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ifotainment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scifotainment In between the two cultures

博文

如何做一个像TED一样精彩的Talk

已有 9221 次阅读 2018-11-16 18:27 |个人分类:教学相长|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如何做一个像TED一样精彩的Talk

我够Reader friendly吧,先提供个摘要。

摘要:会议和学术讲座等面对面的学术交流机会随着国家科研投入的增加而骤升,但众多发言者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导致学术交流无趣并低效。相比于目前外语教育中大规模而深入的学术写作训练,公众所接受的学术演讲训练极为欠缺。该讲座将综合语篇分析、符号学、传播学和跨文化交际等学科视角对中国学者学术演讲出现的常见问题进行分析,定位问题成因后就内容筛选、演讲语篇结构和视觉辅助工具的使用等重要方面提供相应的策略。策略部分将以时间、人际和符号三大资源的管理为核心展开。本讲座属跨学科研究的科普性讲座,旨在应用不同学科的相关科研成果帮助听众提高面对面学术交流的效率。

 

国家对科研的投入越来越多了,能听的讲座越来越多了,但我不知道有没有人统计过我们每天被无聊讲座浪费掉的生命比例?我没有勇气去计算。所幸我十多年前就忍无可忍,不愿意在那无聊的讲座中浪费自己的生命,于是在那些被强迫去听的无聊讲座中我打发有涯人生的主要活动就是想,如果我来讲,这个东西怎么可以变得好玩一些,有信息价值一些。

我人生听的第一个讲座是叶嘉莹老先生的,在交大读本科时候在逸夫科学馆听的。或许是那个起点太高了,我离开交大以后就开始被各种无聊讲座折磨。这些年随着学术界个体意识和独立判断能力的提升,经常会听到听众评论:这个人太没水平了,讲得乱七八糟的!但是在2005年,那个还像印度人崇拜牛一样虔诚地听各类大牛讲座的年代,我想吐槽都不敢。所以,感谢党,感谢人民,让学生都敢质疑,这404学者在胡扯什么鬼?

有趣的讲座各有各的趣味,无聊的确实千篇一律:专业性强,艰涩难懂;内容量多,信息繁杂;内容跳跃,衔接性差;内容陈旧,无新信息;幻灯片文字过多,难阅读;幻灯片文不对题,难理解等等,我可以继续这个单,但听众说,Stop, I had enough of it. 讲座讲得无聊是本能,有趣却需要学习。趣味训练缺席,我们只能在无聊的本能惯性里蹉跎。我就是不忍年轻人继续蹉跎,才出手的。

为什么我们辣么多无聊的讲座,听众也辣么能忍呢?原因主要有两大点。一、我们的文化是听众、读者责任制(listener/reader reseponsible),听不懂,责任在听众,不在讲的人。就跟我们经常问孩子和学生,你听明白了没有?但西方文化是作者责任制,因此他们习惯问的是Do I make myself understood? 这两个文化stereotype在写作研究中其实已经逐渐被抛弃了,只是在日常中还是有很多痕迹。比如我们吐槽项目申报,我们很少会说我申报书写得不好,但经常会说,那些评审专家就不懂。我想说,做好你该做的,其他人的事我们管不了。因此很多中国演讲者的听众意识真的很差,他们能在听众迷茫甚至愤怒的眼神里自我陶醉,我觉得这也是一种能耐。

另外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我们的教育缺乏透过现象看本质的分析能力训练。首先我们的演讲能力训练太少了,跟米国那些小学一年级就各种projectpresentation的教育体系比,那是相当少。现在很多高校有演讲训练,但据我观察,也有一些是非常皮毛,只追求花哨好玩,不追求内容质量。我们从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转型到人与人之间自由平等交往,但以前的痕迹还是能在交往中看到,比如我们的交际规矩多,对什么人要怎么说话,规矩遵守多了,自由发挥的空间就少了。比如我们尊称要用您,平辈用你等。我们的死记硬背式语言教学也让我们很多人交际情景分析无能化,他只能照搬某些套路,不明白套路后面的目的和功能是什么,这也限制了发挥。比如介绍一个演讲人,我们很多人都是照着稿子念那又长又臭的publication,这些听众早都知道了,那你就相当于走完介绍程序,却没有真正介绍这个人。学生经常会问能不能这样说那样说,我会反问,你们自己判断,你说这个的目的是什么,这个场合需要实现的目的是什么,有多少种手段,你选择就好了。

知道病因了就开始治病。从演讲要素开始,我问一个好的演讲,那些因素最重要:演讲者的身份、台风、口才,内容的逻辑性、深刻性、趣味性和视觉辅助的恰当性。大家都跳坑了,说内容的趣味性。没有一个人质疑,为什么一定要排序?其实我想说的是每个要素对每个发言人和不同场合的重要性都不一样,需要动态平衡。如果你很牛,那么你讲东西可以口才不那么出众内容不那么趣味,完全不用PPT,以深刻性完胜,但如果你只是个小土豆,那你就得在台风、口才、逻辑和趣味性等下足功夫才能让听众回味无穷。动态平衡能力其实就非常体现一个人的综合能力。

