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踏雪寻梅——两个女人发现西伯利亚第一个含钻金伯利岩筒的故事 精选

已有 4781 次阅读 2021-3-1 14:58 |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耳畔传来许多动听的钻石故事

它们来自非洲或南美洲

听说只需一桅帆船就可轻快到达

我不时梦见异域土地与风情

可我熟悉热恋的故土

你孕育的财富又在哪里?

冰冻沼泽,飞机无法降落的雅库特

一位倔强的女大学生已坚守三年

但依然梦难缘

我们仍然初心如磐,踯躅前行

直至最终发现神秘的金伯利岩

在一片衰败凌乱的针叶林里

来自列宁格勒的女孩找到了她的钻石

现在你明白了,蓝眼睛的朋友

我们又该去哪里寻找属于自己的宝石?

-Yevgeny Dolmatovsky 1956

有关钻石的最早记录出现于公元前300年的梵文手稿中,《出埃及记》中无可争辩地描述了大祭司的胸甲上镶嵌着来自印度的钻石。公元1世纪,老普林尼认为“钻石是世界上最为珍贵的物品”,并描述了印度“钻石谷”出产钻石的传说。钻石很早就被人类赋予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可以确保战争胜利,避开邪恶目光,充当毒品解药。原生钻石多黯淡无光,只是因其硬度、稀有、神奇魔力才被古人重视,直到人类掌握了抛光切割技术,钻石的光芒才惊艳了尘世。钻石在历史的长河中多出现于隆重场合,如埃及艳后加冕、神圣罗马帝国查理曼大帝登基时,到17世纪中叶,欧洲最富有、最有权势的君主的皇冠与权杖上都装饰着钻石。钻石最初多由矿工淘洗砂金或者天真烂漫的少年玩耍时无意发现。早期钻石无一例外发现于河床砂砾中,其沉积成因的认识似乎板上钉钉,直至在南非金伯利小镇附近发现含钻石的角砾岩筒,才明白钻石的形成与火山作用有关。南非钻石的发现,标志着现代钻石时代的来临,以之为基础发展起来的钻石勘查技术被应用于世界各地,先后在非洲其他地方、俄罗斯、澳大利亚、加拿大发现了大量钻石矿。有些发现更是充满了传奇色彩,譬如俄罗斯第一个金伯利岩筒是地质学家在追逐狐狸时发现的,而在博茨瓦纳地质学家通过分析蚁丘成分来寻找钻石指示矿物。印度、巴西、南非曾经站于钻石之巅,然而今日却是俄罗斯独占鳌魁,俄罗斯绝大部分钻石都产于孤独冰冷的西伯利亚,两位女性地质学家在西伯利亚发现了第一个含钻金伯利岩筒,然而它的发现及其随后的一系列事件却充满了强烈的政治色彩与勾心斗角,改变了这两个女人的人生轨迹,如果时光倒流,她们宁愿什么也没有发现。

Larisa Popugaeva,1923年9月3日出生于莫斯科南的一个小镇上。她的父亲是一名优秀的苏联共产党员,一名忠实的列宁主义者,相信人民的平等与共产主义价值观,工作热情高涨,为国家建设鞠躬尽瘁。然而1938年,“苏联肃反运动”波及到家庭,他的父亲以“国家敌人”的名义被逮捕并很快执行了枪决(也有文献说他父亲1937年被枪决)。城门失火,殃及池鱼,Larisa和她的妹妹也被扣上了“二等人”的帽子,被剥夺了许多原本正常的权利与机会,只被允许从事某些工作。她们全家住在列宁格勒(现在的圣彼得堡)宿舍式公寓的一间阴暗卧室里,与许多其他家庭共用厨房和浴室。Larisa很早就对地质产生了兴趣,正当兴致勃勃计划在大学攻读地质学位时,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1941年6月22日,德国进攻苏联,许多男人应征入伍,被派往战场,他们的家庭则被疏散到乌拉尔山地区,在工厂里辛苦劳作为战争提供战略物资。战争爆发当天,Larisa全家恰好去了莫斯科,因此幸运地避开了被层层包围的列宁格勒,后来去了乌拉尔山地区一个小镇。Larisa在当地大学读了地质专业,同时练习射击,1942年4月,她自愿参战,在炮兵服役,战争期间,她多次获得奖励和军衔提升。战争一结束,她就迫不及待回到列宁格勒,在列宁格勒国立大学继续攻读地质学位。

