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aol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baolian

博文

当幸福来敲门 精选

已有 4011 次阅读 2020-10-13 09:09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我曾去过英国的苏格兰、英格兰、北爱尔兰,印象最深的是英格兰的伦敦。

在伦敦有个闻名世界的威斯敏斯特大教堂。在地下室的墓碑林中,有一块名扬世界的墓碑。

当时并无深刻印象,但多年以后,知道还有一块影响世界的墓碑。

其实,这只是一块很普通的墓碑,粗糙的花岗石质地,造型也很一般,同周围那些质地上乘、做工优良的亨利三世到乔治二世等二十多位英国前国王墓碑,以及牛顿、达尔文、狄更斯等名人的墓碑比较起来,它显得微不足道,不值一提。并且它没有姓名,没有生卒年月,甚至上面连墓主的介绍文字也没有。

但是,就是这样一块无名氏墓碑,却成为名扬全球的着名墓碑。每一个到过威斯特敏斯特大教堂的人,他们可以不去拜谒那些曾经显赫一世的英国前国王们,可以不去拜谒那诸如狄更斯、达尔文等世界名人们,但他们却没有人不来拜谒这一块普通的墓碑,他们都被这块墓碑深深地震撼着,准确地说,他们被这块墓碑上的碑文深深地震撼着。

在这块墓碑上,刻着这样一段墓志铭译文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的想象力从没有受到过限制,我梦想改变这个世界。

当我成熟以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这个世界,我将目光缩短了些,决定只改变我的国家。

当我进入暮年后,我发现我不能改变我的国家,我的最后愿望仅仅是改变一下我的家庭。但是,这也不可能。

当我躺在床上,行将就木时,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一开始我仅仅去改变我自己,然后作为一个榜样,我可能改变我的家庭。

在家人的帮助和鼓励下,我可能为国家做一些事情。然后谁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变这个世界。译文完

岁月无痕,但岁月却无时无刻不在你左右。


早上起床,洗漱,一抬眼看见镜中两鬓微白,不觉苍凉之情油然而生,感喟时光荏苒。

坐在同事、学生之间指手画脚,走在工程一线侃侃而谈,围在桌前手端扎啤大口喝酒,意气风发,忽而感觉正值当年。

在这岁月轮回不经意的回眸间,回望自己的远去的脚印逐渐变小、逐渐模糊,仰望着星空,忽而又心游极远。

我是谁?我从哪来?我要去哪里?

这个哲学问题一直困扰着历代先贤。

好像人生来就是在迷茫中度过。

我很小的时候,懵懵懂懂,没想过理想,不知道追求,只是浑浑噩噩。后来父亲带了几条鱼,母亲烧了吃,从此树立了第一个理想:每年能吃到一次鱼,听起来有点淡淡忧伤,但确实是这样!后来上了学,看到工人有工资、看病能报销,便有了新的理想——长大当工人!再后来想到要当官、当大官,再后来想要有钱、赚大钱,到现在忽然意识到官和钱好像总与我无缘。

理想很奇妙,好像随着岁月,越来越虚,也越来越实,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小,越来越具象,也越来越抽象。

1.jpg

坐在公园长椅上,听着蟋蟀鸣声,感受着渐凉的秋风,望着几丝白云的朗朗晴空,在秋夜的薄雾中放空自己。

也许,唯一可以自己可以做主的就是感觉——一种幸福的感觉。

有时想想,幸福可能很简单。

这几天总是梦中醒来,一看表一点三十六,很有意思,连续三天都是这个点,还有一次一点四十。忽然感觉跟很幸福,还有五六个小时可以睡,睡不着可以胡思乱想,想什么都可以。

过节回老家,跟老娘一起吃饭,陪老娘出去溜公园,感觉很幸福,这个岁数还有老娘可陪。



遛弯回来,晃动着胳膊,说肩膀疼,老娘说家里有膏药给你贴上吧,我说不用了,老娘嘟囔说爱用不用。

我说那就贴上吧,老娘细心拿出膏药,小心翼翼滴上药水,给我贴在肩头,第二天便问咋样了,我说好多了。老娘很高兴,说家里还有几片,你都带着吧,我说好。随手看见桌上两小包纸巾,说你也带着吧,老出差有用,我放进背包,老娘很高兴。

幸福很简单,老娘高兴,我心底很高兴、很幸福,娘在、家就在、根就在!

幸福其实很简单!

放下忧伤就很幸福,放下怨恨就很幸福,放下纠结就很幸福,珍惜眼前就很幸福,心底善良就很幸福......

幸福正在敲门!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2260-1254172.html

上一篇:活人读死书,莫把人读死
下一篇:秋天来天女看花

31 王玺智 胡爱国 郭战胜 刘玉仙 黄永义 武夷山 周健 陈兵 王安良 雷宏江 夏炎 郑永军 周忠浩 王明明 晏成和 黄仁勇 康建 王喆 姚伟 孙颉 尉剑俊 杨正瓴 文端智 周军宜 李义天 陈有鑑 李陶 王启云 刘欣 刘炜 何俊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6 04: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