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品味

已有 672 次阅读 2020-5-23 13:3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蚕豆是一种季节性很强的时令蔬菜。刚踏入五月,豆荚原先嫩绿的眉毛就渐渐变黑,变得不再翠绿不再清鲜,吃口也不再带着清香与细嫩的自然鲜味。

时令饮食,未免总会带来些遗憾,但民间自有高人,“治愈”式的改变使其变得依然青春常在。蚕豆易老,“当家人”会乘“落市”前便宜多买些来,剥掉好豆荚,或者干脆去掉壳,包好并放入冰箱冷藏,想吃的时候稍许解冻一下就可以。抓把蚕豆,放油盐清炒加把青葱,就是一盆带着春天气息的小炒;抓把豆瓣,沥干水分与冷油一起下锅炸至金黄,沥干后加入盐和味精就是一道经典的小吃,也可是一碟下酒的冷盆……

小时候,口袋里的零食,多的是炒熟的干蚕豆和花生葵花子。那时候牙口好,干蚕豆个大耐饥咬起来带劲,还带有烟火味的烘香,只是放屁多,所以也叫“放屁豆”。记得第一次吃到奶油五香豆的时候,还是被那回味后的奶油味吸引。虽说一副干瘪瘪的皱巴像,裹着的那一层白白盐霜,入口即能化,豆荚口中间一条粗黑的牙线,咬开被紧绷绷的豆皮包着的乳白色豆子,韧吊吊的带有些嚼劲,咸里回味带有些甜,神奇的是还带着点迷幻般的奶油香味,令人称奇的是本无奶油这味添料,可就是有这股奶香。遇到心情好的时候,无聊之间,含在嘴里用口水泡软了再嚼,让舌尖与其在口腔里搅拌,纯真豆香和异域奶油香结合,而周围的人,几乎没人会知道你正在独个把玩,越搅越有味,越搅越来劲,这也是孩时不多能独个愉悦的私密享受。

好长一段时间,虽说已没有了那种刘姥姥进大观园时的惊喜,但那个时候的奶油,在每个月只有几两食用油的供应,可还是一件不多的奢侈品,就如去红房子西餐馆吃法式烙洋葱汤,稀罕物。也正是上海这个有着与生俱来带着时尚和优雅气息的城市,在充满市井烟火气的城隍庙前,用普普通通的一件家常时令蔬果,精明的商人用一把蚕豆创出了上海滩的一张名片。烟火气聚久了形成了家常味,在茫茫市井间树起了“勿吃城隍庙五香豆,等于没来过上海”的一副时尚模样。

四叔从浙江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北京,走南闯北,以后进了部委机关,也算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可对城隍庙的五香豆依旧情有独钟。曾经陪他专门到九曲桥畔的五香豆店去买过五香豆,每次去都是人声鼎沸,挤得满满堂堂的一屋子人,拜佛拜真身,认定这一家,算是正宗鼻祖。

以前,钟万勰院士也常会去买城隍庙的五香豆,回大连前总要带些,有时候他忙不过来,就帮着去买过。钟先生对这类零食没有太多特别的喜好,中秋节的月饼只买杏花楼的纸盒月饼,中华老字号;五香豆,城隍庙的,正宗地方特色……

……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城隍庙五香豆,对于钟先生来说,应该是一种隔舍不去的乡愁;对于四叔来说,还应该多了一种地方特色的零食、孩童时的回味……古董级的把玩,一代人接着一代人的传承,使得其依然如此被人依恋和美好。

如今,每个人仿佛有了更多的零食选择更多的愉悦方式……虎跑泉前茗一杯明前的西湖龙井,听风吹过松涛时的私语声;香榭丽大街旁喝一杯不知名的咖啡,看远处的凯旋门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世界变的如此匆匆忙忙、急急躁躁,可改变不了人们静下心来把玩个中思虑、品味这个时代的乐趣。好多时候,茗茶时不再牛饮,不然会失去了品的乐趣;喝咖啡切忌过急,那只是看风景时的一道把玩佐兴……

“美是心的产品”,美是品出来的。让时尚成经典,化时令为永恒,把玩间引起内心的共鸣,品鉴激起自主的感动,时有新的欣喜,时有旧的接纳,生活自然就平添了一份乐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34563.html

上一篇:清幽绿萝

7 郑永军 武夷山 刘炜 杨卫东 冯大诚 舒红 徐耀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5-28 0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