 Larisa个头不高,头上盘着一圈辫子,看起来有些虚弱,然而她积极乐观,脸上始终洋溢着笑容,对生活充满了热爱,特别是经过战争的洗礼,喜欢上了抽烟,举手投足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稳重得多。她在大学学习矿物学、结晶学、地球化学等课程,夏天则参加为时几个月的野外实习,在荒凉偏远的地区帮助填图。经过五年的刻苦学习,她终于获得了地质文凭,一段新的生活即将开始。工作由国家包分配,但工作地点选择非常有限,许多年轻人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赴陌生的环境。Larisa幸运地被分配到列宁格勒全俄地质研究所矿物部门,隶属于中央勘探队,任务之一就是在西伯利亚东部寻找钻石。

 

学生与部队服役时期的Larisa(来自文献1)

早在18世纪30年代,沙皇俄国就有钻石发现的报道,19世纪,德国著名地理学家、博物学家亚历山大·冯·洪堡的到访更是掀起了俄国人寻找钻石的热情,尤其是在乌拉尔山一带。20世纪20-30年代,随着苏联工业化程度加深,对钻石的需求日益增多,二战期间更是成为重要战略物资,广泛用于钻探、光学、无线电,甚至军火领域。但由于苏联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间政治形势紧张,在国际市场获得钻石的渠道越来越少,在此情形下,加大本国钻石找矿力度势在必行。1946年,曾经的乌拉尔钻石勘探队领导给斯大林写信,建议在国内大规模开展钻石勘探,这一建议很快得到了斯大林同志的批准,随后在全国范围内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找钻活动。1950s在西伯利亚叶尼塞河与勒拿河之间发现了钻石,莫斯科与列宁格勒的一些地质单位承担了这项光荣而伟大的任务。

1950年来自列宁格勒的地质学家齐聚中央勘探队,Natalia Sarsadskhih一位经验丰富的女性矿物学家被任命为重砂与矿物实验室领导人,主要负责在西伯利亚地台开展钻石重矿物填图工作。Natalia来自地质家庭,她的父亲与丈夫都是著名的地质学家,她的两个孩子后来也选择了相同的职业。在野外工作期间,Natalia认识了Larisa,从此成为闺蜜,Larisa还给她1952年出生的女儿起名Natalia。1953年,Larisa加入了Natalia的钻石勘探小分队,进军西伯利亚雅库特地区,开启了一段终身难忘的苦难辉煌岁月。Natalia希望通过寻找新的指示矿物来发现钻石,为此她选择了已经发现钻石迹象的Markha河下游地区,工作主要沿Markha河及其支流Daldyn河开展,收集河流沉积物,筛选重矿物。


西伯利亚雅库特地区(来自文献5)

西伯利亚位于北极圈附近,天寒地冻,人迹罕至。时间已是8-9月份,死寂一般的针叶林,零下几十度的气温,没膝三尺的积雪,冰冻十米的河流,日益短缺的食物,不听使唤的驯鹿,鞋子磨烂了,衣服挂破了。她们在冷冰的河水中淘洗沉积物,在雪地里搭建帐篷,忍受着饥饿与严寒,饱尝着心酸与孤苦。就在她们弹尽粮绝之际,一个小村庄赫然出现在面前,这里没有人家,但却有几名地质队员驻扎于此,她们有机会吃上香喷喷的面包,喝上热乎乎的浓茶。Larisa使用他们的仪器分析了一个在Daldyn河筛选出的重矿物,竟然是一颗小钻石,她们兴奋异常,欢快地跳起了舞蹈,1953年的野外工作就在这迷人的舞姿中戛然而止。在返回列宁格勒的途中,她们路经Nyurba市,这里是另一支钻石勘探队Amakinskaya的大本营,由于彼此之间竞争关系,关系冷淡,鲜有来往。 Natalia非常谨慎和有经验,尽量减少与之接触与沟通,Larisa却因年轻天真,第二年犯了一个致命错误,付出了高昂的代价。

 

野外工作期间的Larisa(左)与Natalia(右)(来自文献5,6)

A woman is a woman even in the field

在那个年代,寻找钻石的主要困难之一是缺乏针对性勘探方法,虽然在南非发现钻石已经有半个多世纪的历史,找矿方法也积累了许多,然而由于苏联与西方敌对形势,提及西方地质学家经验是一种忌讳,曾经有地质学家为此而遭到逮捕,因此许多地质学家害怕承担责任而不敢提出或发表新看法,限制了思想技术交流。Natalia与Larisa在西伯利亚发现了镁铝榴石重矿物,然而她们并不清楚它与钻石的关系,Natalia的丈夫Alexander Kucharenko曾经见过南非钻石矿中的镁铝榴石,但在家庭中夫妻从不谈论工作,因此Alexander不熟悉Natalia的项目,直到Larisa去Natalia家做客,聊天过程中才明白她们发现的镁铝榴石竟然与南非的非常相似,这无形之中增添了她们继续在西伯利亚寻找钻石的信心。

