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教学和科研不是死对头 精选

已有 20229 次阅读 2014-12-28 10:16 |个人分类:社会热点|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声明:本博文乃写论文间隙快速码出来的,有中英文混用,不喜者请自行绕道。双语混用不是为了显摆我是个英语专业的(要显摆也显摆点高大上的,拿这些低级词汇来显摆实那是丢英语专业的人!),而是因为时间紧,再加上点懒惰,就怎么顺口怎么写。我的正业是科研工作者和教师,不是职业博客写手,因此请允许我在不务正业的时候随意一点。

如因语码混用而导致阅读不快,本人先道个歉。///


赶论文间隙上来瞅了几眼,说几句留个脚印。

个人层面:

1)对于周老师们,作为一名老师,最基本的职责的确是教书育人,我为你们的付出点赞。但想提醒你们一点:教学的付出和投入或许可以为你赢来全世界的同情,but the hard truth is评不上职称不受尊重和低收入的后果只有你一个人来承担。当然你要牺牲自己换来整个中国高校考核体制的改变,那是精神可嘉,我除了表达敬佩之情之外没话可说。

2)对于周老师们,认真上课能对学生产生影响,我不能赞同更多。但在现环境下,同一位老师如果他有教授title能对学生产生的影响和激起的崇拜应该是比仅仅是一个讲师title的要大,毕竟目前处于集体失脑、失明阶段,恐怕4/5的高级知识分子都不具备超越现行社会评价体系而独立判断的能力,你们还指望大学生们能慧眼识英才?本人乃小讲师一枚对此深有体会,常常有人拿教授博导的名头来砸我,尽管那些教授博导们的水平实在是不敢恭维。因此,真想对学生产生影响,应该是自己先形式上强大起来,只不过强大起来以后请不要丢掉当初的认真劲。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3)教学和科研不是死对头,他们本身从来就不冲突!对于一名优秀的老师,做点科研是能提高教学水平,特别是大学课堂的教学,不过前提是真的能摸到科研的门路,而不是将求真求知的科研活动等同于简单的垃圾论文制造,搞得开始为了名利而厮杀于象牙塔。而对于科研能手,将你的知识体系和科研能耐用简单易懂的方式传授给学生能带来的成就感或许不亚于发表一篇论文,并且往往在讲授的过程中还或许能找到些灵感(对于我所在的语言学学科是这样的)。有时候写论文卡住了,找个人讲出来或许就能打通思路,这是因为写和讲是两种不同的思维活动,对科研能起不同的作用。

非个人层面:

1)为什么那么多中国知识分子认为教学和科研是死对头?因为我们的工作量超负荷,导致两者变成either/or,而不是and。起码从我所在的语言学学科看来是这样的。这里不说那些在高校混日子的大部队,他们的日子其实过得挺美,虽然偶尔口头也喊叫累,那是他们为了保住自己的美好日子而做的假动作。我要说的是既想当一名好老师又想做些有价值科研的人,对于这个群体来说,绝对是超负荷地工作,没有双休日,没有白天黑夜才能从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满足职业需求。这种要求大家凭着社会主义良心长期超负荷地工作的机制是极其不正常的。

2)为什么那么多教学型的老师对科研恨之入骨?因为我们的教育没有激发起一个人基本的好奇心,也没有教会老师们真正的科研该怎么做,当然还有人类天生对辛苦劳动逃避的本能在起作用(插播,国外也有不少授课型老师对科研恨之入骨)。此外,科研圈那些高大上的虚伪让一些清高的教学型老师不愿意趟这池浑水,让偷懒的教学型老师找到了一个绝好的借口。

3)为什么不少科研搞得好的人上课上不好?主要原因有两个:第一、考核体系不鼓励上课,从投入产出效果最大化看来不值得投入搞科研的那些心思和精力去琢磨怎么好好上课,课随便忽悠就能名利双收,干嘛还要反人类去劳心劳力好好上课。有人说职业精神,sorry,残酷的现实是我们盛行的是精致的利己主义,还没进步到谈职业精神的阶段。第二、做科研和讲课是两种不同的能力,有的人真的不具备讲述的能力,考核体系也不鼓励,那就连学的动力都没有了。国外的很多学术大牛讲东西都还比较清楚,那是因为在圈子里你讲不清楚就没人请你去做plenary,大伙不跟你玩,你的孤单空虚寂寞自然会驱动你去学怎么把东西讲清楚。

前两天一个国外学术好友圣诞问候了解我回国以后的工作情况,给我一个nickname,Dr. Donkey,我觉得准确描述了我回国以后任人使唤的工作现实,唯独与现状不符的是,donkey只需要做拉磨一件事情,而我不但要写论文,要上课,还要36行行行当状元,比如校对文稿、写新闻稿、写邀请函和填表等各种本该教辅工作人员完成的工作。

Professor Donkey们,低头拉磨吧,时代使命。

插播小故事一个:

某日我在一个学术会议听一个博导的发言,旁边坐着几位老外,博导牛B哄哄地神侃着,其实基本研究概念和文献都没掌握,老外忍无可忍指出他基本概念错误,研究的相关文献已经多如牛毛而他却一个都没找到,博导沉浸在自己牛气中,连问题都没听懂。结束了以后一个老外出离愤怒地跟我说he is hopeless。我笑而不语,不敢跟他讲太多中国的故事,不然讲着讲着,他把he is hopeless换成you are hopeless我就真的是hopeless了。这可是新科博导啊,挤进了中国学术界高层的一群人,天天拿他的博导称号和招进来的博士生在我们这些小讲师面前晃荡着,时不时打击摧毁我们一下,当然时不时也还利用我们一下。正是因为有这样一群人,让我对那所谓的博导阶层丝毫不向往 ,省去不少厮杀的烦恼(我承认我想的有点多了,连个硕导资格都没有的人,还想博导的事情,有点可笑了)。不过他的学生对他那膜拜的眼神却也一直在提醒我,这样一群人对中国年轻科研工作者培养的杀伤力也是毁灭性的。

[补充说明,此博导乃个案,我们还是有一些实力很强的博导的。另外,有一些早年的博导业务水平可能不大出色,但有学者的风范,我对他们非常尊重。我比较反感的是那群没有足够的科研素养和学者风骨,仗着自己那个头衔招摇过市误导年轻人的博导们。]




周鼎的“自白书”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854479.html

上一篇:心灵访客
下一篇:年末福利:坐错灰机的真人故事

60 刘艳红 刘立 陈安 张鹏举 徐晓 张骥 赵序茅 罗德海 刘俊华 黄秀清 文玉林 郑永军 肖重发 武夷山 许方杰 燕波涛 赵锐 吕喆 曾体贤 李伟钢 黄永义 付中涛 徐世文 王春艳 罗洪斌 韩玉芬 姬扬 高绪仁 王晓明 蒋永华 赵美娣 左宋林 梁洪泽 韦玉程 曾泳春 李志俊 刘永和 李杨 吴国清 许培扬 梁凯 刘志伟 刘晓锋 马磊 李土荣 鲍海飞 关法春 李学宽 程娟 biofans sc2000sw xchen zhouguanghui warring 好象 xdlwd086 scottfan m82a1 rosejump yunmu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3 08: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