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cz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rczeng

博文

返程记:抹不去的武汉印记

已有 1492 次阅读 2020-9-13 08:43 |个人分类:遇见|系统分类:博客资讯| 机场, 武汉, 印记

自武汉爆发疫情以来,我从未如此强烈地感觉到我的身上已经深深地烙上了武汉的印记。武汉本硕七年的求学生涯,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从此,常有梦回武汉的时候。

过去学习生活过的城市都会在你身上留下烙印。因为师承关系,沿袭了传统的学术基因,与母校老师或同学之间建立了更加密切的工作联系。情感和精神都会自然与异乡亲近。或者生活习惯悄然发生了改变;或者语言也会不由自主地嵌入一些标记性的词汇,或带来语调或口音的变化。

湖北省武汉市九省通衢,一直都是我国文化和工业重镇。武汉之大及历史影响在我的老师和父辈中留下了深刻印象。武汉是湖南及湖北周边省份高考考生首选的外省入学高地。武汉离湖南近,学校又多又好。高考后,武汉高校名校进驻湖南高中名校,选拔优秀学生。班主任们非常熟悉武汉各所学校及本校历届考生录取情况。我班及隔壁班同学共有十三位同学同一年考入武汉高校。周末,同学之间串门成为常态,畅谈理想和学习、看露天电影。

对于83、84级的外省籍同学来说,有种绝无仅有的情况赶巧发生了。1984年4月6日国务院发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试行条例》,并且开始颁发第一代居民身份证。武汉市1984年开始办理身份证。那时,外省籍大学生户口在新生报到时都迁入了武汉高校。因此,我们就有了武汉的身份证号。最初发放的身份证信息是用手工填写的。由于人手不够,学校还抽调了部分学生。本人亲自参与了身份证信息编写工作。后来,毕业回湖南工作,我的身份证号派出所并没有变更。也有的外省同学回本省后身份证号发生变更的。

今年下半学期开学两周了。一直想记录一下从湖南返回青岛的故事,因思绪太乱,犹豫至今。回头再看这一段似乎短暂但有重要历史感的过程,或许难以忘却,也值得回味。

临近春节前两天回了一趟湖南老家。原计划停留一周时间。意想不到的疫情令人措手不及。随着疫情越发严重,不得已天天宅在家里。一般来说,为了防止移动硬盘遗失,我出差不会带移动硬盘。因为有过一次移动硬盘失而复得的经历。鉴于此次假期考虑工作需要,把笔记本电脑和数据硬盘都带上了。这个正确的决定使我面对疫情时,能够从容地开展正常的科研和教学工作。也很庆幸年前没有去武汉,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原本计划要路过武汉的,买票前与同学联系过,顺道看看武汉母校的老师和朋友们。

冠状病毒流行彻底地改变了我原本的生活方式。每天早晨起床后先看疫情进展,期待感染人数和死亡人数早日出现拐点。上午新闻直播后至中午可以追看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对于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其农村背景则是我熟悉的和感到亲切的。孙少安、孙少平不屈服于现状,虽勇于奋争,但又为现状所束缚。少安兄弟俩的爱情结局或最终命运让我感到现实的冷酷无情和令人唏嘘。故事说明,个人的命运与国家的命运是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回到当下,我们则是幸运的,我们是我国历史上最好时代的经历者、见证者和建设者。

下午和晚上则从事我的工作,审理稿件,修改学生硕士论文和返修论文。正是这段时间,没有了干扰,可以潜心研究正是这段时间,成为我们课题组论文发表的丰产期。

3月1日是新学期开学日。学校再三通知老师们必须于3月1日前返校。然而,此时正是韩国、日本疫情高发时期,从两国飞往青岛的航班较多。随之而来,青岛流亭机场防疫压力徒增。面对此情况,我也从思想上和行动上做了充分准备。出发前14天每天向学校汇报了行程及健康状况。临行前到小区居委会开具健康证明。因为身份证号码是武汉的,开具证明时,特意告知居委会这段时间没有去过武汉,不属于重点人群。在此之前,学校居委会也统计个人信息,每天汇报个人身体健康。然后联系到长沙黄花机场的专车。

医用口罩的准备则一波三折。武汉封城不久,药店里口罩随即告罄。家人买到了一些非医用口罩。值得点赞的是,2月7日(正月14日)我的一位烟台的王同学及家人从新西兰回国经过韩国,在新西兰和首尔机场买到一批医用口罩。他在朋友圈里准备送给急需的外地同学。                                    

2月10日他将全部口罩由顺丰快寄发出,总共寄出19件约1100只,每人大约有30-70个不等。同学的爱人、女儿女婿全家人都非常支持他给同学邮寄口罩,全家人帮他分拣装箱,衷心希望各位同学及家人都平平安安,希望今后能再去武汉相聚!因为交通管制,顺丰无法承运,我要的几个口罩不能发货。2月14日家人才从本地药店买到几个日本进口口罩。

