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往事如焉:不废江河万古流 精选

已有 3383 次阅读 2020-8-22 14:2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IMG_20200114_101624.jpg


1.

金山2路公交车,缓缓驶过,窗外的城市沙滩映入眼帘,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概是1976年的年初,还是在鼓风机厂当工人的时候,正逢团委轮值当班,随厂领导班子到正在新建的金山石化总厂参观学习。面包车满满的一车人,绝大都是党政工团的在职领导,大概只有我一个是轮值脱产的。有人提议把车开到海堤上去,看看海景。上了堤坝,车子踉踉跄跄的歪歪扭扭起来,虽然很慢,也够"瘮得慌"。窗外是荒凉的杂草田埂和一望无际的波澜海水,终于有人憋不住了,嘟噜了一句“要是这车翻了,明天厂里还开工吗?“

一阵唏嘘的杂乱笑声和打浑后,听到甘厂长发话了“下去!下去……”。下去?下海!当然不是,是赶紧下堤坝,回上海去。又是哄然一阵笑声,各自解脱后的释然一笑。

前一天晚上刚组织团员青年加班,我蜷缩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既看不到海也没有兴趣看海,这片海那及得了我孩时的那片海。同样没有兴趣去凑热闹的,还有同去的郑玉培,技术科的,坐在我的前排,在低头翻资料什么的,这次参观可能就是他牵的线。

他是从第一机械工业部汽轮机锅炉研究所(上海发电设备成套设计研究所的前身)过来的,刚来的时候,还到我干活的7车间实习过。他们来的有一批人,这批人都是国家级科研单位的技术人员,实力派,干一线的活也不含糊,给我们讲解图纸更是滔滔不绝,师傅们都喜欢。

郑的妻子王璐也是一起过来的。记忆中有时会到车间门口等他,一干活郑常忘记时间。

 

2.

以后,离开工厂,当研究所在国内第一次引进国外CAE软件系统,自己也有机会接触到国内自主有限元分析软件时,就想到能把这项新技术应用到一线工厂的具体工程上去。当然,鼓风机是个不二的选择。

当时的上海鼓风机厂在国内也是挂得上前几位的,郑玉培已经是厂里的总工程师。从结构强度入手,到云图展示,每一步几乎都由于新技术的渗入,效果绝佳,配合起来都较为默契。市科委领导到单位检查工作也被他们的工作进度和技术应用所吸引,提出要作为上海市申报国家级的现代集成制造系统(CIMS)项目。

有幸搭上了CIMS的快车道。初入门栏,就听人说这是一个“哲学”命题,还有些疑惑,事过多年终于有所醒悟。犹如当前热门的数字孪生说,一种能够实现物理世界与信息世界交互与融合的技术手段,关键的不“就是对于人生的有系统的反思思想”吗。产品设计就是一个无止境的“扬弃”过程,是知识融合与矛盾求解不断发展的过程,没有自主可控的掌握,反思就得中断,再好的概念不就得成为“弃子”。

一开始就想在项目中嵌入些可控的自主元素,大连的有限元,计算所的数据库……可能都不够成熟,不够商品化,但可以不断修正、积累和磨合,希望由此成为支撑起机械行业应用的范例和工业软件的研发基础。

玉树临风的郑总被难住了。好多软件在项目下来的那一刻就被上面所安排定的,“有形的手”影响着项目的整个架构和过程,几乎没有机会可以给人以可持续发展的思考,当然也没有可以“反思”的机会。

郑总一如既往的忙着,直到有一天生病了,累倒了,住院了。给他到医院去“打招呼”的,是吴副总,一位不曾参加该项目的副总工程师,告诉我的。我和妻子一起到瑞金医院去探望他时,郑总开完刀刚有些好转,爽朗的大嗓门没有了,虚弱得唏嘘。生活就是这样定义的。

出院不久,就又投入到我国第一台采用国际先进技术制造的大型合成氨原料气离心压缩机机组上去了。郑的妻子王璐是位不咋出头露面的技术骨干,如果我没有说错,那次开拓市场取得新突破,他的夫人功不可没,这位个子不高,绝顶聪明贤惠的内助。

 

3.

