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我爱你,中国

已有 1009 次阅读 2019-3-14 21:0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IMG_0009.jpg

人生如河,生命如歌。

人生宛如一条河、一条江,蜿蜒曲直,“奔流到海不复回。”;生命宛如一首歌、一支曲,余音袅袅,“知不可乎骤得,托遗响于悲风。”

来是偶然,去是必然。随着人生阅历的积淀,认知的经验使得对生命的感悟就有了不同阶段的不一样领会。时间不紧不慢地从身边过去,回首往事,那些想起来的和想不起来的人和事,都变得模糊了、或清晰了,生活越发寂静,生命就越发有趣。这其中,歌和曲,其节奏其旋律,相伴于我们的一生,和着内心不间断急于倾述的情绪,或低吟浅唱、或引吭高歌,给予安慰给予亢奋……

1986年,我和二医大沈金根老师合作,《有限元在骨移植术中的应用》一文获得第二届全国计算力学会议的青年优秀论文。不久,北京研究宇航科学的人就来了解交流空间生物力学的有限元计算方法,知道他们是为宇航员做准备,全力配合和支持,对方很是满意。时隔好久,当有一天,得知杨利伟上天时,我们都心中难掩欣慰:在浩渺的太空,或许也有我们的一点心声在吟唱;

1987年,单位引进计算机系统,随团去香港参加计算机接机培训,1989年,独自一人去美国参加第四届ANSYS国际会议,发表了《采煤机摇臂的应力分析》一文,1991年由于参与“滚筒式采煤机摇臂辅助设计软件研究”项目而获得能源部科技进步二等奖。无疑,我是幸运的,比起林、敏,他(她)们比我更聪慧、实干,而有限元只有一人在搞,我入选了,内心不免为其一声惋惜,一声长叹;

1997年在承接横向CAE项目时得到市科委肯定,经提议扩展为上报国家级CIMS项目。在这期间认识了许多工程界师友,其中严隽琪老师是国家CIMS组成员和验收组领导,她的真才实学和无保留的真情相助,一经点拨,犹如一个哈欠,打开喉咙后引起低喉位+咽腔共鸣,声音变得通畅圆润,听感厚实不够清晰毕竟师傅领进门修行靠自身”;

2004年,时任上海市副市长严隽琪提出“建设有自主知识产权的CAE平台,应是一件十分有意义的事”,被点名调任,从一名技术人员开始去谋求突破自主发展CAE软件产业的“瓶颈”。陡然间被推上一个更高平台,需要以更广阔的视野去从事一件更高使命的工作,无疑站在了风口浪尖,去学着当一名时代的“弄潮儿”。“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

2006年,参与筹办中国科学院技术科学部、信息技术科学部在上海召开的 “CAE自主创新发展战略”论坛。紧接着,2008年在北京召开“发展CAE软件产业的战略对策”和“我国高性能计算的发展与对策”为主题的香山科学会议,这是一个向最高领导层交代产业建设进展和对策的会议。会后,中科院向国务院呈送了《关于发展事关国家竞争力和国家安全战略的CAE软件产业的建议》。踌躇满志间,宛如在心属人的窗前唱起小夜曲,生活的滋味充满晨光催人的意境;

2010年度国家自然科学奖在一等奖缺席的情况下,“基于模拟关系的计算力学辛理论体系和数值方法”获得二等奖的第一位,为此大连理工大学特意给我们发来了“感谢信”。这份感谢给了我们一份温暖的感动,这是与菲、华一起付出心血的回报,得到认可,无疑添得一份人生财富。追逐的理想得到实现当然值得拥有,那时候,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大气纯厚的空灵,渗入内心后引起共鸣;

2011年注定遇上一场闹剧。在最后落实吴承伟承接一项“锂电池”攻关时(记得还特意把吴老师从大连请到上海来做了一场论证报告),接到项目经费停止时才被告知。当CAE产业平台项目在最后冲刺关口被戛然而止,犹如那十二道金牌后的一曲“满江红”,悲歌一曲……

……

人生如河。江河湖海,高山峻岭,乏善可陈的平缓后,拥有一处独特的经历就是一段传奇。随着国家出版基金支持的《自主CAE涅槃之火》出版后,执笔《结合工程需求,推动自主CAE产业建设》获得了上海市科学技术协会优秀决策咨询报告(第三届)一等奖。近期又接手了2018年市级基础研究类学会发展项目《产学研价值生态平台建设》的重点学术交流活动。当众人都沉浸在产业转型、贸易战……的时候,铺纸提笔沉下心来,泛起许许多多熟识的敬重的师友,飞天揽月、蛟龙潜海,国之重器,无不包含他们的智慧和付出,是他们撑起了中国的强盛和繁荣,能结识能助一把力确是一份幸运一份欣喜。与他们神交不仅会有惊奇的发现,每每晚饭后漫步黄浦江畔时,从隧道的“源点”,到凌空飞跃的卢浦大桥,犹如众多朋友在身旁,处处有让人窃喜的音谐起伏,处处有诗歌和远方……

生命如歌。新兴战略产业建设,这场大戏还将继续,时间将洗涤过去,但不能摆脱“屡败屡战”的循环怪圈,“无知者是最不自由的”,要明辨事理、敬畏和尊重规则,教训,“即使痛苦也是美的”。众多的人在参与,众多的人在欣赏,而我将从一个“弄潮儿”成为一个“守望者”,沉醉其中,不能自拔,因为不能再被人欺凌的“漫天要价”,舍不得呕心沥血后的“幸福时光”……

“守望者”将从金戈铁马的喧嚣中归隐为舒缓的田园牧歌。我让大家又记起了自主CAE,但岁月是公平的。今日,再轻轻吟唱,不再高亢,略带些伤感,再略带些低沉烟熏味的沙哑,转过身回望,再给自己拍拍手:

“我爱你,中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67577.html

上一篇:“垃圾分类”二三事
下一篇:春分

11 郑永军 王安良 戎可 冯新 王从彦 李雄 罗帆 张家峰 徐耀 杨新铁 陈有鑑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全部作者的其他最新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3-23 06:2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