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aol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baolian

博文

家有一老

已有 3384 次阅读 2021-8-30 11:58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与几个老朋友和新朋友小聚,酒过三巡,席间自然免不了互相奉承,作为桌上为数不多的老同志,自然会享受一下不知真假的恭维!不管是否发自肺腑、出自真心,好话谁都爱听,有道是礼多人不怪!

年纪大,但不能为老不尊,必要的客套还是要有滴,做出谦逊的样子连连摆手:愧不敢当,愧不敢当啊,不过有一样,你们这辈子是赶不上我滴,就是年龄......,众人又是醉意朦胧地不假思索说那是自然,其中有一个听明白了,补上一句:家有一老好比一宝啊,您是我们的主心骨!登时我酒醒了一半,刚才好不容易积累的一点信心荡然无存,有这么宝吗?虽然离鲜肉是远了点、腊肉级别吧,只是自觉还很年轻啊.....

去朋友家,自然问到老娘可好?然后答曰还好,每天还出去走走,八十整了!朋友父母走得早,说特别羡慕我,我也为这岁数还有老人在家而高兴,说家有一老好比一宝啊!

年轻时候,父母双全,无忧无虑,很少顾及父母健康,觉得他们总是我们的靠山,有什么难事都会想起父母,随着年纪长大,发现自己成了老人的靠山,但心理上老人依然是我们的靠山,很多事,是随着年纪的增长感悟愈发深刻的!伯俞泣杖”便是一例。

韩伯俞,汉代梁州人。生性孝顺,能先意承志,所以深得母亲欢心。只是母亲对他十分严厉,尽管对他非常疼爱,但是偶尔也会因他做错事而发火,用手杖打他。每当这时,他就会低头躬身地等着挨打,不加分辨也不哭。直等母亲打完了,气也渐渐消了,他才和颜悦色地低声向母亲谢罪,母亲也就转怒为喜了。

到了后来,母亲又因故生气,举手杖打他,但是由于年高体弱,打在身上一点也不重。伯俞忽然哭了起来,母亲感到十分奇怪,问他:以前打你时,你总是不言声,也未曾哭泣。现在怎么这样难受,难道是因为我打得太疼吗?伯愈忙说:不是不是,以前挨打时,虽然感到很疼,但是因为知道您身体康健,我心中庆幸以后母亲疼爱我的日子还很长,可以常承欢膝下。今天母亲打我,一点儿也不觉得疼,足见母亲已筋力衰迈,所以心里悲哀,才情不自禁地哭泣。韩母听了将手杖扔在地上,长叹一声,无话可说。


伯俞至真至纯至孝啊!

混凝土圈里有个国内知名专家黄靖——我在天津就熟悉的老朋友,早我几年从天津到了北京,现在中国建科院,每到周末风雨无阻寒暑不辍回家陪八十多岁的老娘,也是我辈楷模啊!闻德荣老前辈——也是我的入行领路人、与我老爷子同庚,一直拿老黄教育我们!


黄靖

闻德荣老先生

父亲五年前走了,父亲走后越发感到家有老人的可贵,但没过几年,弟弟不幸得了绝症离去,母亲也很受打击,妹妹也天天郁郁寡欢,这是我非常不愿意看到的!我也总开导他们,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不一定能改变不能接受的,但一定要接受不能改变的!不能因一人掉队影响全家,弟弟走后没多久,新冠爆发了,我天天在家出不去,陪着老娘,就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打开电视看节目——这以前电视从来不开的,有说有笑,母亲后来也说你在家,家里才有了笑声!看到老娘心情缓解很多,我从心里感到高兴,老娘在,家就在!

我前段时间,写了一篇《当我老了》,意思我老了会乐观生活每一天,会充分享受生活!闻德荣老先生发信息给我说为什么你们年轻轻总说老了,我这岁数还感觉很年轻!我回复信息说很感谢老先生的关怀,但其实这篇文章,是写给我家里人的,我希望他们看到受到感染,快乐面对生活,不要受不高兴的事情影响。

每次回老家,都会劝她一起出去转转,哄老娘高兴最重要,其他的啥都不算事,娘在家就在,心里就有根基!每次一走,老娘就拿出个这拿出个那,说带着吧,出差用着方便,我一说不用,老娘便很不高兴,一收起来她也特有成就感!老娘出门收集了不少广告纸扇,我说拿一把走扇风,老娘随手拿出好多,忙不迭的说给你挑一下,拿俩这个花色好看,再拿俩那个也不错,无论多大,在老娘眼里还是孩子!


家有一老,真好!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2260-1302058.html

上一篇:七夕随想
下一篇:追求客观公正,检测鉴定任重道远

38 李宏翰 夏炎 周忠浩 王玺智 尤明庆 武夷山 刘秀梅 王启云 杨正瓴 李学宽 宁利中 张学文 范振英 雷宏江 陆仲绩 闵应骅 左宋林 刘旭霞 罗帆 何锐 王安良 胡泽春 郑永军 张晓良 康建 李东风 马德义 鲍海飞 孙颉 杨学祥 信忠保 刘炜 谭平连 周军宜 陈有鑑 徐长庆 左小超 吕泰省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0-18 11:5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