1954年的野外工作面临更大的危机。首先,Natalia在2月份诞生下一女孩,要照顾孩子以及身体原因,无法出野外。再是,中央勘探队领导拒绝资助这个项目,认为其不在计划范围内。三是Larisa最初拒绝了这次行程,后来Natalia了解到Larisa当时申请了列宁格勒矿业学院博士学位,再是Larisa怀孕了但是却不敢告诉任何人。因此,徘徊于生活、家庭和工作之间,Larisa感觉压力巨大,心神交瘁,最终,她勤劳和英雄的本性占了上风,她做了人流手术,开始为西伯利亚之旅做准备。资金部分来自Amakinskaya,同去的还有Larisa前一年的得力助手Fyodor Belikov以及一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狗Pushok。

当6月份出发在Nyurba等候去Daldyn的飞机时,Larisa没有保守住内心的秘密,把在Daldyn河发现钻石及镁铝榴石的消息一股脑告诉了Amakinskaya的地质学家。这一年的野外工作与前一年大为不同,不时有Amakinskaya的不速之客到访,他们像间谍一样窥探她的路线与发现物,美其名曰慰问犒劳。Larisa远离帐篷,走进针叶林,没有携带睡袋,一个人坐在冰冷的地面上仰望星空度过整个夜晚,她的双手布满了划痕,膝盖上满是眼睫毛,因为她总是在膝盖上挑选镁铝榴石。为了不漏掉任何金伯利岩碎片,她会躺在地上,用放大镜细看苔藓层。她才只有30岁出头,正是笑靥如花,眉山如黛的芳龄,然而她却抛却美丽,如自然生长般不加修饰。在俄国地质界活跃着大量女性地质人员,甚至招入24名女芭蕾舞演员与服务员从事实验室工作,最主要的目的是为地质的粗糙形象增添三分柔性之美。

Larisa及助手Fyodor在野外住地及淘洗重砂(来自文献1,6)

沿着Daldyn河,Larisa和他的助手Fyodor以及那只忠诚的小白狗来到了其支流Dyakha溪水旁,发现了许多钛铁矿,母岩很可能就在附近,她爬上了山顶,看到了更多的钛铁矿,追索到一个零星低矮树木生长的小山谷,天下起了雨,他们打开随身携带的防水油布,Fyodor决定生一堆火Larisa坐了下来,突然又跳了起来,“快看,蓝泥,满是镁铝榴石!”(金伯利岩风化后常呈黄色、蓝色)这是西伯利亚发现的第一个含钻金伯利岩筒,这一天是1954年8月21日,他们取了许多样品,并做好了标记并留下了此地发现大量指示矿物可能是一个钻石矿的记录。这个金伯利岩筒后来被赋予一个诗情画意的名字“Zarnitsa”,意为“夏日遥远天际突然出现的一道闪电”,这道闪电点亮了钻石,同时也照亮了人心。

 

Larisa沿Daldyn河主要地质路线示意图(根据文献1重绘)

Larisa满载而归,携带了60kg的淘洗重矿物以及岩石标本,成功的喜悦挂在脸上,鲜花和香槟似乎正在不远处向她招手。他们在Yaralin小镇转机,以便更快到达Nyurba,Larisa去了当地检测部门,迫不及待检查在Dyakha附近收集的重矿物。分析结果令人惊喜,发现了一颗钻石,但这次分析对Larisa而言却是致命的,Larisa发现钻石矿的消息不胫而走……。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Larisa没有联系Natalia,也没有寄给她岩石样品,实际上在野外的两个多月里,Larisa从没有给Natalia发过任何一条信息。Natalia后来无意中在另一名地质学家口中得知了Larisa的发现,她感到极度震惊与万分沮丧,认为Larisa要独占发现的荣耀。

