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怜爱

已有 1124 次阅读 2020-11-30 13:37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u=3263894658,2631492594&fm=26&gp=0.jpg

旅游车进甘肃境界,大巴士在高速路检查区停车歇息,旁边已经有一辆长途运货车,也在歇息。

长途运货车的一对父女,在背阴处洗头。父亲用随车带的水,在给一个小女孩洗头。白白的泡沫罩着乌黑长发,水不大,涂了洗头膏,加水稀释了,好像有些打结,父亲的大手在用力捋顺,边捋边揉,力气有些大,小女孩可能感到有些不舒服,使劲的在摇头,站得僵直的身体也在扭动。直直的太阳下,一片灰蒙蒙、扬着风沙的停车场里,无聊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俩,能闻到不远处飘来洗发膏的缕缕清香味。看到有人在看,他俩扭过头,男人国字脸,下巴留着齐整的一圈络腮胡,还吊着防疫的蓝色口罩,像老鹰护着小雏一样,警醒地瞅着我,女孩蛮清秀的,该上学撒娇的年龄吧。对视了一下,应无恶意,朝着笑笑,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他俩继续自顾自的浇水洗头,女孩又弯下了腰,用水在冲洗,水顺着头发流下,父亲的大手扒拉着头发,把上面一层厚厚的泡沫,在冲洗,力气还是有些大,笨手笨脚的。硕大的重型长途运货卡车,披挂沿途风尘,风餐露宿,父女在享受偶尔短暂的闲暇,俩人会不无惬意的回头看看一旁,那个呆呆站着的过路人。五大三粗的男人,使再小的力气都力可拔山,也许是那男人不多的柔软温润一刻,摊开一块灰白的长毛巾,兜住流下来的水,再往女孩的头上浇,俩人的脚下已经形成了一个不大的水洼,湿漉漉的,不在意地站在水中央。

坐车久了,下车活动活动手脚,同伴在叫唤,“喝水!”,递上一瓶矿泉水。这地方,水果很甜,脆脆甜甜的,可削过以后,没有水可以洗手,还不如直接买水。空阔的场地上,太阳晒得人身上有些发热,站一会蹲一会,百无聊赖,敷衍的拧开瓶盖,并不怎么渴,在静静等待发车,咕噜咕噜一阵喝,顿时添了些寂寥和寒意。

要开车了,再回头看一眼,掏出手机匆匆拍一张后影,怜爱,定格那一刻。从阳光下走进车厢,有些灰暗,旅伴们叽叽喳喳地说着话,就像一场继续了的娱乐版连续剧。运货卡车依旧侧身停在窗外的阳光下,可已经看不到那父女俩的身影。严父慈爸,擎天立地,怜爱有加,偶遇那一段时光,不禁涌出一股温热。

……

不知道他父女俩现在会在哪里,还好吗!

1.jpg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60490.html

上一篇:我在“可可托海”等你
下一篇:那年的那只羊腿

13 刁承泰 段含明 杨卫东 王从彦 夏炎 晏成和 刘炜 朱晓刚 信忠保 刘钢 葛素红 孙颉 汪育才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9 02: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