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梦徊外婆桥 精选

已有 3589 次阅读 2019-2-5 20:15 |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眼睛一张一闭,入睡,那是一天。

眼睛一闭,入睡,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那是做梦。

眼睛一张,絮叨以往小时候的轶事,一闭,依然会有小时候的轶事,那是过年。

……

父亲是澥浦人,母亲是湾塘人。从澥浦到湾塘相距十几里地,过去从围海的塘堤走,一条小河浜一路相拌路上要走过几个凉亭,其中有一座凉亭是祖上出钱盖的,好像凉亭中央还树有一块石碑,还有一段青石板路也是祖上出钱铺的。因此,总有人不时来敲打我,祖上积德行善,福禄子孙,才让我以后走了好运。再往前走,看见那座石板桥,就知道外婆家到了;现在坐公交车,七站地,沿着县道,下车依然第一眼能看到那座桥。

桥是江南水乡的灵魂。小河浜上的那座极普通的江南水乡的小石桥,至今我都不知道这桥有否正式“大名”称谓平梁建构,与周围的路一般平展,全石板材料,中间平铺的长条状石板厚实粗犷,历经风霜雪雨,车骑辎重、人来人往,菱菱角角都已被磨得圆润细腻,稍有水珠便泛着幽幽暗暗的丝丝润泽。最近一次去看时,桥面已经加宽,加宽的路是水泥浇的,有些“一蟹不如一蟹”的感觉。虽说功能没有变,路面宽敞了,平整朴实,没有刻意的装饰,还是与周围环境特别和谐。由于是连接居民生活区和外界社会的主要通道,桥头无疑就成了当地即时民情民意的广场或聚集区。

……

洋山深水港开港不久,单位里就组织去参观。在距陆地如此远的地方,有规模如此大的现代化港口,果然气势宏大。回家绘声绘色给阿爸(宁波人称父亲为“阿爸”)显摆一下,谁知他说:啥稀奇,几十年前我就去过,还住过夜了呢!啥情况:日本人飞机炸杭州,把阿爷(宁波人称祖父为“阿爷”)前店后厂的铺子炸没了,只得中断学业,十几岁到上海“学生意”,几年后要回老家结婚,乘轮船回宁波,半路上碰到日本飞机轰炸,船在洋山附近沉塌,爬到洋山蹲了一夜,后来由小木船接回去。回到家里,就去湾塘接你阿姆,结婚了。欧呦,差一点,就没有你了。偶!接娘子,惊魂未定的老爸就这样走过这座外婆桥,接回了一个漂亮、贤惠、能干的“十七房郑家”的外孙女,我的母亲。眼睛一闭,总恍惚当时妈妈是走的水路还是陆路,不管怎么样,总归是要经过这座石板桥的。

 一次随姆妈回湾塘,旧时乡景依稀可照,走在小石桥上,看见有三三二二的地摊,小五金,小百货,…… 姆妈蹲下身,东挑挑西选选,拿起一只玻璃杯,要买下来。那只玻璃杯,实在不咋得,不光洁不透亮,做工粗糙。我说到上海我给你个比它好的,别买了; 姆妈把玻璃杯放下了,又拿起了一把瓜果刨刀,要买下来。那把瓜果刨刀,真也不咋得,我说咱不要这个,我回家给你送个比它好十倍百倍的。姆妈放下东西,顺从地和我们一起走开了。到了上海,我多次给姆妈送过玻璃杯、刨刀,有漂亮的、精细的,她都没要,而且都要我拿回去,没能留下来。现在,姆妈走了,好多次在梦中都会念叨“为啥”可已经无法弥补那份眷恋和心愿

前不久,有象山的朋友邀约去尝尝自家种的枇杷。象山,一个曾经让我认为是如谜一样的地方。早年,舅舅就是从湾塘出发,每次都得偷偷摸摸的出走,到象山去收已经逝去弟弟的那些房租、田租,事发之后,历次运动都从工作岗位的“先进”“模范”成为了众矢之的的远动员。总想看看,这条匆匆赶得路、还要避人耳目走的路,那一刻,当我望着窗外迅疾向后逝去的景色,在没有高速公路的年代,那要有多遥远多艰辛。十年折腾时,三天二头,穿戴着高帽等一系列侮辱人的“服装”,被牵着站在桥头被批被斗,这是乡村的舆论制高点。斗完以后还得继续去“供销社”上班,那里少不了他。远动尚未结束,就接领导安排,去独个开辟新的网点,而批斗依旧。在象山的那些日子里,朋友盛情款待,田园风光和美味佳肴之间,可我总挥不去那些心头的雾霾。

我这个人眼拙记性差,对于当红明星常对不上名,那些女明星也没有几个叫得出名字的,当然也成不了谁的粉丝,唯独对一个“怡”列外。当初次从屏幕看到“怡”,就立刻联想到了舅舅的幺妹“平”,“怡”有些象“平”,只是“平”没有“怡”这样幸运。运动刚来,她曾是当地“宣传队”的台柱子,聪慧、热情、可人,常常带队站在桥头,又说又唱又跳,还带队去周围乡村去表演去比赛。每次见到总会远远就听到一声爽朗的“大哥哥”,有幸看到她站在桥头的那英俏身姿,优美的舞态和自信的气场。自从运动入魔,株连亲族,她就被从宣传队除去,课不上了,还打入另册,以后工作没有好着落,直到“改开”以后,自主立业收获多多。现在,每在屏幕上看到“怡”,都会想到“平”,日子一长,老伴也会笑着提示我一下,可能她也觉得有些象。可就是,人与人,咋就这样不一样,连做梦都做不到这般的。

……

听说湾塘要拆了,那么外婆家的屋,还有那座桥,还有那些镂空雕花的木梁、精美的缕窗、典雅的廊檐、淡雅的壁画、气势的立石檐柱……或许都将不复存在。当然还有建于清代,因其大门一侧小窗上方有一只石狮子守护而得名的狮子门头,以及彰显往昔富裕和荣耀的牌楼和砖雕、影壁,都将变成一张白纸。往日的繁华和热闹已经早就不再,而是空荡荡的街道,灰蒙蒙的静谧,还略带些荒凉。

当大城市的驴友们,兴匆匆去寻觅去挖掘去探究,欲看看那个时代的建筑、服饰、书籍和照片,或者去尝尝那个时代的糕点、小吃和菜肴,总有一种声音会告诉我们,它切切实实地在存在过也发生过,但这已经是一种完全不一样的故事和过程,当然是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和体验。

“思君忆君,魂牵梦萦。”又与人说起走过的那座外婆桥,闭上眼,又见到了曾经走过的那座外婆桥,徘徊期间。

过年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60860.html

上一篇:开门
下一篇:我的足球生涯及其他

11 戎可 王从彦 张永刚 郑永军 冯大诚 黄永义 董全 姚伟 武夷山 韩玉芬 liyou198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22 19:5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