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紫薇花前

已有 1649 次阅读 2020-10-10 20: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出门旅游十一天,原本满盆花枝招展的紫薇花,回家来一看,都变得就像一根根的枯枝柴干,留下三二片飘零的叶子还荡挂在枝条上。

北边一盆,南边二盆,都是如此,看得人真是心疼。出门前做过几种预案,再连续看了几天的天气预报,说未来三天后有持续的小到中雨,雨后几天还是阴雨绵绵。与其在屋里浸在水里,当然不如有大自然的雨水滋润,显然是“大意失了荆州”,追悔莫及。

“凡是过去,皆为序章。”真正接手盆养紫薇花,是阿爸走了之后,差不多要有五年多了。原先看他养护,在不宽的阳台扶手上搁着,后来换了大花盆,还搭个架子在阳台的墙壁上,总有些担心。阿爸一直是个蛮小心的人,这次却听不进劝,有些固执,也没有办法。每每有台风预报的,总为其有些担惊受怕的,后来换了房子,花盆换了更大的,花是更艳了,但岁月不饶人,就把紫薇花连盆都交代给我,还一再叮嘱,这是从老家院里带出来的“家花”。

老家在宁波,海边的一个小镇。千年古镇,百年渔村,澥浦小镇。从村头山顶上看渔村,阡陌纵横,炊烟袅袅处,屋脊连绵起伏,错落有致,看得见的是高耸在小院里的杨柳树,那是阿爸在十岁生日时种下的,走进院子,却是丛丛火红的紫薇花夺人眼球,那是比阿爸更早就在的“土地爷”。美好有趣的童年,忙里偷闲的假期……“以清净心看世界,以欢喜心过生活,以平常心生情味,以柔软心除挂碍。” 一路走来,喜的忧的甜的酸的,在这里留下的,都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临退休时,正碰上有出版社约谈出一本《自主CAE涅槃之火》的书,编辑老师问有什么要求,我说想在作者介绍时注上“出生于浙江宁波澥浦“。这个“澥”字有些冷僻,有些字体还不接受,但不管怎样,也是给自己的出处有了一个注解。其实也一直有个计划,想着能为家乡做些什么的,大事干不了,那就干些小事,“阅读、写作,是缓解我们的必死命运的最有效方法”,趁跌倒还能站起来的时候,学着脚踏实地的做些什么的。有人在网上留了言“乡愿,德之贼也。“,确实要适应从国际化到为全球化趋势的转变。

网络真是个漫无边际、无所不能的世界。当我想把原先一盆阿爸留下的紫薇花做扦插繁殖时,小心翼翼的在网上搜寻到资料,不负辛勤,秋季种下的,第二年就开出了花朵,喜滋滋的在网上得瑟显摆。引得好友点赞,四叔特地发来“微信”祝贺,说变异后带银边的更好看;专业的读者在文章后面给出了细心的指点,洋洋洒洒的句句专业,得益匪浅。当你想做自己想的事情时,网络是个启蒙、改造自己的平台,能多渠道吸收各种信息,辨识成熟、辨认真伪、明辨是非,在开放中得以进化,使得更加从容自信。

……

当时,回家跨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不甘心的浇水、浇水,心疼的有些麻木,再修剪去张扬舞爪如“柴爿”样的枝条,不敢奢望不可预期的奇迹会能够出现。“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已入骨。“,秋日的风越吹越凉,窗外的雨渐落渐冷,依旧在凋花落叶中等待能有一丝清欢来慰籍自己。

终有一天,发觉在枯枝上渗出了一滴胭脂红,渐渐的萌发成一瓣嫩芽……有人说“萤火虫的光只能放出不足40万分之一度的热量,人类到目前为止还没办法制造出如此高效的光源。“自然界就是有如此出人预料,神奇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今夕何夕,见此紫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53892.html

上一篇:碧波遐想曲
下一篇:过“年”

11 尤明庆 武夷山 范帅棋 杨卫东 刘炜 王从彦 舒红 杨正瓴 李毅伟 冯新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04:4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