如果对TED的讲座做一个详细的分析,会发现,每一个演讲者的长处都不一样,但大家的评价都很高,因为人的注意力和关注点是有限的,一美遮百丑。你只要有一项特别突出,大家就会满意的。TED的总体趋势是用故事方式包装研究,跟读者分享这些研究的结果跟我们的生活日常有什么样的联系,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我此生估计是无望站一次TED讲台的了,但做不到最优秀不代表我们就该放弃变好的追求。日常有学术讲座、会议发言、论文答辩、项目答辩和评比答辩等,如果我们每一次演讲都能提高一点,那真的会少浪费一些生命。

要做一个好的讲座,需要从人际、时间和符号三大方面进行资源管理。管理这个概念很重要,它体现了演讲者的主动性。我们经常听人吐槽,没办法,讲不完,才给三分钟,没办法,讲不清楚,不让用PPT。其实这些都属于被动派的事后找理由,一个好的演讲者应该能因地制宜,就菜下饭。

人际资源管理

人际资源是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讲给谁听?他如何能听进去?需要思考你和听众的权力关系如何,谁的话语权更大一些?你和听众的信息差距在哪里?你和听众认知和思维方式的差别在哪里?你希望通过这个讲座对听众的那些方面进行改变?基于这些问题的管理在中国传统方式的交流中意义更突出,但在当今社会的演讲里,其实听众是上帝,内容为听众服务。同一个东西不同的听众应该有不同的讲法。我经常说,但凡讲东西通俗易懂的人一定是一个为他人着想的人,因为他们善于放下自我,去思考听众的知识水平和理解能力,然后根据听众的实际情况去将自己的内容按照听众能接受的方式展示出来。

我请过很多老外来做讲座,每次联系的时候他们会问,如果不问我也会主动告诉他们听众的背景,对他这个专业的背景知识了解有多少,如果他用到某个方法,需要侧重哪一方面的介绍等等。有不少我还会根据这个学校听众的学术背景对他们讲的内容提要求。在介绍讲座人的时候,我从来不念那些狗一下就能出来的publication list,而是介绍那些听众狗不出来的信息,比如她对这个学科的贡献,她的经历对她研究方法和视角的影响,或者这个讲座的内容可能可以为听众带来的惊喜等等。因为我很主动做人际资源管理,我负责的讲座听众的满意度都很高。我们很多讲座经常因为害怕人不多没面子,临时抓学生去听。但这种临时增加不同听众的行为经常给老外带来很多困扰,因为对他们来说,如果是给教师准备的内容是不适合本科生听的。这也是典型的前面功夫没做足后面尴尬弥补的例子,为什么不在联系的时候就根据对方研究特长要求对方准备一个你的听众会感兴趣的讲座呢?如果你不敢要求或者不会要求对方改,那你为什么不能改一下abstract,根据你那个群体的认知和兴趣将演讲者摘要的切入点稍稍改写一下,让别人看了题目和摘要就自发想去听呢?明明可以靠好奇心捕获,非要靠强权压迫。

在讲述的时候要考虑到听众的认知模式,从已知到未知,从具体到抽象,从微观到宏观等。同时还要注意一个知识诅咒问题,就是我们在一个圈子里混久了总会习惯性认为别人也应该懂我们的专业知识。其实很多时候我们需要去回到自己以前的naive状态重新出发,才能明白听众的知识盲点在哪里。

当然听众也分主次,博士论文答辩的听众有学生,评比答辩有吃瓜群众,需要考虑他们的需求吗?考虑听众需求,不是让你盲目地照顾所有人的需求,而是判断在某个特定的交际场合谁是有话语权的听众。我本人很讨厌snobbish的行为和人,但你在一个博士论文答辩场合照顾一个没有任何知识背景学生的需求而second化答辩委员会的需求,在一个评比答辩照顾本校有各种背景知识而second那些外面来的评委,那叫不叫尊重听众,叫浪费听众生命。

时间资源管理

时间是讲座的要素,我们经常听讲座发现演讲者快速拉PPT说这个不讲了,来不及了,或者时间到了演讲者还没扯到PPT的三分之一就被中断了。这种就是典型的没有时间管理概念的演讲。需要根据听众的需求将不同信息分配权重,按照权重跟时间匹配。

