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我有一头毛驴儿

已有 1211 次阅读 2020-10-1 08:4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200910_184019.jpg

“我有一头毛驴儿……”

“哦!哦!……”

坐上打扮得花花绿绿的驴拉板车,新奇、热烈,好一阵意外的欣喜。每车载三个游客,慢慢悠悠的进了黄河石林景区。刚才还是一派田野风光的黄河水、麦浪翻、炊烟升……走过一条沿着平静流淌着的黄河水道,像绕弯似的又一弯,峰回路转,瞬间就进入了两边耸立巨大石林的大峡谷。

苍天厚土,峰峦陡峭,由毛驴车不紧不慢地拉着进入了一个新奇的世界。在万壑千沟中曲延百转,在山丘绵延的荒芜苍茫大地上,毛驴拉车是见证时光消融的伴侣,没有比它更应景的了,也没有比大红大绿的民族风情更贴切的了。一辆辆穿越时光隧道的小车载着满怀好奇心的人们,进入到生成于210万年前的新生代第四纪或更早更新世,由于地壳运动、风化、雨蚀等地质作用,形成的以黄色砂砾岩为主,造型千姿百态的石林地貌奇观群里。高山峻岭,周边却没有一棵绿树,山丘苍茫,看不到绽放的花卉和葱绿的草丛,灰蒙蒙的巨石林,就像是远古以来尚未开发建设的巨大工地,尚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偶有车和人的闯入,就像在天地间的山脉中慢慢蠕动,惊扰了一方土地又浑然一体,又像镶嵌其中的精灵,打了一个哈欠。步移景变,人们凭自己的喜好和想象,将石林变异景象编织成心目中美好和邪恶的映像,去接近自以为是的形神兼备,并将其栩栩如生地悬挂在大地上,然后再告诉别人,古往今来的世上有这么一回故事。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是不是故事里的主角并不重要,吼上一句“我有一头毛驴儿……”,爽一把才够劲,这一来,把赶车的大叔也逗乐了。前后二辆车都是大叔家的,带上了大嫂,夫前妇随,毛驴也是自家的。前面开路的毛驴跟着大叔多年,最近有些力不从心了,怕累着了相伴多年的伙伴,所以赶车的大叔一路上都不愿坐上车,常跟着驴车不紧不慢地小跑。憨厚的庄稼人,套上自家的毛驴,边让游客观赏石林群,边拉起了家常,远方的游客在感受不一样的乐趣时,自然也能体验当地不一样的生活和故事。

其实,“我有一头毛驴儿……”,这音律,要吼也是吼不上高八度去的。在峡谷之中,“翩翩两骑来是谁?”犹如穿越时空的过路客、使者、侠客,在崖壑裂隙间,就如世间一粒尘埃和树叶般的飘飘然,匆匆掠过。第一次听到这歌是老伴所说的那个故事:舅丈人年轻时瞒着家人从上海辍学去延安鲁艺,回来时带了警卫员,也带回了这首歌,因其诙谐、活泼,朗朗上口,常作为别人没有听到过的保留节目而成为有家族渊源的“娱乐”杀手锏。舅丈人一直在甘肃工作,离休后住在北京,去拜访过几次,走路如风,说话儒雅,第一次见面还特意准备了一瓶“迎宾酒”,满满一碗北京老字号的牛肉,大块吃肉大碗喝酒,南方人的韵味,大西北人的风范,好不豪爽。总希望能有机会到他老人家为此奉献的地方去瞻仰一番,旅游或许也是应了一份走近的缘分。

“手拿着小皮鞭……”,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怎舍得有半点轻重,每到停下来歇息的时候,赶车大叔都会上前摸摸驴的脊背,捋捋其毛势。孩子外出新疆打工,相伴多年的驴子就是伴在身边的劳力和伙伴,两个生命之间无疑平添了一层惺惺相惜的慰藉。此景触情,哼哼、唱唱、吼吼,是离开喧嚣在天地间的心灵释放,也是对先人人文情怀的一种追念,绵绵长长。

岁月不饶人,世事见人心,相逢是一种缘分,淡然未必不是一种超脱。

“哦吁!驾!……”

“摔了我一身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52826.html

上一篇:星空下 黄河边
下一篇:碧波遐想曲

11 武夷山 尤明庆 杜占池 范振英 刘炜 刘钢 杨正瓴 宁利中 杨卫东 康建 陆泽橼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1: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