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baolia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wenbaolian

博文

东大往事

已有 2680 次阅读 2020-9-30 15:45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上世纪的1987年,带着对未来懵懵懂懂的憧憬,我第一次出了远门,坐了大半夜火车,一路咣当咣当到了沈阳,当时叫东北工学院,后复校东北大学。

家里不放心,在他们眼里我还是个孩子,父亲送我一路。没有座位,我和父亲坐着铺盖卷,在四处漏风的车厢连接处,父亲抽着烟,一路叮嘱着我。

那是我第一次去比县城远的地方,第一次坐火车,第一次穿了皮鞋,还做了几身新衣服。

在车上,第一次见到了红红的水果,很馋,不知叫啥,后来才知道是李子,周末逛街花三毛钱买了半斤吃。

我们班不大,二十几个人,东北本地占到一半吧,毕竟本土招生人要多一些。

微信图片_20200930204019_看图王_看图王.jpg

f0c9954c1922feb9bbb3abf636f66aa.jpg

我们宿舍一共八个人,都带着浓浓的乡音,一见面互相问来自何方,一个说来自荷兰,一个说来自福兰,弄得我直蒙圈,仔细听、连蒙带猜,知道是河南、湖南!

图片.png


宿舍排行,老大钱红兵,老二是李翔,老三王忠,老四袁精华,我是老五,老六孙黎明,老七胡文超,老八薄鑫。没几天,大家都混熟了,总开玩笑,都是小孩子,没心没肺的,身处异乡,关系很融洽。

微信图片_20200930202554_看图王_看图王.jpg

钱老大瘦瘦的戴副眼镜,嗓音略显沙哑,很文弱,姑苏才子,记忆力超好,现在还经常写些怀旧文章,唤起大家对大学生活的美好回忆。印象最深的是第一学期都去上课了,他老睡懒觉,结果期末考试高数95分,全班第一,牛B闪闪放光芒!老大属于那种坚信生命在于静止的那类!

图片.png

老大最早买了相机,带大家一起去拍照,得益于老大相机,今天能看到不少当时容貌,留下一段历史。

李翔一开始很瘦弱,在我的带动下一起早晚锻炼,我一入学被认为是身体素质最好的,单杠双杠哑铃天天玩,掰手腕至少那时全班第一!但很快我就掰手腕就掰不过他了,我们晚上总是天天一起锻炼,互不服气,有次冬天,我俩比赛爬天梯,身体一抖跨两格,一连几个回合,回到宿舍才发现,满手鲜血,手上的茧子都磨掉了!被宿舍同学讥笑俩傻帽。

李翔有次锻炼完,感觉身上肌肉也逐渐丰满了,同学也不自觉夸赞几句,李翔很谦虚地说咱宿舍我谁都不怕,就怕老大!老大顿时眉开眼笑,说我这么文弱,有啥可怕的?这家伙一句话老大瞬间石化:我怕一拳打死你,别人一拳没事!

李翔字写得很漂亮,不是一般的好,我们后来不少证件都是系里找他来手写的。

李翔_看图王.jpg

王忠很沉稳,特爱下围棋,业余初段,让我几个子我也下不过他。身体健壮,毕业后竟然一度走上健美之路,获得过广州健美比赛75公斤级亚军,遇到黎明还带话给我说告诉宝联练健美吧!单位财务去取款,让他跟着当保镖,后来改行读了经济学研究生,然后又改行去中国社科院读了博士,现在华南师大教授,复合型人才。

1.jpg

袁精华是老四,刚入学那会,穿了一身白色西装,瘦瘦的,很精干,那时候其实都瘦,我也是。有次他去太原街买衣服,看着不合适转身就要走,被摊主拦住不放,那时候摆地摊的很多是刑满释放的,强买强卖,袁回来讲当时很害怕,尽量提高嗓门争辩,引来很多人围观,大庭广众之下摊主也就作罢,袁顺利脱险。后来毕业去了设计院,干好工作同时,对股票颇有研究,小有所成。

图片.png

老六孙黎明,湖南人,头脑灵活,成绩极好,学什么有模有样,与后面的老七文超一直是本年级学霸,一直霸占的年级前三,结果毕业时候没被保送读研究生,一怒之下与文超执意报清华,被系里劝下考了本系研究生,老师强调你俩成绩好谁到知道,肯定考上,名额有限发挥最大效率,把保研名额让出去吧。后来孙投身陶瓷行业,创业成功,身价不菲。

微信图片_20200930202517_看图王_看图王(1).jpg

微信图片_20200930202459_看图王_看图王.jpg

文超小我两岁,研究生毕业后一直从事科研设计,后又转回到母校工作,做首席专家,前两天回东大,一起吃饭,一起在学校陪我到处转、拍照,给我介绍。入学的第一个节日,应该是国庆,班同学围坐在一起聚餐,表演节目。文超唱了一首大公鸡:喔喔喔,大公鸡......一边转桌子一边唱,屁股一扭一扭的,获得绰号大鸡,一直到现在同学还不喊名字,这家伙很开朗,几次见面觉得与上学时变化甚微。

