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紫薇树下(2)

已有 939 次阅读 2019-9-1 08:20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00072.jpg

“紫薇树下”刚交卷,四叔就来信了(见附录)。

文中说的三哥,就是我的三叔。他的那盆紫薇花我见过,在南京,应该是当时整个小区里不二的花魁。花开茂盛时常放在家中自赏,偶尔放在阳台上,就听到楼下有过路人大呼叫好。作为老家旧宅里出来的第一位工程师,干啥事就能成啥样子,在我的眼中几乎无所不能。要知道,那个时候的工程师,真材实料,无疑是块宝贝疙瘩,稀罕得很。

来信的四叔(见题头照片:旧地重游,家乡镇头的都神殿),中学时代就是获得过地区作文第一名的学霸类。我在老家旧宅的书堆里看到过比赛的奖品,是一本介绍如何写作文的薄薄小册子,上面有手写的题字和蓝蓝盖章印。这本小册子,比起现在流行的大红奖状毫不逊色,我偷偷的把它带回了上海。以后四叔进了浙江大学,投在钱令希先生门下,大学毕业被组织保送进京赶考。从此“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二位叔叔,从小小渔村走进大大世界,走南闯北,历经艰辛,终入人生佳境,一直都是我心中的偶像。

 

一棵紫薇树,飘落了沧桑的花瓣,延续着游子乡愁的慰藉,而我在绵绵的思绪中排队。

一盆紫薇花,带着生活里的一丝温暖,独自抚慰着我们曾经共同的家园和亲情。

 

 

 

附录:

读了此文,感触颇深,思绪万千,浓浓乡愁油然而生。

老家旧宅的那个四季常绿三季有花的庭院,有二种树在附近小有名气:其一是我大哥(此博文作者之父)在儿时所裁的树,高大挺拔,在大岗敦就能见其树稍,是我陆家的标志物,可惜某次被台风刮倒,因怕其压坏老屋,不得不将其“安乐死”。其二是二颗紫微花,一颗在庭院东小池边,也为大哥儿时所种,另一颗是我在上大学前从大哥种的那颗发出来的小苗移植至庭院南。二颗紫微应该是“母子”关系,到后来都长大成“材”,每到盛夏,那是花繁叶茂,使小院生气蓬勃,常引得行人隔篱相望。被家人称为陆家的“家花”,后大哥又将其形成盆栽,除他自有一盆外,还送三哥及我各一。可惜三哥和我的那盆几年后都枯,唯有大哥那盆活着并移交其子(即博文作者)。

如今城市绿地里紫微树甚多,但总找不到有卖盆裁的紫薇。你家这颗应是陆家“家花”的纯种,望好好养护,以解乡愁!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96113.html

上一篇:紫薇树下
下一篇:敬酒

7 郑永军 冯新 李学宽 戎可 刘炜 鲍海飞 刘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6 03: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