回到Nyurba,Amakinskaya的地质学家无法接受这样一个事实:一个刚大学毕业四年的年轻女大学生只在野外花了两个月就找到了一处钻石矿,而他们在野外呆了十年,却碌碌无为。Amakinskaya的领导要求Larisa辞掉在中央勘探队的工作转而加入他们的团队,这样他们就能名正言顺地把钻石的发现权据为己有。在随后的日子里,Larisa受到了胁迫与恐吓,并被指控涉嫌盗窃钻石以及泄露国家机密。在顽强抵抗了四十多天后,Larisa最终屈服,签署了协议,将有关钻石资料及Zarnitsa发现权拱手相让。

回到列宁格勒,Larisa被指控为敌人、叛徒,她以前的同事拒绝和她一起工作,将她的办公桌扔到了走廊里,她试图恢复与Natalia的友谊,但于事无补,她被抵制与孤立,最终被迫离开了中央勘探队,离开了钻石事业,去了另一单位从事矿物材料研究,度过了她的余生。1957年, Amakinskaya勘探队6名人员(也有资料为5人)被授予享有盛誉的列宁奖,没有Larisa的名字,她愤懑难平,给包括赫鲁晓夫在内的诸多领导写信,试图恢复正义,将发现者的头衔还给列宁格勒的科学家,但她所有的努力都徒劳无益。后来在一位记者的帮助下,她于1970年被授予Zarnitsa钻石矿发现者的徽章与证书,1990年,Natalia获得了同样的荣誉。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这次事件给Larisa的人生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生活拮据,穿着寒酸,再也提不起工作热情,她患上了高血压、头痛、脖子痛,几次入院,1974年被诊断为主动脉瓣硬化,医生禁止她吸烟,但她置若罔闻。1977年9月份,在她54岁生日后两周,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她决定去买些食品,突然一阵头晕目眩,当街死于主动脉破裂。Natalia直到2013年93岁高龄才离开人世。


 

西伯利亚主要钻石矿分布图(根据文献1重绘)

1.Zarnitsa2.Udachnaya, 3.Sytykanskaya, 4.Yubileynaya,

5.Aikhal, 6.Druzhba, 7.Internatsionalnaya, 8.Mir

Zarnitsa的发现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地质学家开始接二连三在西伯利亚发现含有钻石的金伯利岩,包括Mir世界最大的钻石矿,发现者中就有Larisa的两个好姐妹。由于这些发现,几年后,苏联就成为世界上第一大钻石生产国,时至今日依然如此。Larisa与Natalia的英雄事迹激励了几代苏联与俄罗斯地质学家,在全俄地质研究所现今雇用的几百名地质学家与工程师中,约50%为女性。2004年7月,为了纪念Zarnitsa发现50周年,萨哈共和国总统、Larisa的女儿以及Natalia Sarsadskhih在Udachnyi镇中心广场为Larisa Popugaeva纪念碑揭幕。

 

矗立于Udachnyi镇中心广场的Larisa纪念碑(来自文献8)

参考文献

1. Ekaterina S. Kiseeva & Rishat N. Yuzmukhametov.2020. Women at the Dawn of Diamond Discovery in Siberia or how Two Women Discovered the Siberian Diamond Province. in Celebrating 100 Years of Female Fellowship of the Geological Society: Discovering Forgotten Histories, Geological Society, London, Special Publications, 506.

2. E.I.Erlih and W.D.Hausel.2002.Diamond Deposits: Origin, Exploration,and History of Discovery. Society for Mining, Metallurgy, and Exploration,Inc.

3.Ian Smillie.2010. Blood on the Stone:Greed, Corruption and War in the Global Diamond Trade. Anthem Press

4. George Strnad1991.The discovery of diamonds in Siberia and other northern regions:explorational, historical, and personal notes. Earth Sciences History,10(2):227-246

5. Russia, Diamonds and the Cold War. 

https://kitclayton.com/blogs/brilliantcut/russia-diamonds-and-the-cold-war

6. How two stubborn women found first Soviet diamonds.

https://arctic.ru/infographics/20180625/751987.html

7. How the pilot discoverer of diamond deposits in the USSRbecame an outcast.

 https://forpost-sz.ru/en/museum/golden-names/popugayeva

8. The Discovery of Zarnitsa: The Dawn of Siberian Diamonds.

https://scfh.ru/en/papers/the-discovery-of-zarnitsa-the-dawn-of-siberian-diamonds/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490-1274416.html

上一篇:雪满弓刀-Chuck发现加拿大Ekati钻石矿的故事
下一篇:金属矿床成因思想发展简史Ⅰ-理想时分

11 黄永义 文端智 郑永军 李陶 房苗 陈波 王安良 范会勇 张晓良 苏德辰 晏成和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1 18: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