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回首2015:当科研遇上怀孕 精选

已有 9658 次阅读 2016-1-6 17:13 |个人分类:成长点滴|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首先,又玩了一次标题党。

我一直纠结要不要码这一篇总结,因为牵涉太多隐私,我不是个self-disclosure程度高的人。但这半年以来的感慨特别多,觉得很多其实不是我个人的问题,而是我作为一个社会个体在中国科研这个环境下的记录而已。犹豫纠结许久,终于在今天我得空一刻把一些所思所想记录下来。这点或许是文科和理科人的差别,理科人肯定觉得这种小破事值得记录吗?文科人会觉得,每一件小事都是这个社会的一个折射,都值得记录,若干年放在历史里面,一小块一小块拼凑起来得以部分还原曾经的岁月。

2015年是我人生转折期,因为怀孕。8月曾经码过一段文字记录我住院的日子,但我没说是什么原因,当时不少科学网好友牵挂着,这里给个交代,同时谢过大家的惦记。

15年的一大遗憾是我跟润润约好的征服白云山计划只去了一次,第二次不知道等到啥时候了,不过润润说了,下次爬山她帮我抱娃。

这半年的日子让我写本书都没问题,但时间不允许,分部分写吧,能写多少算多少。

感动、感恩

这半年波折无数,也得以体会无数周围亲朋好友对我的关心和照顾,经常感动得热泪盈眶。家里人就不说了,我的每一次大波小折都让他们担惊受怕。朋友们的关爱让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他们,也时常愧疚,因为大不咧咧的我不曾这样细心地关心过他们。我需要用车时候,唯一一个在广州的大学同学随叫随到,后来我开始用专车了才把他给饶了。我在微信上抱怨附近的鱼不新鲜,过两天有朋友给我捎来几斤上好的虾,还不要钱。我想吃一些水果,老家的比广州的好,同学知道了二话没说给我从老家捎来。有朋友从香港过来,背的是死沉死沉的中华百叶豆腐,很有豆腐味道。住院时候临时需要用的东西叫在附近上班的同学给我去超市买,她马上就去了。我家里老人没来的时候,邻居会做了好吃的给我拿过来。我但凡缺个什么东西一问,闺蜜们就寄过来了。11月底,大学闺蜜还从西安打了个飞的来陪我过了个周末。还有很多很多小事难以一一记录下来,每一天的感动让从小对势利和自私的人性见惯不怪的我慢慢改变着对这个世界的看法,不再那么愤世嫉俗。

计划、生育

比较具有戏剧性的是我自己是超生的,当我坚决执行国家晚婚晚育独生子女政策的时候,国家放开二胎,10月份公布政策,12月份出台相关福利修改政策,我还没回过神来就发现因为取消晚婚晚育和独生子女假,我的产假减少了。有人建议让我娃12月出来,反正已经足月,让我多享受几天产假,我自己觉得人算不如天算,不值当。

我这个高龄产妇曾经是很多人担心、关心和八卦的对象。比较让我惊讶的是,我的未育问题多次得到计生办的关心。12年回国后一天人事处的人跟我说,计生办找你了。从小就躲计生办的我一听,心头一惊,我犯啥错了啊。提心吊胆的日子在一个电话之后结束,计生办的人问我,你为啥还不生孩子?没有偷生吧?我说生不出来啊,我还想偷呢。然后就被教育了一番,让我要去他们那登记,拿叶酸什么的。我也一直没去。后来户口转到房子名下,街道处的计生办更是厉害,每隔一阵子就给我电话,生孩子没?我都没脾气了,说报告组织,没生。然后过了半年吧,计生办说为了优生优育给你们免费孕前检查,各种诱惑,还有专车接送。真心让我这个小时候因为超生没户口还被罚得连稀饭都没得喝的人完全摸不着头脑,为啥组织突然对我生不生孩子这么关心啊?!

然后我怀孕了之后一直没去街道办建档领准生证,直到前阵子才抽空去了,被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说我去得太晚了,影响他们工作。我都被骂习惯了,所以被骂时候也没啥,听着就是了。在街道办登记了以后,不时我在码论文的时候街道办计生的人就打个电话来问最近情况怎样,我被关心得哭笑不得。

生育、科研

亲人和好友们都担心我的高龄问题,也有人八卦说,看她做科研做得现在都生不了孩子。我真心觉得科研冤枉,高龄跟做科研半点关系都没有,况且我虽然认真做科研,但还不至于为了科研奉献家庭和孩子。但是这个对科研满是怨气的社会,这个游戏玩家的任何一个行为都可以被大家建立跟科研causal  relationship。所以偶尔这些八卦传到我耳朵里的时候,我也恶狠狠地说,就是,bloody research害得我到现在还没孩子,然后呢,八卦我的人因为被认同而欣喜,被八卦的我因为这个white lie而不需要再解释这无聊的问题而欣喜,总之是皆大欢喜。