记得小米给意大利捐赠口罩时,在包装箱上贴了一段古罗马思想家Seneca的名言:We are waves of the same sea, leaves of the same tree, flowers of the same garden。大意为:我们是同一个海洋里的波浪,同一棵树上的叶子,同一个花园里的花朵。这赢得欧洲媒体很多点赞。我的同学也都为王同学及家人的爱心行动点赞。

3月1日出发这天阳光明媚,中午草草地吃过中饭。专车司机早已在小区门口等候。路况比预期好很多,提前2小时到达机场。机场乘客三三两两,没有从前多。紧张的心似乎有所松弛。登机前,早早录入检疫信息。终于到了登机时刻,环顾四周,来到人少的一处地方,匆匆摘下口罩,以极快的速度吃进一个熟鸡蛋,并匆匆喝上一口水。

IMG_20200301_150946.jpg

长沙黄花机场候机厅

本次航班飞机起飞时间晚点10分钟。虽然,新闻里报道说,飞机上隔空座人。登机后发现并非如此,而是满员。所乘坐的波音737-800WL满载额至少162人。登机后心理上的那根弦又绷紧了,不知前方情况如何?

IMG_20200301_185421.jpg

山航航班波音737-800WL

飞机到达流亭机场的预期时间要到晚上八点多。两小时的飞行时间硬是没有喝一口水。飞机到达时间比计划时间竟然提前了14分钟。晚上8点01分到达流亭机场。

飞机在远机位停下,大家有序下了飞机,摆渡车还未到达。寒风呼呼而过,地面有些潮湿和少量积水。尽管在飞机落地后赶快穿上了外套,摆渡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熟悉的出站口似乎与节前大为不同。右手边为湖北籍窗口;左边则为非湖北籍窗口;大厅尽头设置为隔离区。湖北籍窗口几乎没有人。非湖北籍窗口则排着较长的队伍,等候着出示健康信息。作为青岛本地居民,当我出示“4201**”身份信息时,我的身份证立刻被窗口后的一位男士快速拿过去。然后进行登记,当我准备给他解释我并非湖北籍时,并给他健康证明;边收健康证明复印件,边说,“请离我远一点!”。并把我引到湖北籍窗口登记,此时我才意识到从法律意义上已是湖北武汉人。我的到来,因没有注意保持合适的距离,让他产生紧张不安情绪。在青岛流亭机场的这一幕,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IMG_20200301_202758.jpg

青岛流亭机场出站大厅

在湖北籍窗口登记后,旋即被引导到远离出站口的隔离区。只见许多穿着全套白色防护服和佩戴头盔和面罩的工作人员。在不远处,还站着一群从韩国日本来的乘客。他们都带有医用N95口罩,这个场景是我以前在电视上看到的,现在却身临其境。同样地,一丝紧张悄然袭上心头。我没有特别地防护,却被暴露在这特别的环境。

工作人员又拿着我的身份证进行登记和询问。并给我的学校驻地派出所打电话。派出所反馈不知我的情况,我旋即告知学校联系人,通报这边情况。面对如此复杂的情况,我只有耐心等待,克服稍微恐惧的心理。与工作人员攀谈中,了解到那些境外旅客将被专车送到隔离宾馆隔离。在经历漫长的等候后,派出所终于来电。工作人员根据指令,准备放人,不过再次询问我,近期有没有去过武汉。当我回答没有后,工作人员才允许我离开,并问我离开机场的交通工具,需不需要专车。当我正准备从就近的左边门离开,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悄悄地告诉我左边门是准备隔离者离开的通道,而从右前门离开则会安全些。

经过一小时的路程,接近午夜我才回到学校生活区,经过门卫一番登记、测温、杀毒手续,顺利回到家里。按照学校要求,连续在家隔离14天,每天早、中、晚测量体温,每天给学校医院报告体温情况。在此期间,应当谢谢我的同事帮我买菜和倒垃圾。

从长沙黄花机场到青岛流亭机场途中的经历让人思考。人人可能既是“局外人”又可能是“局中人”。凡是政策制定的时候,或许还有意想不到的情况,政策执行者和利益相关者如何正确应对突发情况?回头看来,我国下学期各级学校顺利开学表明防疫政策和措施是很到位和得力有效的。这得益于各级机构严格执行、严防死守,得益于群众自发地对国家防疫的支持和响应。

图片.png

王同学在首尔机场购买的口罩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283-1250313.html

上一篇:[转载]关于公布2019年度山东科技大学科研创新团队支持计划验收结果的通知

9 武夷山 尤明庆 杨正瓴 郑永军 徐义贤 孙颉 李学宽 张鹰 张淑扬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9-19 23:37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