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法德赛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angfutao 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

博文

【授权发表】往事并不如烟(132)

已有 957 次阅读 2019-11-18 11:57 |个人分类:回忆录|系统分类:生活其它

二二一   回

 

 近几年来,我一直想回老家看看,虽然那里没有了伯伯、叔叔和兄弟姐妹等亲属。这缘于我父亲在世时,经常向我讲起他有一本好书,是他的老师在六十多年前给他的,早些年前被我一个远房的堂兄借去未还,父亲很喜欢这本书,不断地念叨,我想回去找找;第二,儿时的生活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总是想把看不见的印象用当时的景象显现出来,很想拍一点即将消失越来越少的记忆中的老景象,以作回忆和留念;第三,在家乡,确实有些人曾经在我最需要的时候帮助过我,我一直感恩而没有报答,我必须回去看看他们,不能把这样些恩情债带走;第四,很想念儿时的朋友们;另一方面,我退休以后,思乡的感觉与年俱增,人老了特别思乡,这是不少老人的共性。乡里人说不出“思乡”这词,无法上升到“乡情”这个高度,把久离村的老人回去叫“辞路”,好像就是最后一趟,说起来很不好听很不吉利,但是都是说的老人思念故乡,老态龙钟也要回老家看看。我每每想到故乡,一幅幅老家的景象时常在我脑海浮现,一幕幕儿时的生活场景在眼前回放,一股股回老家的热流在我身上涌动。我时常想:回去一趟,满足我的迫切要求,再拍一些照片来回味。

 真要回去,我还有些犯难,都几十年没有回去了,认识的人中,老一些的大多已离世,和我年龄相当的也都老了。年轻人都不了解,还有多少人认识我?“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三十多年前,父母无力种地,就把一栋老屋卖掉了,离开了土地进城投靠了。从那时起,我就因“工作忙,没有时间”没回去了。现在回去别说是住哪里,恐怕连落脚吃餐饭,喝碗水的地方有没有都难说。真是应了那句话:父母在,家就在。如今父母不在了,老家的家就没有了,老家成了故乡,老房成了老屋,老人成了客人,到哪里做客说不清。哪怕是这样,我还是想回去一趟,思乡的心已无法阻挡我。

 临行前,我做了一番思考和打算,万一找不到熟人,无处落脚,无人接待,我就自我承担。我带一个箱子和双肩背包,箱子里面装上换洗的衣物等等,双肩包里面装上干粮、水、相机和一点点小礼品。到了县城后,我把箱子放在酒店,我只带上背包回乡。我请在县城工作的外甥女婿开车送我去老家,如果找不到落脚地,就请他天黑前再来接我回县城。如果他没有时间接送我,我就乘客车行三十里去,在村子附近的镇上找个旅店住一晚,白天回村子里面转,晚上投宿旅店。按说镇上应该有旅店和餐饮,万一没有也不要紧,因我带有干粮,再出钱到哪户村民家住一晚。如果有人接待我,多少带了点见面礼品,要是有人热情接待的话,我再回县城酒店拿了行李,买些礼物再来住。想好了应对计划我就开始行动。

 出发到了县城,在酒店住宿一晚后,第二天外甥女婿开车送我回乡,小车跑一趟半个小时。刚好是个周末,他把我送到后回去办事,他说晚上再来接我。

 进入村子,眼前一片陌生,整个村子面目全非,半点记忆中的模样都没有。原有的房子、台基、小路、小河、小桥等等一切都不存在了,连猪、鸭、鸡、狗都没有一只,建成了新农村的样子,哪屋住哪家根本无法辫认。我只好打听,先找堂兄吧。有人带我找到了堂兄的堂弟,这位堂兄的堂弟也是我的远房堂兄,还好我们是一个年代的人,说起来都很熟悉。他告诉我:堂兄几年前就去世了,堂嫂也过世了,他儿子去外地打工了。看来我父亲的念想就无法落实了。他热情地接待了我,留我在他家吃午餐,然后带我在村子里访问老熟人。有不少我想见的老熟人都永远见不到了,永别了。他告诉我,村里的地都流转,被别人承包改成养鱼塘了,年轻人多数都外出谋业和打工去了,很少离不开的不是家里的牵扯,就是自己的羁绊。

 无法让我拍几张记忆中的旧貌、老房屋和以往生活场景,我只好拍一些现在的新貌,也算是记录家乡的变化吧。虽然变化很大,但社会发展的新事物无法满足怀旧心的需求。我非常怀念我家的祖屋,找到原址,台基还在,别人把房子拆除后改成了楼房。我很失落,在台基上转了又转、站了又站,反反复复拍了好些照片,自己也留了影,算是对失落的安慰。要是老屋还在,父母还在,我现在推门进就可坐下,父母会马上将可口的饭菜和润心茶水端上手来,慈爱地嘘问寒暖,亲情融融,那种回家的感觉真好,可惜再也想不来了。现在是人去屋非,一股无法言状的伤感涌上心头。

 虽然堂兄和原邻居热情挽留我住下,但是那种来之前思乡寻旧的迫切心情已不复存在,想找几十年前的一切都不在了,无法穿越时空隧道回到过去,来时的期望全部落空,失望催我离开,我只得告别。

 经过村子附近的古老集镇地,我还是想去一睹旧颜,古街古巷全拆了,一个几百年的古镇消失了,从城镇降格为农村,改建成了新农村,未见旅馆、未见餐馆,幸亏我带了干粮,未作指望。再次失落让我又增添了一点怀旧的伤感。

 不知怎么的,回来过了还不到俩月,失落感就消失了,思乡情还是未了,我又不断地想起老家,除了时常回忆过去的一切以外,又多了回忆上次回去的情景和人物。我还是想再去,哪怕是在村里转一下就走。难怪人说“金窩银窩,忘不了穷窩”,出生长大的地方载着我深深的故乡情怀,大约这就是根。人离开了,根却还在那个地方,所以我理解天下不少无论是名人、还是庸人,都要寻根。叶落归根是一种自然,而人,即或是身不归,心却总是要归。

 

                                (20191111日)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7288-1206578.html

上一篇:2019年9月,湖南怀化
下一篇:2019年12月,广西崇左

1 杨力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3-29 04:2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