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当学生把老师的话当笑话

已有 2419 次阅读 2014-4-30 18:31 |个人分类:教学相长|系统分类:教学心得

昨天下课前两分钟,我跟学生说,That's all for today, thank you! Now here comes your homework,切换到的作业那张幻灯片,学生一片哀嚎。等他们哀嚎的差不多了,我的ppt以慢动作闪出红色加粗字体:No homework!!! Enjoy Your May Day Holiday!!! 学生顿时全体鼓掌,还有不少站了起来,掌声经久不息!我自己也被学生的高兴情绪感染了,大笑着跟他们说:“我发现当一个最受欢迎的老师很简单。” 学生说:“老师,是的,如果你每次课最后一张ppt都用这个,你绝对是我们最受欢迎的老师。”我说:“谢谢你们的贴心建议!”学生欢天喜地地离开了教室,看着他们一个个欢喜的背影,我感慨万千。

学生的这番反应在意料之中。我的作业向来比较费脑子,因为我的作业没法抄,每个人都得结合自己的学习情况做作业,每一份作业都需要学生进行选择和自我反思。并且我把作业当成教学的重要部分,每节课开始前都要花上一段时间总结他们作业中的进步和问题,并且在上课过程中也会时不时结合他们作业的问题来延伸。在这个作业已成为一个笑话的年代,我的作业确实给他们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和压力。正是因为每周都给他们一定的压力,这个期中的五一节,我觉得该给他们放松一下,让他们没有负担地玩一个周末,长期在压力下工作并不会提高效率。他们的掌声证实了我的预期。

上周因为家中网络问题我没能像平时一样在上课前看完他们在Blackboard上提交的作业在课堂上做点评,上课前解释了一下,告诉他们我会以笔头的方式反馈这一周的作业。学生当时没有任何反应,让我有点意外,又觉得正常,可能他们觉得这不过是老师随口编的一个借口,太正常不过了。上课中间我提到让他们到网上找个东西,他们回应说:“老师,我们的网络要是也出了点问题就不用做了。” 我突然觉得他们真的误以为我的解释是个借口,并用这个借口来开玩笑。他们把我的话当笑话!虽然这是个敷衍横行的年代,我还是被刺了一下。我意识到我的问题,那天晚上我该到办公室用办公室的网把作业看完,按正常的上课点评他们的作业。可是我偷了个懒,没有出门。下了课以后,我觉得我不能让学生把我的话当笑话,我决定第二周,就是这一周要在课堂上正式点评他们的作业。于是周一备课时候我花了不少时间把两周的作业看完,昨天上课统一点评。点评前,我跟学生说:“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坚持自己的承诺,我开学说了每周我都会点评你们的作业,上周因为家里网络问题就偷了个懒,但你们可能认为我就是随口找了个借口为自己的偷懒开脱,不是这样的,所以这周我把上周的作业点评补了回来。” 有的学生对我这翻话挺惊讶的,老师竟然还真把自己的话当话。

老师把自己话当话能让学生惊讶,老师把学生的话当话也能让他们惊讶。有一次学生下午发短信给我请假,我通常工作时候手机都调成静音,于是没看到短信,直到晚上看到了才回复:“XX,抱歉,我一直没看手机,才看到,收到你的请假信息了”。学生非常真诚地回复:“老师,您不用道歉,您能回复我就已经很开心了。”我没问学生,但我心里琢磨,我一个这么简单的回复就已经很开心了,老师只不过是正常地把你们的话当话而已。

开学时候我跟学生公布了我的邮件和电话,并告诉他们,你们有任何问题可以随时给我发邮件,学习上和生活上的问题都可以,邮件我一定回复,电话在紧急情况下也可以打,一般的事情我更希望你们邮件跟我联系。但是至今一个学期已过去一半,除了个别我课堂要求他们给我发邮件的以外,我没有收到任何一个学生的邮件。我想,他们估计也是把我之前跟他们说的话当笑话了。也有可能他们曾经给别的老师发过邮件,没得到回复,就觉得我也只不过是客气一下而已,不必自讨没趣。这让我想起我读书时候的一位老师,有一次我在邮件中提到我没有接受过任何理论构建的训练,他便跟我约定每周跟我见一次给我做理论构建的训练,虽然最终我的表现没让他满意,但是他的那份认真和执着劲教会了我"老师"这个词的含义是什么。

对于学生不找我,我其实是有点偷着乐,因为时间真的应付不过来。但我非常清楚他们不找我不是因为他们没有碰到问题,而是因为他们把我的话当成了笑话。我很难改变他们的想法,也不可能天天提醒他们,你们别把我话当笑话。估计那样,他们都不是把我的话当笑话,而是把我当笑话了!我只是希望,课堂中的一言一行能告诉他们,我的话不是笑话,正如这周我把上周的作业点评补了回来。

常有不少脑子灵光的同事给死脑筋的我出妙点子,好心劝说我:“那课有啥的,随便上上应付过去就可以了,搞科研才是正道”。搞科研确实是正道,但上课也绝不是歪道。于我个人而言,我常常因为无法在课后为学生投入更多的时间而苦恼,也曾为了减少对学生的愧疚感而申请转科研岗。转岗由于种种人为原因没能成功,我只能继续上课,辛苦并快乐着。我一直无比期盼着能有个一年半载我可以彻底不用上课,静心看书写东西。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无论这个期盼有多强烈,我一直坚持,只要我站在讲台,我就得对学生负责任。我不求自己的一言一行能改造我的所有学生,但只要每个学期有一部分学生因为我的一些话和一些行动而改变,我就满足了。

一切都从他们不把我的话当笑话开始。这对于我这么个天生恶搞的人来说还是还挺有难度的,路漫漫啊!

Be the change I can.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790167.html

上一篇:凑热闹:李小文老师的袜火
下一篇:花时间写本子真不是个笑话

5 赵斌 刘洋 肖重发 赵美娣 张骥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22 16: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