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仲绩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lzj6189

博文

花开花落 精选

已有 3027 次阅读 2018-10-15 08:4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7fb33a2fgy1ftxf3j5gw8j20hs0dcgoe.jpg

话说近期多了些关于“工业软件”演变发展的话题,听来不仅有趣,而且还长知识。

对于“工业软件”的最初接触,大概可以追溯到进工厂当工人的那时候吧。

上个世纪的七八十年代,当然没有计算机更没有软件,设计科的工程师画图纸,师傅按图加工,有疑问碰个头商量一下。通常,一线的“老法师”可以顶半个“工程师”,而有时候,还会有“工程师”追着“老法师”的,可见一线实战经验的重要了。厂里引进数控机床时,编程和操作就是很“吃香”的工种,比能够上“八米立车”都要吃香,这个大概就是CAM的起始吧。再以后就是“冷作工”的落料排版,开始用计算机了,那也只是个轮廓和概念,没有可直观的图像。

1991年所里立项“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研究”,那个时候才见识了平板绘图和有图像的CAD软件,见识了交互方式的对话,以及图纸空间和3D实心体建模等功能,直观方便,还有了编辑功能。没过多久,渐渐的,整个行业中,还有了CADAM融合的趋势。

要辨识“工业软件”的演变发展,确实是件不容易的事情,特别是互联网技术登场后,更是与时俱进,如同“梦幻”般的时时在变。互联网+登场,数据实时采集、远程传送、分析挖掘…就加入进“工业软件”类,而有些原先大牌的软件子类就“消融”在别的类别里。

就如CAX的X一家子,原先的三兄弟,M、D、E。老大CAM自幼受宠,钣金布料自控机床在工矿一线占得计算机应用的一角领地;老二CAD后来居上,用量大自然财力雄厚,与老大打得火热,时常结为一体;C则是在有限元法普及以后,从桁架结构到实体模型,个性强悍涉及面广泛,三大科学研究方法:实验方法、理论分析和数值模拟,硬是占得一席之地。

作为凝聚前人知识积累和实践智慧的一种载体,软件成了人类可以无限放大知识创造价值的工具,已经成为现代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作用愈加突出。而互联网的出现,其已经不是一项孤立的技术或行业,也不只是简单在技术和市场的一种体现, 而是一个要改变所有行业和领域一股势不可挡的力量,一种要以文化的方式渗透到了人类文明所涉领域的一种法则。

在这个时候关注工业软件的演进,不仅要了解其前世今生,更要专注其未来的发展和影响。首先,工业软件的培育不仅要有熟悉的行业背景,更要求有各种实践经验和大量隐性的知识和判断。如此,没有与众不同、有针对性的核心技术,就难以在市场里体现出真正可以认可的价值。如俗语所说“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这个时代,更多的机会,在各自领域在这个市场里,并不是“钱多”就能“成事”的。

借鉴成熟商品软件的前世今生:曾经被判“垄断”的“MSC”,脱颖于NASA的结构分析需求;强盛的ANSYS第一单来自于老东家西屋公司;CATIA源于达索的需求,融合CAM/D/E,又独立于达索上市……“久分必合,久合必分”,分分合合中实现自身价值和领域的扩大。

其实借助于重大工程项目,当年的国内软件成果也如西方一样斐然:HAJIF解决了当时航空工业急需要解决的结构问题;APOLANS专注航空发动机的线性和非线性动力问题……更多的还有WILDKIT、JASMIN……无不扎根于重大高端工程项目而开拓出一条无人可及的道路;更多的是有如FEPG、JIFEX、PHG……等等出自高等院所的科研成果与工程结合的软件系统,攻克学术难题解决实际工程项目而博得认可。

当年的“运十”研制时定制过三千多件软件,而应用物理计算包也有四千多件,APOLANS动力响应在当时的精度和速度比NSC更胜一筹,JIFEX的“BANK”数据模块已经有了如今人们热衷的“工程大数据”雏形……从重大工程项目的研制成果中撷取其中一二,使其通用化、商品化,是当今CAE商业软件巨头当年所起步走过的途径,然而我们则没有走过来,也没有走出“屡战屡败”的怪圈。

花开花落,何谓成功,被认可是第一步,如没有延续生存的长度,没有发展空间的开拓,何谈成功。扎根工程项目,就是构筑新兴产业的生态圈,而重大工程的示范和规范作用,就是打造产业生态链的其中一环。那么其中还缺少些什么呢?在一个“熟人”的社会里,或许更应该关注知识产权的界定,关注市场规则的尊重,然而作为一个现时代的社会人,还要抵御贪婪、保守、嫉妒等人性的自身弱点。

成熟的商业软件都有其自身成熟的“受众体”,工业软件的成功无不依附于较完备的工业体系和足够的承载体量。当市场缺乏行业基础优秀、技术能力强大、面向未来发展的企业群体,与其相对应的软件企业就难以进行面向该领域的深度开拓,难以进行行业核心业务软件的示范引领性企业级服务。而扎根于重大高端工程项目的软件系列,面向项目的攻关和应用,如不能经受社会的检验、洗礼,就得不到市场给予的认可和有效的反哺。反之,一个软件的研制,没有与众不同的技术特点和被人认可的示范效应,依赖零星中小企业的泛泛应用,缺乏企业级的示范应用和行业规范的权威认可,也难以成为企业级的软件应用体系。同样,这个世界是全方位渗透互补的,没有企业级的软件作为支撑和辅佐,一个大企业也终究成就不了一个伟大的企业,这就是生态的力量。

奥地利经济学派是近代边际效用学派中最主要的一个学派,他们认为经济学是人的行动学的主要部分,因为所有经济行为都是人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需求而行动产生的行为。这一学派认为“有些人当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后,还希望看到他人的努力遭到失败。”这其实并非一出荒诞剧但确是暗流涌动的一种社会现象。让每一朵花都开在灿烂阳光下,因为每一朵花要有阳光的滋润才能灿烂开放,这是花朵的天性。然而社会上还真的有这样一种人,因为,“价值是主观的”。

肥沃的“土壤”和普照的“阳光”,不是简单的资金和输血,而是公平的制度环境(所有制歧视)和公开的竞争平台(优劣辨识),以及公正的法律保护(产权意识)。

“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 ,需要一种可循的规则一种有效的约束一种更宽泛的开放,要有“土壤”也要有“阳光”,使其充分得以成长是现实的选择。

花开花落。开不败的花朵需要有肥沃的土壤,还有灿然的阳光。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85605-1140862.html

上一篇:前方有沼泽
下一篇:余音

5 戎可 陆泽橼 王从彦 冯新 尤明庆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9 04: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