演讲和写作一样,应该是思考的逆序。什么是思考的逆序,就是你将所有的信息进行筛选之后按照重要性分配时间比重。比如博士论文答辩应该突出你结果的精彩,而不是将你从入学那天开始的血泪史一一道来,特别是那些文献回顾,真的是一带而过就好了,如果你到答辩还需要拼死论证这个研究的gap,那么答辩委员会的人会后悔开题时候没把你毙掉。并且如果你的结果不精彩,血泪史没有任何意义。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

我记得我博士论文答辩的时候,我们的常规是25分钟陈述后开始提问,我做PPT时候发现无论如何都压缩不到25分钟,我问我导,能申请延五分钟吗?她说不但不行,你还必须在20分钟内讲完,这样你才预留足够的时间给评委提问,提问更有意义。后来我就使劲压缩,真的在20分钟内刚刚好讲完。

有时候听学生在博士生论坛讲他们的论文,20分钟的陈述,15分钟过去了还在介绍这个领域的基本概念或者文献回顾,其实没有任何必要,这些对于听众来说都属于已知的信息,不需要在啰嗦,应该把大头放在研究结果和分析上。当然如果你的方法有重大创新,那么在方法部分分配的时间就应该多一点。学术会议发言也是,都是一个圈的,谁不知道那些基本概念和文献?你把研究结果的精彩摆出来,观众会去想你的方法对不对,你的定义是不是有问题,然后在问答里可以问啊。

听过一次学校单位年度评优答辩,只有五分钟陈述时间,几乎没有单位的答辩人能在规定时间内完成的。各种啰嗦,强调自己单位工作多辛苦,真的是特别无聊。这五分钟不是让你来诉苦如何完成了本职工作的,而是用来讲你过去一年干了那些超出职责范围的事情,做了那些新举措让工作得到了提高。在人人都苦哈哈的年代,你讲一下你们如何轻松完成工作任务或许更能让你赢得评委的一票。

郝景芳在她的某篇公号文章说过:“对于公众来说,只有当问题能听懂,才会关心答案;你要先花时间讲谜,你做的事才有意义。用80%的精力讲述自己研究的20%,也就是“问题”,用20%的精力讲研究的80%,也就是“工作””。

符号资源管理

这其实才是我的专业,怎么做PPT。我们太多人的PPT做出来是六线城市婚纱房的效果,颜色乱搭,红色被套,紫色墙纸,绿色窗帘,蓝色柜子。视觉辅助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条是设计师路线,色彩条纹和质地搭配出巴黎时装周的感觉,另外一条是普通人的路线,简单清爽版。先问自己有没有设计师的天分和品位,如果没有,果断走普通人的稳妥路线。这跟穿衣搭配一个道理,如果你会搭,穿的美大家自然赏心悦目,但如果你没有信心,那就黑白配最稳妥,它不会让你出众,但也不会让你出丑。

PPT的模板尽量选择不要背景,如果一定要背景,选择线条形状简单,占位面积小的那种。模板用白底黑字或者深底白字。深底白字有风险,如果演示厅的光线比较亮,很有可能就看不清楚,我永远是白底深字。颜色搭配上,记住前麦肯锡邱天女士的一句话,你的颜色使用有多克制,你的PPT就有多高级。个别需要突出的地方可以用不同颜色标记,但整个PPT保持一致,并且不要跟主板颜色冲突。格式要工整对齐,清爽。对于我这种强迫症患者,有时候看到一行竟然就只有一个句号,真的有跑上去帮他删了的冲动。看下面的例子,左边的是没有调整格式的,右边是调整了,通过删除文字将颜色那一栏变一行,跟其他的匹配,同时也把行距调大了一点,清爽多了。


bad norm.png



                        

在内容呈现上,尽可能用图片和表格来展示复杂的关系,图形和文字形成信息输入的互补。对于PPT上的文字,不要使用缺乏思想的句子,根据读者的需要进行提炼升华(例如这个研究领域目前存在三大问题这一类废话),要使用产生最大压缩效果而又不丢失信息或知识的表达(例如:人之初、性本善),减少使用没有意义的功能词(如中文的是,的之类,英文的就是be动词,连接词等),文字表述的形式的工整减轻认知干扰。例如上面的例子,通过表述的变化,将同类内容格式统一,通过字体大小调整,将缺席这个词完整地放到了一起,这种有助于读者获取关键信息。 

                    

 

总结演讲几大注意要点:

1Less is more大家总觉得有说不完的内容,其实信息是有层次的,觉得讲不完的都是没把信息层次搞清楚,各类细节罗里吧嗦的。如果搞清楚层次,那就可以以有限的信息激发无限的兴趣和探索了。在演讲的时候,一定要将问题时间留出来,有些内容可以留到观众提问的时候再展开。

