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一束金银花

已有 783 次阅读 2019-11-30 16:52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20190427_1027211.jpg

天阴沉沉的,还冷飕飕的,那是老天在捂雪的节奏了。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窗台上那些“凡花俗草”,经过粗粗修剪施肥,算是要把它们都送入“冬眠”状态,原本就杂乱,更是显得冷清和落寞。只有一盆不知名的小草,刚摘来不久,栽下去时也没多大指望,反倒看着她正硬朗起来了。那天路过一家大学的住宿楼,门卫管得很严,快递员们在门口围着堆得满满的货物,忙乎整理。人行道上走路都有些拥挤,择路间,无意看到楼前花坛里有一丛丛紫色的小花正开得热闹,煞时惹人喜欢,就径自走进去摘来的。

当时插了几株,如今紫色的小花都已经枯萎,可其中有一棵枝叶还依旧绿色葱葱,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看着眼下情景,盘算着接下来该如何,一走神,心里却想到了另外的一束花……

上半年,与老伴一起去贵州旅游,登镇远古镇的石屏山。山不算太高,可是陡峭,从下面往上爬还是蛮累的。沿途有不少景点,透过树枝的缝隙还可以看到山脚下“S”型蜿蜒的河道和古镇的建筑群,崎岖的山道上已经有不少人在栖息,既然来了,还是要上去看看的。高处有一个观景台,作为整个镇远古城的最佳观景点,设有望远镜可供游客玩赏。再往上爬上去就是苗长城的遗址,观景台正是游客栖脚的好地方。

入口处,有一佝偻老妪在路口摆了一个摊。说摊,其实也有些大,就是几瓶可乐和矿泉水,以及几束象葱姜摊上小葱的零细野花,凌乱地铺在地上,自个人也坐在地上不高的一块石头上。老伴走的有些喘气,已经不想再往上走了,那就喝口水,多息一会吧。此时,盘算着去买些饮料什么的,消费些什么的,可都好像不需要。

“有零钱吗?送一点给她。”现在口袋里有零钱的机会不多。我指了指那位摆摊的老人。

“哦……”老伴站起来,摸了摸口袋,走过去了。

回来时拿了一束花,蛮大的一束,比起原先地上的那几束都要大些多些。老妪在身后招着手,喃喃说着什么。那就算是休息好了,不要多待,一把拉着,匆匆往上面的苗长城遗址走去。

手捧野花,站在古镇的最高处,有过路人给我们拍了不少照片,也够浪漫的。有了到此一游,可那是什么花啊?应该是金银花吧,我在张江科技园区的路丛里看到有人在采摘,听说的名字。其实贵州大山,上山的沿途都有这种花,就是怕说错了,到时候挨批。

上山喘气,下山也不轻快。路过观景台,看那位老妪还坐在那石头上,老伴特意绕过去,把那束花送还了过去,放在摊位上,还听到在说“谢谢,我们的花用好了!”。老妪朝她拱着手,我俩也一起向她拱拱手,转身继续下山。

零星的野山花又给扯散开来,旁边还是那几瓶脏兮兮的饮料……授人以鱼,微不足道的几条“小鱼”,以自己微薄之力,授人以鱼的同时给予尊重,彼此间的友爱和喜悦,获得的是一时的安慰和满足;如能举全社会“洪荒”之力,“授人以渔,则可解一生之需。”对于眼前这位老妪这样的,则更是甚之。

……

金银花是木本的,初开时是白色的,后来渐渐转为黄色。我的那盆花,应该是草本的,开紫色的小碎花。盼着她们都能渡过寒冬,明年春暖时节,能够“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208222.html

上一篇:五里桥,我们的家园

5 郑永军 尤明庆 梁劲康 王海辉 夏炎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8 01:0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