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ngyao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tongyao

博文

科技史的研究需要理性——实事求是

已有 453 次阅读 2017-8-24 11:20 |系统分类:论文交流

科技史的研究需要理性——实事求是

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有不同的出发点,以“爱国主义教育”为出发点、以“反皇权政治”为出发点、以个人研究领域的需要、兴趣等等为出发点的,这都无可非议。但无论什么样的出发点,无论以什么为“科技史学科发展的动力”,但都需要理性——实事求是的态度。

前不久翻阅中华读书报,读得一段妙论:

“很长一段时间,爱国主义教育是科技史学科发展动力。中国近代落后挨打,民族自信心缺乏,如果能够证明古代我们的祖先很强大,也是一种心理安慰。像著名的李约瑟难题、四大发明概念的流行,都是这种社会心理的表现。中国科技史学科显然得益于这种心理。中国早期的科学史家,比如李俨、钱宝琮、竺可桢、钱临照等,都顺应了这种时代的要求,以现代科学的眼光去发掘我国古代的科学遗产。”(吴国盛,中华读书报,2017628日第9版)。

中国很多老科学家发掘我国古代的科学遗产,除了竺可桢先生提到爱国主义教育外并未宣称他们是出于“爱国主义教育的动机”,或者“都顺应了这种时代的要求”,以上提到的这几位科学家研究中国古代科技史都在解放以前的时代,大多出于与个人从事的科学领域相关,或个人的兴趣,如钱临照先生研究墨经中的光学。老科学家中如吴文俊先生发掘中国古代数学遗产是为了研究现代的机器证明,并不是“都顺应什么时代的要求”。至于所发掘出的我国古代的科学遗产起到了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也无可非议。

除了“爱国主义教育”,中国现代还有一派科学史学家以“反皇权政治”为出发点研究我国古代的科学遗产的。例如吴国盛“中国古代天文学是为皇权政治服务的,不是科学。”

“爱国主义教育”、“反皇权政治”、个人研究领域的需要、兴趣等等,这都无可非议。但无论以什么观点为“科技史学科发展的动力”,但都需要理性——实事求是的态度。

在吴国盛看来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概念仅仅是一种心理安慰”而且是在中国近代落后挨打时的一种心理安慰。

中国古代的四大发明早在中国近代落后挨打之前就存在,它的存在和心理安慰毫无关系。指南针、火药、造纸、活字印刷术在中国近代落后之前早就记载于中国的古籍中。而最早作为四大发明并列提出并给予很高评价的并不是中国人,而是西方人,是李约瑟、马克思等科学家。

当然在以批判“皇权政治”的历史观中,不仅中国古代四大发明不存在,就连主要服务于农业和航海的中国古代天文学也因为“服务于皇权政治而不是科学。”

一门学科或者一项发明发现是不是科学不能以其服务的对象作为衡量标准。而应该以客观规律为衡量标准。

中国古代四大发明的存在是一种历史事实,并非由于爱国主义教育而存在的一种“概念”。而这一历史事实激发了人民的爱国主义精神,爱国主义精神是四大发明起到的效果,而不是四大发明产生的原因。

怎样评价这四大发明,如果把指南针与电罗经相比,把黑色火药与核炸药相比,把活字印刷术与电脑排版相,就可以把这四大发明丢进垃圾堆。

反皇权政治科学史观还有一种观点:中国近代所以落后挨打,是因为中国古代落后没有科学。

其实不仅中国落后挨打过,埃及、印度、希腊都曾经落后挨打过,如果按照这一逻辑,那么这些国家古代也一定落后没有科学。

中国近代落后挨打是近代的子孙不争气,不能把账算到祖宗头上。

归结起来,有两种科学史观,一种是所谓以”爱国主义教育为出发点的科学家的科学史”;一种是以反“皇权政治”为出发点的政治家的科学史。

窃以为,作为科学史学家,研究科学史的出发点既不应该以爱国主义教育为出发点,也不应该以反皇权政治为出发点,也不应该以宗教教育为出发点。而应该以历史事实为出发点。

研究科学史应该运用唯物史观,可以称为唯物科学史观,即研究科学史应该以历史事实为出发点,实事求是。

至于经过发掘研究而得到的科学史可以起爱国主义教育的效果;也可能起到反“皇权政治”的效果,皇权政治对科学的发展的作用是一分为二的,有消极的一面,也有积极的一面;就像西方宗教一样对科学发展也是一分为二的。那种只谈或者认为西方宗教对科学发展只有积极作用,而回避其消极作用,甚至反科学的作用是违背历史真实性的。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4114-1072537.html

上一篇:大学不是企业,不要失去大学的真谛
下一篇:中国古代科技史的“自我安慰”和全盘否定
收藏 分享 举报

3 史晓雷 xiyouxiyou wqhwqh33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7-12-15 21:4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