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鼓风之花

已有 655 次阅读 2020-2-25 14:21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窗台上扦插的月季花,居然活了。刚插的时候,老伴不看好,自个也没啥信心,一月初的日子,那时候还比较冷,有些阴冷,用塑料袋把它包起来,形成了一个简易的保暖棚。

又到了抽枝发芽的时节,望着萌发出殷红色叶芽的枝条,还不止一株,有五六株呢,有些欣喜,但这些都窝在一个盆里,能行吗?这是从鼓风机厂采摘来的。前些日子,有说厂要搬了,有说厂要关的,还有说这里要改造成影视基地的……特意绕道过来看看。

我踏上社会的第一步、第一个工作岗位就是从这里开始的。鼓风机,工业之肺,这是进厂时上的第一课。八年,从学徒到师傅,从工人到学生,三年后回来,又从学生到干部,再从企业到机关,又从机关回到这里搞CAE、申报国家CIMS项目,再是ERP工程,自始至终,伴随着人生最值得留恋的那段光阴,倾我所有,不经意间与其紧密相连,都倾洒在了如今这片空旷的厂区里。

厂门口的警卫,见有一人过来,站起来询问“你找谁?”。是的,我到这里来找谁啊!说了一长溜历任总工程师的名字,能与一群聪敏睿智的人一起共事,是件想来都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门卫应该对这些人都还会有些记忆的,让我签字后给进去了,还不忘在身后叮嘱一番“车间里不要进去,要戴帽子的。”颇有点“少小离乡老大回,乡音难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的味道。

确实有些日子没有来了。笔直的中央大道,熟悉的红砖厂房,依旧绿荫的行道树,宽敞静谧的厂区,显得熟悉而又有些陌生,在这里,有太多故事可以娓娓讲述,有太多记忆瞬间打开闸门……

在原先的7车间,大军工车间里,头顶上的行车依旧架着,可车间里已经没有人了。贴墙的更衣箱也没有了痕迹,师傅送我去上学的大铁门已经锈迹斑斑,纵横的车床、刨车、钻床、磨床……都没有了踪迹。眼前却浮现出师傅、阿山师傅、阿毛师傅、金师傅……,还有师姐、师弟妹、徒弟、同事……曾经朝暮相处、曾经手把手教诲,如今,你们都好吧。

……

原先生产罗茨风机的高压车间拐弯处,专门磨刀具的那间小房子已经不见了。在这里,曾经尝试着多种钨钢刀头的磨法,顺利完成了“汤司令”交办的合金钢多头轴的加工,算是一件蛮长脸的事情,以后技术科有难加工的活,不光找我师傅,我也可以凑上去试试了。近处,有一丛月季攀墙而立,枯藤般的枝条间绽放着几朵鲜艳的花朵,合抱着葱嫩的花瓣,象高高举起的一只奖杯,孤零零的坚守着一株繁华,虽不如游人如织景区里成片的花墙,仰望着绿树、蓝天那样生机勃然。

兴衰荣枯,技术就是在其挣扎,替代不了企业的竞争能力。解景生情,断然不敢贸然触碰正艳放着的花朵,小心上前在傍边剪了一株枝条,以了我心愿。于是,就有了家里扦插的满盆嫩枝,希望能在往后的日子里带来心仪的繁华和欣荣。

给起个名字,就叫“鼓风之花”。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20320.html

上一篇:麻雀
下一篇:烂糊面

2 杨卫东 刘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29 21:0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