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花时间写本子真不是个笑话 精选

已有 6899 次阅读 2014-5-7 18:35 |个人分类:笑侃科研|系统分类:科研笔记

今年春节前后科学网博主曹建军老师写了篇博文,貌似题目是“花时间写本子就是个笑话”,受这篇博文的刺激,我本来准备提交的社科本子又多改了两天,虽然交上去还是觉得不满意,但自我感觉可读性还是提高了不少。这两天似乎科学网上开始新一轮的基金话题,恰巧下午跟一位老师谈到基金申请的问题,就来凑个热闹。这个题目不是为了跟曹老师唱对台戏,就是为了contextualize。

现在基金结果还没出来,过阵子结果出来我肯定不会码任何关于基金的字。结果无非就是两种情况:1)名落孙山,我估计跟大部队一起伤心太平洋去了;2)范进中举,我估计跟范老爷一样疯了。我要没中还来写这个话题,似乎有点反人性;要是中了来写这个话题,似乎也有那么点反人性。所以就这会码下一点胡言乱语,仅是个人看法,肯定不全面,也肯定不全对。

先记录一下我这个笨人为写今年的这个本子付出的代价吧:

1)丢失两轮宝马一辆。去年十一月基金题目酝酿阶段我失魂落魄的,加上繁杂事情过多,竟然在某一天打印资料的时候将心爱的两轮宝马留在打印店外面过夜,第二天还跑去要求小区保安给我找车,最后小区监控录像发现是我自己没骑回来。

3)损失RMB两百多大洋。打印本子时候完美主义+强迫症发作,电子版确认了没问题以后送去打印,发现各种小问题,于是在两天内反复打了四次,每次六十多大洋,虽然学院为了鼓励项目申请说了我们打印可以签单由学院付,但我总不能让公家为我犯病买单,那是对不起党和人民嘀,只好自掏腰包。

2)重感冒两场。今年广州过年那段时间特别冷,我天天去图书馆写本子,偌大个图书馆没有第二个人散发点热量来温暖我那越写越冰冷的心。于是我强撑到本子交上,交完后就连着重感冒了两大场。

这些记录让人看起来确实像笑话,但人生不管是否套上“学术”的光环,不都是这么些杯洗具合集过来的么,自己回头看觉得挺好玩的。

科学网和小木虫上每年交本子前都有各种吐槽,觉得申请书几大内容项像是玩玄学的人列出来的,话说我第一次写也有这种感觉,看着各种吐槽心情没畅快起来,但为自己憋不出来找到了根救命稻草,就心安理得地觉得我写不好真不是我笨,也不是我懒,而是玄学太难玩。我去年写本子时候找了几份别人的成功申请书来看,也从小木虫上下了不少样本,发挥我的专业特长,对那些申请书一一做语篇分析,想从样本中得到点玄学的秘籍。分析的结果相当的受挫!并且由于受挫而导致自己产生非常负面的情绪,觉得别人的申请书都没什么分量竟然还给批了,黑,太黑了!在最后期限交了一份自己都不满意的申请书上去。去年6月份接到官方通知那个我自己2月份就知道的结果,有点失落,但比较坦然。得知结果以后我去小木虫看了看,中的基本满地散花说国家社科慧眼识英才,不中的基本满地牢骚说国家社科黑。我呢,没花散也没牢骚,找不到自己该站的队列。

我发现我写着写着就离题了,赶紧回归正题。今年我再次申请的时候,我又找了些样本来分析,主要看人家的每一部分为什么那么写,特别关注我不理解部分的内容该怎么写,比如课题主要观点和主要内容的差别是什么,然后去修改我的本子内容,这么反复几十个来回,慢慢地我才有点摸到门路的感觉,才知道自己的该怎么写。并且今年写本子时候心态平静了不少,才发现去年被我批的一无是处的本子其实是有不少值得我参考和借鉴的地方的。本子的框架要求跟学术论文框架要求是一样的,当我们没琢磨透的时候都觉得是形式主义,但琢磨出点眉目来才体会到为什么要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写,才体会到结构的美(这种美目前对我来说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等我再修炼一阵子到了言传的境界,我就会专门写一篇“本子结构的美”)。今年是我第二次写本子,我发现这一轮的本子撰写让我对我自己的研究问题有了更深入的理解。因此不管本子中不中,这一轮的写作都把我的研究想法往深里推了一把,这应该是我跟本子拧巴那么久的最大收获。对一些具体的语言表述也让我再次意识到自己那不中不英的文法着实让读者难受。一遍遍改,每次改完了都小有成就感。

