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一周散记

已有 1422 次阅读 2014-10-31 20:04 |个人分类:成长点滴|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时间哗啦哗啦就流走了,留下一堆遥遥无期的任务。我觉得周一还没过呢,就到周五了。日子啊,你能慢点么?

以前没有办公室,我特别期待有一个自己办公室,我不用天天背着我那死沉死沉的小黑去图书馆,也不用纠结要不要多带一本书,去图书馆书库找本书也不用提心吊胆我小黑被别人顺走。这学期转科研岗有了办公室以后,我发现我那些劳动人民的朴素愿望确实可以得到满足。但是新的问题也来了,那就是每天都有各种办公电话进来干扰工作,我白天基本没能写过一段完整的文字。以前没办公室的时候,我能彻底消失在人海里,只要我把手机一关,基本没人能找到我,地球照样转,天也从来没塌过。现在常常接到电话都是紧急得似乎要是那会没找到我天就要塌下来。而办公电话我于情于理都不能拔掉。于是我怀念在图书馆的日子。

这周曾经接到个十万火急的电话,工作上的问题。我不得不离开我那刚有一些思路却还没来得及写下来的论文写作,到现场试图去解决问题。但到了那,有参与人不停地解释不是她的错,还试图将责任推到另外一个人头上,我说,别说了,问题已经出现,我无意追究责任,你别说了,让我想想解决办法吧。我当场没能解决问题,我离开了以后有参与人又给我电话将责任推给别人,我有点不耐烦,这样厚道么?就算你把责任甩得一干二净也解决不了问题,我现在没功夫追究责任,将来也没功夫,因为出现的问题是任何人都有可能会犯的错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就是特别害怕别人认为错误是他犯的。

说到这个我就想起周三上课,这周讲圣经,其中有一部分是“十诫”的第二条:

You shall not make for yourself a carved image, or any likeness of anything that is in heaven above,  or that is in the earth beneath,or that is in the water under the earth; you shall not bow down to them nor serve them. For I, the Lord your God, am a jealous God, visiting the iniquity of the fathers on the children to the third and fourth generations of those who hate Me, but showing mercy to thousands, to those who love Me and keep My Commandments.

我问学生,你们看到这一诫的内容有什么让你觉得惊讶的吗?问的时候不大指望他们能答出来,因为只要问的问题不是从原文本能找到答案的填空题,他们都答不上来。果然,没有人能回答。我问他们,你们会说你自己是个jealous的人吗?他们说不会。我说你父母会说他们是jealous的人吗?他们说不会。我说为什么?答不上来。我继续问jealous是个褒义词还是贬义词,这会终于能答上了,贬义词。我说那现在再看一看,有什么让你觉得跟你的常识不一致的地方吗?这个时候还是没有人能回答。我说看到上帝说他是个jealous的人,你们不觉得奇怪吗?一个神竟然如此坦诚自己的负面信息。这时候他们才似乎知道我第一个问题该怎么回答。我继续说,我专门把这一点提出来是希望你们能从中学会坦然面对自己的弱点和错误,不要总是试图将自己包装成一个完美的人。神都不是完美的,何况人。前几周讲希腊神话时候他们也是没能发现希腊神和中国神在完美性这一点上的差别。

扯到学生我就想到,学校大力鼓励的全英教学。全英教学对我来说没问题,我以为现在的学生也可以接受全英教学了,可是上课常常发现他们听完我的英语两眼迷茫得,我问他们,我基本不用什么难的单词你们还是听不懂?他们摇摇头。看了几个认真学习的学生的预习,密密麻麻的单词查了标注出来。我很惊讶。曾经我们觉得现在的学生英语水平越来越高,我们很快就会被下岗没饭吃。可这些年越发发现,学生的英语总体水平在下降,而不是在上升。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全中国都在鼓励交际教学法,鼓励学生注重口语。学生玩花哨的东西多了,就基本不怎么老老实实做阅读、记单词了。倒是每个人都能开口说几句,咋一听去听溜的,但是没深度,不管什么话题都是那些句子结构和词汇。

周二接到一个中学好友的电话,让我帮她翻译一份药说明书,我没多问就让她扫描了发给我。我随口问了句,最近怎么样?她沉默许久,说不大好。我知道她欲言又止,我说说出来吧。她说孩子生病,家里老人也重病。我说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呢?她说,我跟你说了又有什么用呢?我们在电话里沉默了许久。这么些年来,我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日子不容易,但是我们都没有在艰难的时候马上找对方倾诉,因为我们知道对方是生命中真正在乎我们的人,告诉对方我们的艰难除了增加对方的担忧,没别的用处,还不如自己扛着。但同时我们也知道,对方是真正靠得住的人,对方能帮得忙的时候,我们随时随地都能开口,什么要求都不过分。我们之间的友情(或许已经是亲情)不需要每天惦记,我们甚至都没有加对方的微信,但不管多久不联系,只要联系,不会有任何隔阂和不快。我也没有太多能帮得上她,只是希望老天不要那么狠心,把那么多的压力堆在一起压在她那么瘦弱的身上。我后来跟她说,有需要找我,自己保重。这句话其实我说不说都一样。

日子就这么过去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840141.html

上一篇:广州灰了,广州霾了
下一篇:小宝马一周年祭

5 刘立 曹聪 武夷山 陈小润 赵美娣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5 04: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