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想当年,拼搏在一线。有意思啊!”

已有 864 次阅读 2019-9-10 07:5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日前,收到钟万勰先生发来的一张照片,陈年旧报,光明日报1983年发行的第一版。先于照片的,是先生的一句感叹:“想当年,拼搏在一线。有意思啊!”。

据我所知,这则消息所说的“海洋平台静力分析程序”是在当时被人卡脖子的博弈阶段,就是这几个尚待出茅庐的年轻人,在很短时间里自主研发成功的实用有限元程序。程序的研制成功,不仅从计算机软件开发上打破了国外软件厂商的刁难和封锁,而且从整个工程的设计、制造等方面都占得了无可置疑的发言权和主导权。为此,经济效益是显而易见的,更可喜的是让世人看到了孕育着的实力和所拥有的广阔前景。

说一句“想当年”,就要有这样的底气。如今,钟先生可以这样说,不仅可以这样说,而且从挑战盛行西方半个世纪的“辛几何”体系,到自主创建起全新的“辛代数”体系,确实是这样的“牛逼”。“基于模拟关系的计算力学辛理论体系和数值方法”就是将分析动力学与分析结构力学、结构力学中最优控制和现代控制论结合,自主创立的一个贴近实际工程应用、摆脱高深理论羁绊的全新科技体系。

科学成果的取得有它内在的规律性。从钱令希的“伯乐识千里马”,到钟万勰的默默耕耘数十年,一名优秀科学家的成功是基于对科学的热爱和献身,不应仅仅用金钱和权力来作为衡量和交换的;一个横跨工程力学和现代控制的全新科研体系,就是一块可供后来者无限想象、施展才华的用武之地。

如今,先生的一声感叹,作为听者不免有多多的感慨:

建立自主的科研体系不容易,成功打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和境界更不容易。然而当前作为项目的考核验收指标,必须以发表新知识点的论文作为衡量其是否过关,而论文发表其权威性则由国外学术团体来定夺。在知识经济时代,论文的发表,新知识点的公布,就弱化了知识产权的保护和商业成功的难度。轻易地放弃在手的自主成果,以及可以预见的知识价值,这也正是当前“毛衣”的一个焦点所在;

建设全球有影响的科技创新中心,固然给人们开辟了一条到达理想境界的道路。然而科研与创新是二股道上跑的车。“科研是将金钱转换为知识的过程,而创新则是将知识转换为金钱的过程。“。前者的主体是科技人员,搞科研的探索学术奥妙,与商业化无关;后者的主体是企业家,搞创新的专注商品与服务,与做研究无关。长期专注科研的科学家一般都缺乏创业经历,对市场需求响应木讷,况且团队管理形式不同,要同时求解和成功两件事,更多的会在不断危机循环中归于无解和失控;

在知识经济时代,政府扮演的角色正在改变。如美国的AMP计划,“更出人意料的是该项计划由道氏化学公司董事长兼CEO Andrew Liveries和麻省理工学院校长Susan Hockfield共同领导实施。这种由联邦政府负责‘买单’的形式,表达了由顶尖大学、最具有创新能力的制造商和联邦政府之间建立合作伙伴关系的目的,通过构筑官、产、学、研各方的紧密合作,而以产、学为统领,力求不断孕育知识更新和技术应用的面向市场模式创新,实现内生式联合振兴高端制造业发展的战略部署。”

……

“有意思啊!”人这一生,能象钟先生那样有意思地过得滋润过得辉煌,着实不易,如能放慢些节奏,懂得放下些什么,这不乏也是一种被人推崇的修养身心的途径,更是一个优雅华丽的转身。然而钟先生偏偏依然是这般执拗,放不下,也舍不得,至今依然是拼搏在一线的一个兵、一个帅。近来有人说,自主工业软件产业尚有机会尚有希望,那在于这么多年来依旧是“浅水区拥挤不堪,深水区无人问津。”,依我看,这个时代从不缺乏这类全新的有所突破的体系和成果,至于如何在“不自我炒作、不依傍大款”的沉寂中得以发觉、挖掘,使其顺利、成功走过科研、创新的整个过程,则还需要更多的思考和改变。

……

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写于教师节:铭记那些帮助过我们的人,否则,我们将会成为不配得到帮助的人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97360.html

上一篇:敬酒
下一篇:吃月饼

4 戎可 李晓姣 韩玉芬 杨金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9-21 12:5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