至于基金评审黑不黑,我确实不明真相因此不适合做任何评论。个人感觉基金评审是往规范的方向走,比如今年不能同时申请教育部和国家社科的项目就真的严查了。我们的科研管理起步比较晚,不可能一下达到国外的水平,任何一个制度的改进都是漫长的,所牵涉的因素远比我们个体能想到的要复杂得多,因此每年能看到一些改变就是个很好的message。

我们很多人都以基金评审黑来为自己开脱,觉得可以不好好写本子,我自己也会有想以这个为自己的偷懒找个借口,毕竟“人之初,性本惰”嘛!但当我们将所有责任归咎于外界发泄完了自己的郁闷了以后,就该找找自己身上的原因,自我归因可能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唯一途径。基金评审在于专家,我无法保证专家是否尊重我的劳动成果,但我们可以努力去尊重专家的劳动,那就是好好写个本子,尤其是在增强可读性上狠下功夫。

我们到底是否要好好写本子可以用写作中的一个概念来稍稍解释一下:作者责任制(writer responsible)和读者责任制(reader responsible)。这两个概念是跨文化对比研究里面的概念,作者责任制指的是作者有责任把事情说清楚,让预设的读者能轻松读懂,而读者责任制是指读者要为理解交流信息负主要责任。英语倾向于作者责任制,因此英文非常强调可读性,中文倾向于读者责任制,对可读性的要求没那么高,一个简单的体现就是西方老师常问Do I make myself understood, or Do I explain it clearly? 而我们的父母或老师常问的是,你们听明白没有?这两个概念在写作研究中似乎已经不大用了,具体原因以及他们产生的历史渊源我无法在这一一展开,但是它们对中英交流的文化差异还是有一定的适用性,也对我们是否该好好写本子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我们觉得不需要好好写本子,专家应该通过我的本子看我的研究潜质,其实是受读者责任制的影响,将理解本子的主要责任放到了专家身上。这种想法放在三十年前的中国是没问题的,因为那个时候大家的日子都还比较优哉游哉,人跟人之间的很多事情还可以靠义气和忠诚来完成。或者如果我们跟读者的关系很紧密,那也是没问题的,比如我们找自己的学术闺蜜看论文,写得再烂,凭着那刚刚的友谊也会硬着头皮帮我们看。但在基金评审中读者责任制就不大适用了。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市场化的时代(marketization),尽管大家都在lament 市场化让象牙塔失去了它的精神,但没人能阻止时代的车轮哈。现在每个人的时间都很紧张,关注力也有限,作者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按规定的模式将他的点子和潜力卖出去,那就是没市场。有的人说我的摘要没写好,但是我的本子论证其实很好的,有人说,我想法很好,就是语言有点蹩脚,专家没仔细看,专家不负责任!可是我们凭什么让专家要从沙堆里挖金子?要知道我们申请项目是不用交项目评审费的,他们评审可能是没报酬的,即便有报酬,也是少的可怜的。让每一位专家都得凭社会主义良心给我们仔细挖金,我个人觉得不大现实,碰上了纯属个人运气。有人说学术这么神圣的东西谈钱多俗啊,但再神圣,专家也是有自己工作和生活的人吧。在学术界,资本主义良心似乎比社会主义良心要更让我们向往,但其实那良心某种意义上不是用钱砸出来的,也是用钱shape出来的。

我觉得写一个可读性强的本子是对读者的基本尊重。其实想想我们自己平时对那些不认真的学生作业是何等的咬牙切齿,就很好理解为什么要好好写本子(起码我自己是咬的,所以我就觉得要好好写本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祖宗传下来的话还是有那么些道理的。

(写完发现我这两天猛赶英文论文,这个博文的语言有点狗屁不通,有点对不起观众,抱歉!看,不经意间,我为自己让人着急的语言能力找了个多么高大上的理由:写英语论文,哈!要是我能跟杂志编辑说这么一番话:“我最近写中文博客写多了,这个论文的英语有点狗屁不通,有点对不起您,请原谅!” 人生该是多美好啊!)






基金申请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792243.html

上一篇:当学生把老师的话当笑话
下一篇:母亲节年年有,而我不曾过过

8 武夷山 吕喆 郑永军 陈筝 曹建军 许洪光 王春艳 xiexmbs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4-18 22: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