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地呼吸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idesung617 男儿宁当格斗死 何能怫郁筑长城

博文

没有人是一座孤岛Dilles-世界著名经济地质学家(四十五) 精选

已有 6618 次阅读 2018-8-8 10:46 |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地质是一门需要开拓思维与冒险精神的观察性学科,绝非别人想象的山水美景相伴,天光云影共徘,就像你在夏威夷享受阳光海滩的同时,也别忘了不远处就是蒸汽腾腾的汩汩岩浆。现代地质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聚集到都市,国家也在以雄安为契机,谋划城市地质的繁荣局面。诚然,以找矿为中心的地质格局已经拉上帷幕,以环保为中心的地质画卷还未完全铺开,身处改革大潮中的地质儿郎又隐隐作痛,但机会总是留给那些忍痛前行的人,哭哭啼啼的,不思进取的正躺在前往碾磨机的履带上。地质,只有在野外观察中,才能明白每一种地质现象都像天际一颗星斗在相对固定的位置发出或明或淡的光亮,只有经历地质填图的人,才能明白侠客在武侠的世界里,地质人在地质的天空下的角色与存在的意义,一棵开放于山谷里的幽兰,一个与之相伴静坐一夜的人,他不是John H. Dilles,他也是John H. Dilles

dilles_b.jpg

John H. Dilles(来自网络)

     Dilles出生于淘金圣地加州,那也是一个梦想起飞与地震频发的地方。他在加州理工学院(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先后获得本科与硕士文凭,在校期间,他还参加了学校的棒球队,这既提升了他的棒球水平,又磨炼了他的不服输的斗志。硕士毕业后,他只身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师从流淌着贵族血液的传奇经济地质学家Marco Einaudi,在这个活力充沛的研究团队,知识如岩浆充填大脑之际,他遇到了一颗晶莹剔透的圆砾-他的妻子Anita Grunder1986年夫妻双双加入俄勒冈州立大学(Oregon State University),他成为国际知名的经济地质学家,他夫人成为国际知名的火山学家。

yerington2011_500x309.jpg

John H. Dilles(右三)带学生在Yerington地区野外实习(来自网络)

   在研究生期间,他就把注意力集中于从底到顶、从边到内全方位理解斑岩成矿系统,为此耗费了16年的青春与热血,全副身心投入到在内华达州Yerington地区以野外填图为基础的岩石学、地球化学、构造学、矿物学研究,现在整个地区很难找到他没有注意到、收集到并带回办公室的岩石。Yerington地区位于内华达州西部,盆岭构造省西缘,河谷纵横,天地遥远,产出斑岩型、矽卡岩型、IOCG型矿床,其采矿活动可以追溯到1864年,特别是矿业巨头Anaconda 1941年进驻以来,找矿成果显著,尤其在斑岩型铜矿方面。Marco EinaudiJohn P. HuntJohn M. Proffett都曾参与其中,John M. Proffett在本地区的填图工作更是为他在业界赢得了巨大声誉,是目前公认地质填图最优秀的人, GSA第一届地质填图奖就颁给了他(2015)。Dilles1980s初加入这个团队,踏遍群山,寻迹芳丛,现在矿床学界对斑岩型矿床岩浆房的理解就起于他在这里的工作。此后多年,即便Dilles研究重心已转移到南美安第斯山、西南太平洋及北美Butte矿区,他也几乎每年都会带学生来此实习,满腹深情讲解Yerington的前世今生,一如他初见恋人的眼眸。

Yerington岩基热液蚀变带与接触晕(来自网络)

   中安第斯山包括了智利、秘鲁、阿根廷、玻利维亚等广大地区,2017年,产出了世界上39%Cu23%Ag20%Mo14%Zn12%Sn以及相当份额的AuPb,是世界最富锂岩的产地,斑岩型矿床的起源地,安山岩的故乡,有着世界上最干旱、最古老的Atacama沙漠,最高的火山,也是世界上熔结凝灰岩分布最广的地区之一。侏罗纪以来的构造运动、岩浆活动、干旱气候联合造就了这一世界上最富饶的矿集区,世界上目前发现最大的铜矿La Escondida以及曾经最大的铜矿Chuquicamata都分布于此,atacamite(氯铜矿)这一在干旱气候条件下形成于卤水中,极易溶于纯水的矿物名称也来自Atacama。该地历来是国际矿业巨头角逐的战场,经济地质学家研究的试验场,Dilles怎能错过这样的机会? 