在得知我怀孕以后,所有人都告诉我,别做科研了,每天就是吃喝睡,保持愉悦心情,将来娃才好带。我知道跟我说这番话的都是真心关心我,但是她们搞错了一件事情,那就是她们希望我心情愉悦的途径是不做科研,可是对我来说,每天不看点论文码点字,那心情真的很难愉悦。可是我又没法说服他们接受我的nerd,只有在谢过他们之后继续我行我素,每天该干嘛干嘛,只是自己稍微减轻强度。刚开始还好,到了我住院,就被轰炸了,让我怀疑我真的错了。我住院以后,知道的都是比较亲近的人,所有人都狠狠地批评我,你不要再搞科研了,再搞害了孩子。我因为让他们担心了,自知理亏,不敢有半句顶撞。实际上,住院的原因很有可能是爱运动的我在早期走路过多。因此不经意间,我又给那些想逃离科研的人一个特高大上的理由,你看她搞科研都成啥了。也是这一次我特别强烈地感受到,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把工作和身体彻底对立起来了。似乎为了保住身体就得彻底忽悠工作才行,只要认真工作,身体就会垮。我周围很多拼命三郎,我虽然工作时间比很多同龄人长,但我真心不是拼命三郎,只是这一次,我无意间就被他们套到那个stereotype里面了。套吧,套吧。

我被周围的人教训得郁闷得很。直到有一天我一个国外的朋友得知了以后,邮件里给我说take the opportunity to read and think,我看到这句话顿时泪流满面,终于有个人给我一个理由回归正常。

当然住院时候也深深体会到了能蹦能跳的好处。我是个比较独立的人,生活和工作都基本不愿意依赖任何人。被confined to bed对我来说影响比一般没那么独立的人要大很多,很多时候因为要求助别人帮我完成一件事情而产生很强的挫败和无助感。

我这部分的文字不是宣扬女性要拼命工作或者拼命玩,只是想说,这个社会在对待女性工作和生育冲突的时候一如他们对待其他事情,全部是混到一起来搅的。

Diaper effect

Diaper effect说的是对于读博士或者做科研的女性,一般认为有孩子的会比没孩子做得差,因为有孩子干扰,但有研究发现,其实刚好相反,因为有孩子的人会更知道怎么有效利用时间。这半年我虽然还没到用diaper的时候,也深有体会。这半年是我回国以来工作效率最高的半年,完成了五篇文章和一本教材(质量且不去讨论)。当然这些工作都是前期已经做完,只是这半年完成写作而已。虽然这半年不时被要求卧床,每周要去医院产检,还要储备孕期和育娃知识,并且每天工作时间比原来短了,单位还有任务,可我就这么按部就班地完成了这么些工作。每天都有人警告我,好好珍惜孩子在肚子里的时光吧,出来了你就不可能搞科研了。或许这个警告特别有效,我每天就使劲写,使劲写,使劲写。唯一的恶果就是如今脑子像被掏空了一样。不但是写论文,就是写博文,都没有以前好玩了,读起来乏味得不行(此刻对我投出去文章的前途深深担忧)。所以我非常赞同我一个合作者的提醒,Do leave yourself some time to read and think.

我不知道孩子出来以后会是怎样的一个mess。在没有孩子之前,我的生活跟工作没有太大的冲突,上班时间上课码字,下班买菜做饭洗衣搞卫生。

或许一年后我会来写一篇《当科研遇上养娃》。


写完了,通读一下,发现逻辑有点混乱,有一搭没一搭的。哎,真是孕傻了吗?

这半年上了不少论坛,搜了不少关于怀孕的信息,我还特别想写一下我们的网络医疗科普知识和公众的信息判断处理能力,今天是来不及了。医院的各种科普手册基本没什么效果。回头单独开篇吧。坑多了,就麻木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948533.html

上一篇:又一年
下一篇:科网二代来踩个脚印
收藏 分享 举报

57 武夷山 刘立 蔡小宁 张能立 徐晓 宁利中 刘玉仙 黄仁勇 张鹏举 姬扬 胡爱国 陈沐 沈律 李学宽 赵克勤 蒋敏强 刘全慧 冯大诚 苏德辰 宋晓文 赵帅飞 彭真明 郭向云 邵艳军 李毅伟 喻海良 罗民 夏华向 于洋 李笑月 刘淼 白龙亮 尹元 王春艳 王启云 李宇斌 邹烨 黄永义 李亚峰 王晓明 曾泳春 韩玉芬 李土荣 王林平 杨正瓴 吕喆 李宗昌 陆绮 吴仁智 张红光 陈敬朴 chenyong08 qzw scottfan zhongmiaozhimen htli zhangfeng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1 10:2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