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过“年”

已有 1990 次阅读 2020-10-22 09:1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2012.jpg


“年”年年过,过年过“春节”。春节到,就是过年了。

过年了,意味着写总结。每到年底,就要准备一年的工作总结。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以“东风吹,战鼓擂”来开头,快成习惯了。以后又多了“1,2,3,……,……”的流水帐之类,难以“灵魂深处闹革命”。有时在回顾一年的所做所为后,最想干的事没干成,但还得“强打精神装笑脸”,搞得自己都快看不起自己。这次2011年的个人总结就来个自言自语,咱也玩一把“忏悔”,透透气。快过年了,机关院报组织迎新征稿,把“我的2011”做些“加减乘除”,在字数和格式限定范围内做些修改,go!

院报8开4版。和其他的报纸相同,主版星光灿烂,二版硕果累累,三版莺歌燕舞,唯独四版犹如解放日报的《朝花》、文汇报的《笔会》和新民晚报的《夜光杯》,“兼容并蓄,雅俗共赏”。看来咱上不了厅堂,可以下厨房,做不了“满汉全席”,就做个冷盆,外加个热炒,支持工作的那点觉悟还是有的。临了来个电话,说版面有限,文字要压缩,要将修改稿发给我看看。手头正有事,当即就说,不要了,就照修改的办吧,当然文责自理。最后的“解释权”归责任编辑,这是通行的规则,商场里都这样,尊重,打个电话,是很给面子的事了。

过年了,合家团圆的日子。星期五(1/13)拿到《院报》,不仅文章占得一个角落,更有“当家”的画作顶在文章的上方,完全符合“冷盆加热炒”的要求。匆匆回家递呈,“当家”虽也得过些奖项,算是见过世面的,还是很高兴和得意。有家室的都有经验,“当家”的高兴意味着“神马”:高兴就是风调雨顺、喜气洋洋;得意就是蓬荜生辉、紫气东来。一篇小文当然不足仪,可正临近过年,当家的满意,家和万事兴,就算是得了一个“大大大大的红包”,《院报》给了个额外的“红包”。

过年了,是怀旧迎新的当口。一个版面,有图有文有诗,读着读着,过年的味道、回家的感觉、海派的闹春,就来了,煞是喜庆。

“那是团圆的,幸福的,家的味道。”,突然想到了“圆圆的,甜甜的,宁波汤圆的味道。”猪油黑芝麻汤圆,晶莹滴透,孩时过年,守岁时全家围在一起包汤圆,家就是这个味。如同“翔飞人”的新春广告片“清新亮丽、温暖如春”,但要是换成个汤圆就更具过年的年味了。

上海的年,石库门里最有味。“石库门宽窄巷子;世事,皆宽窄”,仿佛可以看见张爱玲笔下的“小家碧玉”正缓缓走向窄窄弄堂的深处,消失在尽头。那段日子,亭子间里聊天,客堂间里拜年,……,“海派”素以清末民初的“海上画派”为出典,海派的“年味”现在已经成为时尚的回忆,“年”又回来了。

……,……。

回“家”的感觉真好,过“年”的味道真好。

“家”是百年老店,出门在外脸上有光;“年”是岁月积累,穿越时空待机升华。

“家”是港湾,过了年,船舶都要出海远航;“家”是巢穴,过了年,雄鹰都要振翅欲飞,伸展开翅膀,看着远方!

过“年”也是过道坎。过了这道坎,再也不都是新衣服、放鞭炮的喜悦了,而是直面世事的挑战和竞争。不要祈求出海远航都是风平浪静,不要指望振翅欲飞就能鹏程万里。危机每年都有,方法各不相同,年年都是如此。

当家的高兴,刚画好的画,这次主动赏我可以提个“题”,可还没有想好。

 

 

国庆节后,又到重阳节。

院领导借佳节之际,欲和退休的老同志说说上海科学院近一段时间改革工作的进展情况。

风云变幻,英雄辈出。

上海科学院的未来,紧扣时代脉搏,关联着每一个人的未来,也牵动每一个人的心。

翻出2012年退休前的那篇文章,颇有念想。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55297.html

上一篇:紫薇花前
下一篇:远望江水亦纵横

6 郑永军 尤明庆 刘炜 张晓良 李学宽 王安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06:0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