微信图片_20200930202537_看图王_看图王.jpg


薄鑫是宿舍最小的,贵州人,印象中吃辣很厉害,毕业后没多久南下闯荡,后来做起了培训产业,有声有色。有次从同学处找了他电话,打电话逗他:薄老师,很冒昧慕名给您电话,您的课讲得非常好,哪里能聆听您培训。他不知有诈,与我讲哪里能看到,我忍不住问:闻宝联您认识不?他说是一个寝室同学,我大笑:那你听听我是谁?

图片.png

那时候学校福利很好,每到生日,学校会给每个人一瓶啤酒——当时最好的沈阳黄牌,一份小炒,一份米饭。等到过节,会组织全校聚餐,我当时只能喝半瓶啤酒,直到大学毕业,分配到工厂,百无聊赖,混迹于民工之中,逐渐练到了喝一瓶,最后翻翻到两瓶水平。

班上同学都很有才,有次联欢会,出谜语猜人名。白秀艳制了一谜面,一封信,谜底是李翔(里祥)。徐艳萍制了一个珍珠——袁(圆)精华!李翔制了两个:秧歌队走过来了——罗建明(锣渐明)、秧歌队走过去了——罗生远。

小白_看图王.jpg

罗建明_看图王.jpg


  刘微是女生老大,有次活动报生辰比大小,竟然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后来移民加拿大了。

图片.png

  班上女同胞特点都很鲜明,东北人居多,朴实豪爽中尽显温柔。

图片.png

图片.png

图片.png

毕业后的联系都是靠书信,长途电话很贵,很少打。在工厂里,整体跑车间,灰头土脸,有次下班回寝室,门开着,一个上身白衬衣的身影在屋里,我顿时精神倍增,三两步跑过去,大喊:李翔!进了屋一看不是,瘦瘦的,同寝室室友徐介绍说是他同学李建军,到后来我俩一直是最要好的朋友,一直到现在。

黎明读研即将毕业,南下佛山找工作,途径天津到厂里看我。前几天李翔孩子结婚,利用这机会大家聚到一起,我说起这段他早忘了,还记得那是冬天,那天恰巧别人介绍对象要我去相亲,他脱下他的羊毛衫,告诉我穿上,保暖还显得体面些。

图片.png

大学生活平淡之中也有很多涟漪,我当时成绩很差的,一心想着这下可考上大学了,可不那么卖命了!别人都去上自习,自己也不好意思不去,与李翔、黎明背个书包,拎个暖瓶带着杯子去上晚自习,那时候都这样。总盼望着晚上停电,就名正言顺不去自习,几年大学中,还别说,真赶上一次,一夜没电,我那个兴奋啊!

我大学唯一超过90分的,是体育!我单杠双杠垫上运动都是很不错的,每天五点早起跑步,玩杠上运动,杠上倒立,蛙跳,寒暑不辍,晚上也是如此。去南湖影院蹭电影,街边一窜够着栅栏顶,然后手腕一用力几乎飞身过去,那是大家都很羡慕,那是可以说身轻如燕,不像现在身轻如象了。

班上有个同学,徐,贼懒,总旷课,但这家伙极聪明,打扑克打麻将,一次玩一毛的,一夜赚二十多块,学校里那些老牌手一听是他都避着不玩。平时不上课,每次考试前两三天,把书本拿过来看一遍,考试都过,擦边。自嘲及格之父,超65的都极少。我也差不多,我俩基本包揽了全班倒数几名,我比他好学一点,但到后来竟然有一科没成绩,我明明交了作业,咋没成绩?后来才知道,我抄别人作业,把别人名字也抄上去了,人家俩成绩,我没成绩,乌龙闹大了。

图片.png

班上的女生很团结,大学毕业后小规模搞了几次聚会,特别是老万,远在新疆,每次都利用出差机会或创造机会与大家见面。我去乌鲁木齐培训,还专门请我吃了当地最好的手抓羊肉。

图片.png


2017年吧,班里同学在北京聚会一次,欢聚一堂,都已人到中年。


大学时候,有段身体不好,住了院,没事干天天学围棋,出了院棋艺大增,班上下围棋最好的就是王忠和王鹏,王鹏不是本寝室的,人极聪明,毕业高分考了本系研究生,这很出乎大家意料-因为他那是成绩平平,后来越发显示出能力,事业风生水起!能耐人干啥都能耐!