2Whenever in doubt, cut it out. 有些东西你觉得讲不清楚,那可以考虑不讲。不要扯一下,又说哎呀这个我讲不清楚。有些表密密麻麻的信息,各种道歉,哎呀看不清楚。我导对我的要求是,如果看不清楚,就不要放在那折磨听众,换一种能清楚的表达方式。

3)形式是为功能服务。比如很多人都会有一个outline介绍页,里面是introduction, methodology, findings and discussion,这些地球人都知道的东西放在那里干嘛呢?不一定必须有个outline页,如果你的讲座设计足够reader friendly,那你可以在没有任何outline页的情况下读者依然能easily follow you. 标题也是,不要放那些看了云里雾里的大标题,而是要content specific,让听众跑了一会神回来还能知道你在干嘛。你让听众舒服,他们就会对你满意。

4)任何一个讲座都要给听众提供有用的新信息,如果你没有新信息,找一个新的视角,如果你没有新的视角,找一种新的呈现方式,比如用舞蹈把研究结果展示出来。不要站在那里扯那些地球人都知道的信息,真的很无聊。

5)尽最大的努力尊重听众的时间、兴趣和需求。哪怕你没有很高的水平,但你的善意能赢来听众的尊重。

6)演讲需要练习,可以练习。练习无处不在。我经常做的是,看TED或者听一个讲座之前我会想如果我来讲这个我会怎么讲(主要是结构和信息呈现的方式,无关乎内容),再去听,有意思就学习,无聊的就想,他可以怎么改进。

很多如何设计内容,如何变得有趣有料的在这里没空文字记录,现场用了例子阐述了。最后送大家一句话:

Always try to lift yourself out of your parochial mindset and find out how other people think and feel. It may not make you a better person in all spheres of life, but it will be a source of continuing kindness to your readers.(By Steve Pinker)

“要一直努力跳出自己狭隘的思维模式,发现别人的所思所惑。虽然这不一定是你在生活各方面都变成更好的人,但它将成为你对他人保持恒久善意的源泉。“”  By Steve Pinker

 

后记:

当年我申请国大博士的proposal就是想去搞明白为什么有些人的ppt能做得让人不愿意再看第二眼,题为I mean not just by what I say: A multi-modal analysis of conference presentation. 不过后来导师因课题需要坚持要我做网页分析,我一个远在加拿大却同样为PPT着迷的phd buddy也说我们总不能在下半辈子回答what do you do?这个问题的时候只能说 I work on PPT,我才没跟PPT较上劲。

2016年我因为休产假没有参加任何学术活动,但我的工作任务需要每年最少做两个讲座,于是在年底我在微信圈发了三个题目让大家选:1)如何不优雅地成为一个科研loser2)学术英语到底招谁惹谁了,被这么折腾;3)如何做一个向TED一样精彩的Talk。当时群众呼声最高的就是3,只是出于阶级情谊,我16年底给上学术英语的同事讲了2,今年7月教师发展中心让我去讲了13本来我已经放弃了的,但几乎每过一阵子就会有人虔诚地问我,张老师你什么时候讲那个TED讲座?我等着,一定去。

前阵子某个下午被一个无聊的讲座折磨了一下,我忍无可忍就出手了。我坦白,在讲座任务完成后做这种没分数没表值的科普活动真的是情怀驱动。我纠结了很久才决定今年把它讲了。讲的那天学校同时好几个讲座,跟我同时进行的有长江学者,我终究敌不过长江,因此听众虽然不少,但没有挤满屋,让我的虚荣心受到了一丝打击。更受打击的是,那些天天催着我的竟然没来。让我欣慰的是,有不少硕士生来了,我想或许这个讲座的作用会在十年后发生。但让我惊讶的是自打我圈里发了海报,就收到来自祖国各地的各种关于如何做讲座的链接,大概大家都知道相关,整理的活就留给张艺琼去干好了。更惊讶的是,在遥远的某高校有一名副校长通过他的同学辗转找到我要PPT。其实我讲东西临场发挥很大,光看PPT是一头雾水的。讲座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还不停地有人找我要PPT。我知道这个坑挖得好,我自己跳了,很多读者也跟着跳。今天得空半刻,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9982-1146624.html

上一篇:为什么我的英文输入法双引号是""
下一篇:写作课总结:Writing as a means of self searching

45 武夷山 姬扬 吕秀齐 陈安 张焱 李学宽 李颖业 张鹏举 杨正瓴 禹荣明 任国鹏 刘旭霞 刘建彬 刘全慧 曾泳春 张忆文 马耀基 刘洋 刘立 周忠浩 郭战胜 任胜利 梁洪泽 侯沉 朱志敏 强涛 李景春 简美鹏 王启云 吴斌 徐智优 杜江平 王林平 彭友松 高江勇 周春雷 史晓雷 柯云龙 秦承志 夏炎 黄仁勇 王春艳 赵凤光 高建国 ncepuztf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09: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