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