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夏天里的一把火 精选

已有 3301 次阅读 2020-7-30 13:5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236645115535916081.jpg

夏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乱翻书时,越是晦涩难读的地方,思绪不仅越发泛迷糊,而且呈“发散”状。

正读到《生存哲学》导言开篇中一段话“他们愿意严肃认真地生活;他们寻找隐藏含蓄着的现实;他们盼望认知可以认知的东西;他们试图通过他们对自己的了解达到他们的根源。”若有所思,又无所悟。

前些日子与老伴说起过以往工作时的那些人和事,她曾问过:

“你认识王景寅?你们见过面吗?”

“见过。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认识我。”

……

在那一迷迷瞪瞪间,脑子里咋就莫名闪出了上海计算技术研究所王景寅主任的影子,高高瘦瘦的一个书生,戴一副眼镜,标准的儒雅知识分子范儿。说话不紧不慢,中间还时常会留着一段停顿空隙,好象是专门准备给你插话用的。

在复旦大学的一次计算机成果验收会上,王景寅作为专家组领导在台上,我作为参与计算机应用(有限元计算)的成员坐在台下。会议结束后,坐同一辆“面包车”回家,都坐在车厢中间走道口,我前他后,只相隔一排,几次回过头去想要搭讪问好,由于他一路都忙着与人说话,终究没有机会。

娶鸡随鸡,娶狗随狗。王景寅是妻子的室主任,领导的领导当然还是领导,而且妻子一直以主任领导下的集体为荣,那我就心有所想、向而往之吧。

以后,当我在市场上寻找计算机应用合作的机会,不仅能经常见到他们熟悉的身影,而且还能有机会听到他们专业的理论研究心得。在他们这个集体里,人才济济,“他们严肃认真地生活”,“寻找隐藏含蓄着的现实”,成果累累,遍及整个行业、涉及多个领域。更可贵的是专业、严谨的学术态度,以及催人奋进、扶植“后浪”的可人氛围。

因为羡慕,所以有了更多的关注。他们四处出击,而我所关注的,是与工业软件有些相关的课题,如叶澔团队搞的数据库关系式数据分析系统RDAS,华伯浩团队搞的数值求解器等等,在当时都是处于学术和产业前端的成果和软件。当有机会参与一项CIMS的立题、规划时,立马提出用计算所的数据库在该国家级工程项目中磨合、验证,使其逐渐成熟,也使得自己可控、可调,然而回话说是已经有一个不知名软件在名单上了。初识轰轰烈烈的CIMS时,被人引荐为这是一门先进制造工程学的“哲学”艺术。“哲学理解科学,经过哲学的理解,科学的意义才真正地表现出来”,正是组织结构和宏观模式的剧烈震荡,而“哲学只在科学技术失灵的时候才发言说话”,CIMS或者其他,由此应景应运地脱困而出。

几乎每个成功的工业软件都带有其行业背景和出身烙印,妻贵夫荣,犹如MSC与NASA,ANSYS与西屋、CATIA与Dassault……一荣俱荣,反之,没有强大的工业软件系统作为行业的护身符,自然就做不强行业、企业的“蛋糕”。如今,有许多人要在自主研发的工业软件中对标世界成熟商业软件系统,在全力以赴的同时务必有清醒的解构,比拼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物理模型,作为一件商品,依附于工业本体的明星企业得以迭代、积累,在外延的互联网应用环节中,在核心的数据库和数值求解等等模块中,都是不能被忽视的被遗忘的,没有这些基础的支撑,就撑不起在市场上的地位。

……

潮起潮落,昔日的弄潮儿们,曾经逐浪于计算机行业的多个领域研究和应用之间,“他们盼望认知可以认知的东西;他们试图通过他们对自己的了解达到他们的根源。”

有人欢呼着走向明天,有人疲惫的走向明天,作为个人,他们太平凡了,太渺小了;作为一个团队,他们力图“在‘情感需求’与‘科学结果’之间建立一种和谐一致“,以此为归,“后浪”们将迎来一场来自全球专业团队集聚性的博弈、合作、突破和积淀。

……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团火,路过的人只看到烟”,但总得有人,不仅看到了烟,还能看到那团火,特别是在夏天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44239.html

上一篇:魔都“膏药”
下一篇:请温柔一点

11 戎可 朱长青 王启云 黄永义 郑永军 冯新 杨卫东 武夷山 王安良 孙颉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8-14 20: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