卧龙出海(原卧龙之亮)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yuhailiang

博文

为什么年轻女教师要孩子越来越晚

已有 7972 次阅读 2017-4-7 09:19 |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为什么年轻女教师要孩子越来越晚

喻海良,字之亮,2017-4-7

移动端授权发布的微信号:LetPub论文编辑科学网

几天前,见到几位老朋友。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聊起他们的职称情况。其中一个朋友已经工作将近10年,然而,现在还是没能够评上副教授。另外还有一个朋友,担任讲师也有6年多了,现在也还是讲师。聊天过程中,感觉到他们的无奈。其中一位朋友,早就达到了副教授职称要求,但是,在基层单位推荐的时候,就是评不上去,可能是名额的问题。当然,幸运的是他们工作比较早,那时候还没有实行“非升即走”政策,否则就要麻烦多了。

去年从一个朋友处得知,他所在某大学某学院一年引进了超过30位讲师,而这些讲师都是6年“非升即走”的老师。很难相信,6年后,这30位老师都能够升为副教授,实现“软着陆”。否则,一大把年纪,再去别的高校找工作,好像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也是去年,我的一个朋友评上了副教授,他是通过破格提拔为副教授的。然而,难度是非常大的。一个大学,破格评上副教授的老师只有4人。他所在学院也就是他自己一人而已。他曾经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在他所在学院,由“讲师”晋升为“副教授”的难度已经远远超过由“副教授”晋升为“教授”的难度。他说的感受应该是对的。在很多大学里面,讲师都不是永久职位,实行非升即走政策。也因此,每一个新入职的讲师都是十分的努力,国家基金,基本上每一个讲师都有。比论文,基本上每一个讲师都有不少的论文发表。相反,对于副教授们,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是“永久职位”了,因而他们没有“被留下”与“被离开”的竞争压力,那些特别拼的人自然而然都能评上教授。

这几年,国内有很多大学,都在大量的招聘扩充教师队伍。前几天有一个朋友告诉我,在欧洲有一些国家,所有大学一年招聘的教师人数不超过10人,而在国内,很多大学一个学院一年内招聘的人数就超过10人。也因此,在国内高校获得教职岗位相对而言是比较容易的。然而,现在很多大学的教师编制已经差不多满编了。正常情况下,也都是退休一个就能再引进一个。然而,学校为了能够找到优秀的接班者,通常都是一个岗位同时招聘2个教师,或者更多。通过几年,让那个适应该学院发展的人留下来,而另一个即使也很优秀,但是由于没能够有更多的岗位,而不得不选择其它地方发展。

年轻教师职称压力大一点确实有一些好处。一方面,可以让年轻教师们都有一定的压力,或者说有一定的工作动力,让他们努力去出更多的学术成果,去争取更多的科研经费,这样对于大学发展以及年轻教师个人发展都是有一定好处的。另外,非升即走政策,可以让一部分不够努力或者学术水平不佳的人去相对差一点的大学工作,这样可以让学校始终保持有活力,可以让单位更好地发展,这个已经在西方国家已经证明了。在美国,很多情况下都是6年定前程。听说在英国,大学新教师的试用期是3年,如果没能够通过考核,也是要走人的。在澳大利亚,大学新教师的试用期是2年,如果两年内拿不到基金,基本上是要准备走人了。

然而,现在年轻教师压力过大的一些现象也表现出来了。一个现象,现在新留校的年轻女教师,绝大部分人都不敢生孩子。正常情况下,国家鼓励晚婚晚育,但是晚育的年龄一般是指25-28岁。现在大学里面年龄超过30岁的女教师,没有孩子的也是大有人在的。一个现象,绝大部分年轻老师都主动加班到很晚,身体素质欠佳。我在卧龙岗大学工作期间,第一年我基本上每一天都加班到晚上8点左右。当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学院整个楼都已经空了。然而,现在国内高校的年轻教师,晚上在办公室叫快餐的也是非常非常多的。前些天,在微信朋友圈里面有很多人转发一条教师队伍平均寿命比全国人民平均寿命低15岁的报道,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我个人觉得这很有可能就是教师们晚上加班时间过长、饮食习惯不好造成的。一个现象,国内的年轻教师只能够跟着团队进行发展。在国外,每一个教师,无论他职称高与低,都是一个独立的课题组。然而,在国内的年轻教师们,独立拥有课题组的人太少了。很多情况下不是教授们不同意他们自己成立课题组,而是他们“业绩”压力太大,如果不加入一个教授的课题组,他们就没有机会发表很多的学术论文,获得多一些的科研经费,另外,在职称评审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帮助他说一句好话。对于年轻教师,短期发展而言,跟着团队发展是有很多优势,但是,对于长期发展,就不见得是好事了,因为他失去了独立的学术思想和发展机会。而这样模式的发展,可能会让那些长期发展应该更有前景的人失去发展机会,被“逆淘汰”。

一句话总结,现在高校引进的年轻教师一年比一年多,确实是一个大机遇的年代;然而最终能留下的或许会一年比一年少,也将是一个残酷的年代。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889-1046918.html

上一篇:跪在母亲坟头,儿子一家人来看您了
下一篇:博士生三重境界之主动Push导师
收藏 分享 举报

7 杨正瓴 黄仁勇 史晓雷 郑永军 biofans liuhaoa1234 xlsd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7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1-19 22:2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