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这四年(2014-2018) 精选

已有 3800 次阅读 2019-1-1 11:25 |个人分类:吾省吾身|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这篇回顾本该在昨天或前天完成的,但这两天特别冷,老爸不舒服,我得带孩子做饭,一直没有时间坐在电脑前码字。今天该展望未来,但未来望得太多了就会误以为自己都已经实现了那些展,所以就让我用来回首往事吧。放下过往,轻装前行。

这四年过得相当不容易,但在很多人眼里,或许我这四年过得相当春风得意。但我时刻想起博导跟我说的一句话,别人对你没要求,你不能对自己没要求。这四年我原本期待自己能把博士期间遗留的几个没解决的问题搞明白了,但这几年感觉自己完全被项目和考核追得喘不过气来,几乎没有任何机会进行深度思考。而且这几年没有学生带,每天都是一个人像一支队伍地冲锋。

12月初千百十考核,我在考核表的不足一栏洋洋洒洒地罗列了各类自己觉得这几年没做到的罪证,丝毫不吝啬对自己的沮丧和不满,浑然不觉那应该是一个唱赞歌的表格。答辩前几天,人事处的负责人打电话来,说:“张老师,您的培养目标有那么高吗?我建议您对照合同设定的目标来写,因为这是您给自己评价,您自己都这样写,到时候专家较真判您不合格就挺麻烦的。”我说合同我的都找不到了,于是人事处的负责老师帮我从档案堆里翻了出来给我对照,我发现我这些年过得那么苦是因为我一直在自己虚幻的目标里活着,合同任务我都不止翻倍完成。答辩的时候我其实也是战战兢兢,用装出来的勇气镇压住自己内心的恐怯,fake it till you make it,拿到了优秀。

当初为了申请项目,费尽百般武功,陆续拿到以后就开始失眠,因为自己觉得要对得起纳税人的钱。项目申请是,你在申请的时候大家都说带上我,我帮你干活,申请下来他们拿去该评职称的评职称,该显摆的显摆,然后就是我一个人像一支队伍地工作了。项目的东西跟我博士做的东西不完全一样,我也一直矫情,不大相关的不挂名,自己觉得做得还不透的不写文章,不是好期刊不投,我不是一作不挂项目号。所有的矫情攒到18年就差压死骆驼的那根稻草了,所幸某天科学网网红贾帅指点我一下,说只问问题是否有趣,不问论文高低。我恍然大悟,匆忙整理以往的思考和论文数据,灰头土脸地凑够了结项的文章数把项目结了。如果没那么矫情,我不至于把自己推到18年那么狼狈的状态。正是因为这些泪水,我18年放弃了很多本该申请的项目,我要给自己一个gap year。冷静一下。

在论文上,我的完美主义也是把自己给坑得体无完肤。我讲究文章的创意和完整,文字的逻辑和美等等,相当低产。低产的原因很多,有一个就是不屑于论文评价,因为我有时候看一些论文数量特别大的人写东西和讲东西,觉得他们的见解太shallow了,有些地方的理解都是错误的,竟然也发了出来。当然这不是说所有论文多的人都这样,高产又有深度的学者还是有的。我今天跟我一个闺蜜反思为啥人家的文章有小错误还能出去,而我们有一丁点问题都被reviewer 揪住打成肉饼呢?我们自我安慰的说法就是我们的错误更高级,文章就被送到了高手手里,就悲剧了。论文数量不能成为唯一的追求的时候,就可以有很多很多理由将论文写作放到不那么重要的地位。但我想在如今数数的年代,你不在数量上碾压,很难让自己那些所谓的有深度的思想出去。痛定思痛,我决定放下对自己不屑的东西的负面情绪,自己该干嘛干嘛。过去这几年就是典型的用别人的错误和低级嘲笑自己的智商并且放弃努力的行为。弱智儿童欢乐多,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答辩时候,校长说,你没奖我们怎么知道你做的到底怎样。我内心哭着说,臣妾做不到啊。我也想说我就是不怎样啊。可是我都没说,只是点头认错。我做科学传播的,语言学里做的人不多,而科学传播界我又还没任何立足之地,这就导致不可能有太多的引用率。我的问题是有趣的,有意义的,但引用是不高的。这真不是我的错。不过战略上我也仔细思考过,我确实需要在关键词等上面调整,争取让更多做科学传播的人检索到我的东西。

在学科建设上,我过去这几年倒是做了大量的工作,办会、讲座和培训等,从我回来那会大家对我做的多模态只能记得是多变态到现在各种项目和论文出来。虽然无法证明跟我操持的这些活动有直接联系,也是看到有个别的acknowledgement的。不过这些不数数啊。这些活动的露脸机会让很多人觉得我很风光,我其实一直都想躲,这种风光有啥意义啊?!但我还是做了,是因为我只是很努力地想让这个community的人体验真正的学术交流的乐趣。期间因为我没请国内的人还得罪了不少人,真是得不偿失。回头我写一篇我为什么要做教师培训来回顾一下这些community service的血泪。不过我已经决定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一心只写SSCI。

回首四年,我一直没有进入一种我为主的状态,被项目和考核牵着鼻子走,狼狈不堪。我想,后面我会更多地按照自己的节奏来,那样我也应该同样能完成各种考核,只是我的状态不一样了。这就是成长的代价吧。

祝大家2019身体健康、研究顺利、生活如意!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1154724.html

上一篇:如何做一个像TED一样精彩的Talk
下一篇:写作课总结:Writing as a means of self searching

30 黄仁勇 谢力 李颖业 梁洪泽 刘建兴 张士宏 武夷山 彭真明 李天成 杨正瓴 曾泳春 王安良 刘立 黄永义 孙颉 强涛 张忆文 王启云 戎可 李万峰 刘全慧 王晓明 韩玉芬 张丽娜 王春艳 姚伟 李东风 liyou1983 shenlu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16 14:40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