中安第斯山中生代成矿带以及典型矿床(来自文献4

      虽然在世界之林已接受艳羡的目光,Dilles在同行中还是显得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屌丝青年时,他也满腹理想,渴求财富,早在1970s初,就与兄弟在内华达州经营了一家小型金矿公司,最终虽然没有赚到什么钱,但这种经历本身就是一种成长,一种快乐!一位入行已久散发着迷人风采与文雅风度的勘探者语重心长地对他说:地质是发现矿石的一把好钥匙。简陋的办公室书架上摆放着一本矿床学会议论文集深深吸引了Dilles的目光,也从此激发了他对地质的兴趣。在蓝天白云下像流水一样肆意行走,山花烂漫中像微风一样自由思考,除了地质,还有什么工作能如此惬意呢?

灯红酒绿、纸迷金醉的都市,我们很容易在摇曳的酒杯里,温暖的怀抱里丢失本性,迷失自己。同样,眼花缭乱的物化探技术、突飞猛进的计算机技术也容易让我们淹没于“大数据”的浩瀚海洋,找不到解脱的方向。在寺庙酥油烟雾透露出铜臭的当下,只有在野外,你才能发现地质的迷人之处,仿若少女托着的裙幅。Dilles深深痴迷于矿床的错综复杂,通过细心观察,慢慢梳理,许多此前看来无关的现象都站上了舞台,矿床的起源也就在心中有了“天竺的画卷”。他的解释野外现象与实验原理的能力与耐心总是能像老爷爷讲聊斋故事一样吸引观众的目光,无论你是小鲜肉,还是老油条,沉浸其中,陶醉不知。他对学生充满了爱,总是把他们放在第一位,即使中断手里的工作也总是面带微笑,从不抱怨。此外,他还尽心说服那些持反对意见的官员支持他们的矿产研究项目。单看他的面貌,似乎难以捕捉到爽朗的笑声,但山水不显的目光里,总透露着一丝沉稳与坚定。

没有谁能像一座孤岛,在大海里独居,每个人都是一粒泥土,连接成整块陆地。在同事、朋友、学生处,一直获得鼓舞与灵光,翻阅许多书刊著作,你也总能找到他的身影,并且30余年,笔耕不辍,一直游走在科学最前沿。地质既在深山中,又在群山外,就像孙悟空经常跟唐僧所讲:“每个人心头都有一座灵山,只要心诚志坚,回首处皆是灵山!”

当人生其他一切不尽如人意时,那就看看石头吧!

博文完成之际,惊闻海洋地质地球物理学家、金庸迷刘光鼎院士逝世(1929-2018),在心中燃一柱香,伴随先生归道山。

参考文献

1. Society of Economic Geologists Silver Medal for 2016 Citation of John H. DillesEconomic Geology,2017.v. 112, pp. 2079

2. Carson A. Richardson and Eric SeedorffReconstruction of Normal Fault Blocks in the Ann-Mason and Blue Hill Areas, Yerington District, Lyon County, Western Nevadapp.1153-1178

3. Gerhard Wörner,Taylor F. Schildgen, and Martin Reich, The Central Andes: Elements of an Extreme Land, Elements,2018. Vol. 14, pp. 225–230

4. Lluís Fontboté, Ore Deposits of the Central Andes, Elements,2018. Vol. 14, pp. 257–261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490-1128166.html

上一篇:地球的脸庞-Eduard Suess的故事

7 冷成彪 高敏 史晓雷 高建国 黄永义 吕洪波 朱志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8 23:4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