与郑总一起到鼓风机厂的还有一位钱光新,在技术科搞计算机软件编程的。我从大学出来被分配在组织干部组时,一有机会就常溜到他那里去讨教。从algol语言,到熟悉鼓风机设计,再到编程序,算是职业外的一种喜好。

钱老师个子不高,面善口直,脚有些残疾,靠依着的拐杖走路,可在社会上有着不小的知名度。以后我在计算机软件行业里常听有人说到钱某人,无不是竖大拇指的腕儿级大咖了。以往,一般引进国外的资料和技术,经常是“只知其一不知其所以然”,而计算分析能探究其“所以然”后面的“必其然”,从而改进、完善,形成自我的一套设计理念,钱光新所专研的鼓风机机械设计,以及风速、风压之类的计算,赢得在同行业中取经者众多。

钱与吴副总很熟,而吴副总是从动力车间出来的,全厂的生产、维护全了然在心。那时候,鼓风机厂的篮球队是上海市工人队,据厂里“不著名”人士阿丁所考证,电影明星阮玲玉的墓地就在这食堂门口的这块篮球场里,上海第一个篮球比赛的电子记分牌就是他业余搞出来的。由这层关系,吴副总也会带我去熟悉厂里的各部门情况,这些都对于要从一线操作了解工业软件进程的人来说,是绕不过去的。

当我们在为工业软件构造整个流程时,原先光鲜的通用商业软件会暴露出许多无人可替代的缺失。对于专业的领域、特定的经验都是不可或缺的,也只有钱老师手头上这类的软件,那些经过实践、打磨、修正、迭代多次循环的程序,犹如起到了打通“督脉”之间的衔接、润滑和流通作用。

钱光新老师喜欢直来直去的技术交流和平起平坐的待人待事,不看人眼色,不给人脸色,专注自己喜欢的技术,也毫无保留的提供技术,这大概是江湖中传说的“侠气”,又霸气又秀气。

……

 

4.

那段时间,厂里效益很好,常发些劳防用品之类的福利,把我们这些从研究所过来搞项目的人,看得有些眼馋。

古恩鸿厂长也是从第一机械工业部汽轮机锅炉研究所过来的,看到我们在围观,也常会来打趣:过来吧,把几年的东西都给你补上。这位大厂长,怎么说呢?其实,我们还不都参与了鼓风机厂的工业革命过程了,是“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企业的成功是踏准时代技术进步节奏的成果,是产业革命洪流中激起的一朵浪花。不进则退,不合就蔫,合群是一种境界,合作是一种能力。从技术进步的视角去看产业革命,就占得了无尽的“资源”,将过程细分为无数进程,使得身边的每一点滴进步和改进成为生活的本质和意义。

如今,大家又在议论工业软件开发这个时髦的话题,其实工业软件必姓“工”无疑,成熟优秀的工业软件也必定是从工厂企业里发展起来,为此,不妨把基础理论研究的耐心放长一点,把工程技术应用的支点放低一点,理清激励和保护机制,效果可能会更好些。

经历过的CIMS,无疑是信息时代,新一轮工业革命的又一次迭代。“不废江河万古流”。每个时代发展方向都有其自身历史的构架,我们认可世界工业革命的每一次进步,每一次的模仿和追赶,更多的是专注于系统层面的仿真和模拟,而忽略或轻视了工业知识和管理方面的人文层面思考和探究。

……

共同走过了这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能感觉到彼此相似的感受,世界变得如此的温馨和美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47434.html

上一篇:往事如焉:总师韩进德
下一篇:紫薇花赋

10 尤明庆 黄永义 张永刚 武夷山 戎可 吕建华 杜占池 康建 李振乾 孙颉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1: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