我那时一度迷上了中医养生,天天看,上课看、自习看,后来又迷上了画画,背个画夹周末去南湖公园写生。去图书馆借美术书刊,天天看书画书,图书管理员后来与我熟了,我每次去借书都说你自己去找吧,这是别人没有的待遇!那时候我对每个时代代表画家、代表作、画风、轶事几乎如数家珍,有次放假,坐大巴车,邻座是个天津美院毕业的,我与他大谈特谈,后来他不说话了,说他其实是学油画的。


教我们中国画的是鲁迅美术学院的教授——余永康,我以前订阅辽宁青年,每期后面都有名画欣赏,都是他写的,我知道他名字。他说画是静止的艺术,不像音乐,听了会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画是要用心去感悟体会的。我那时每周末都去鲁美看画展,五毛钱一张票,到后来也自然免费,与看门的混熟了。

说起学画,还有件乐事。我在宿舍天天临摹素描,一次我们班长方成进来看了一会,挑一堆毛病,我和颜悦色道:看来你挺在行啊!方程赶紧摆手说不不不,我勃然色变:不懂就别瞎逼逼!方成差点跳起来:我靠,赶紧跑

图片.png

一起学画的有何继文,还有些拳脚功夫,字写得好,画也好,有次兴奋的跑来喊我:宝联,过来看!我去他寝室,刚好画了一幅竹子,确实有板有眼。上个月在苏州开会,他和几位师兄弟专门宴请了我。

图片.png

图片.png

席间,jack师兄(我右手边)还问我,你做混凝土?我说是啊!他又问,那你认识刘娟红吗?我说很熟啊,他们两口子我都很熟啊,都是我们研究院的专家呢,他说刘娟红是他高中同班同学,这世界真小啊!

体育分班,我有迷上了气功,那时气功热,严新正火,传说大兴安岭灭火他在北京发功,我半信半疑。教我们气功的是林老师,那时应该五十多岁光景,据说是气功师,我们几个天天在树林里练,与我一起的还有精华。学校里还成立了气功协会,举办活动我也去了,非常虔诚的请教一个副会长——一个低我一届的男生,鼓着两只眼对我循循善诱说要循序渐进,切勿急于求成,现在想那家伙应该是甲亢,反正别的都忘了,就记住两只鼓鼓的眼睛。待后来,教我们气功的林老师竟然癌症仙去了,气功的功效也让我开始狐疑了。

学校一舍食堂很好的,据说曾再全国高校评比获得优秀食堂。食堂里最爱吃的是红烧鸡脖子,六毛钱一份,为了吃到鸡脖子,第四节课常常溜号,有一次给抓住了。食堂的蔬菜都在旁边一个棚里放着,铁栅栏围着,我们常常用铁钩子勾出黄瓜、洋葱类,切了撒上盐做咸菜吃。

每次假期回来,大家都会带上自家特产回来吃,我只能带些苹果,南方同学带了咸鱼、腊肉等熏制品。印象最深的是文超带了咸鱼,洗了又洗,洗净脸盆,用电炉烧,半生不熟还是咸的没法吃。黎明带了猪血丸子,用猪血、豆腐、肥肉做的,切了片蒸熟,很好吃。2017年我去广西挂职,有个浏阳蒸菜馆,经常拿去吃,只要蒸丸子。老板问我为何总不要别的,我说大学同学是湖南邵阳的,每次开学都带,很好吃,多年没吃到了,他说哦,原来有故事!我说是啊,别误会,那可是男同学!

后来出差再回钦州,去找猪血丸子没找到,给老板信息问是不是搬家了,他说已经不干了:来我家吃吧,家里还有几个!很豪爽。

前几天去辽阳参加奥克年会,早走一天到了沈阳,直接到学校附近住下,就是为了再看看母校。

学校边的南湖公园已经开放,供市民锻炼休闲,走在公园小径,回顾当时情景。南湖公园明显小了很多,两边也开发了房地产,那时周边最高建筑是东北电业,好像22层吧,现在早已被周围高层淹没了。

南湖1.jpg

图片.png

南湖2.jpg


正赶上新生开学的军训,一队穿着迷彩服的孩子们,又把我带回了刚入学军训时候。老校区基本还是老样子,只是多了几座新建筑,经常自习的冶金馆、机电馆、建筑馆还是老样子,学校的中心花园还是苍松翠柏,间或看见一两只松鼠窜过。

主楼.jpg

图片.png

建筑.jpg图片.png


孩子们.jpg


3.jpg4.jpg

图片.png

青春流浪的地方如今物是人非,回到母校心情还是很激动,每到一处眼前总回忆起彼时此景,出走半生归来,心中仍似少年!

(特别感谢唐大凡师兄、老万、胡文超等提供了大量图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52260-1252753.html

上一篇:印象西湖
下一篇:蓟州风光

22 武夷山 夏炎 郑永军 李振乾 杨正瓴 王玺智 王安良 黄仁勇 褚海亮 王善勇 张晓良 王汉森 童调生 蔡宁 黄秀清 刘钢 文端智 刘炜 周忠浩 孙颉 王启云 姚伟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0-24 20:5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