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x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xu

博文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8)-楚简帛书中的亚述印记

已有 2338 次阅读 2020-11-1 09:36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8)-楚简帛书中的亚述印记

徐曦

楚人的宗教、文化、历法、语言、楚系文字乃至民族的性格特点都迥然不同于东亚其他各有其特色的商人、客家()人、百越人、陶唐()人、秦()人和亚摩利周人等,先秦时期关于楚人身世的传世文献主要是周人制作的宣传册《世本》,其它则散见于《左传》、《国语》、《战国策》、《孟子》等书,这些真伪掺杂的记载最后经司马迁的周人族史观过滤而综合于《史记-楚世家》,楚族国史《梼杌》等同其它诸多国族史册则均告“亡轶”,所谓代表楚人说法的仅有屈原《离骚》的开篇一句“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但近数十年来出土的楚简和帛书逐渐将楚人被掩盖的真实历史源头呈现出来,本文将使用契字工具鉴定这些楚国出土文献中所烙印的出身记号,特别由其宗教和天文历法之显著特征确定楚人的亚述源头。

一、国名楚的契字来源

亚述Ashur城邦出现在公元前三千纪中期,如中东地区所有其他民族,亚述人借用苏美尔契字拼写亚述语,自古亚述始其名称Assur通常拼写为asz-szur或a-szur3,契字a=水=毓,asz=一,szur=叟,szur3的象形为𥁕,引申义为壑谷、渠、蠡(即黄蜂,鄭玄注“范,蜂也”,陶朱公化名范蠡乃表黄蜂复仇之意也)等, Assur 的相应汉字表达为一叟、渠、𥁕、溫。《书-禹贡》、《竹书纪年》和《史记-五帝本纪》记载的两河时期的国名“渠廋”即指亚述城邦,战国出现的义渠及之后的谷蠡等族名则可能与609BC新亚述帝国灭亡之后的逃亡部族有关,《楚世家》所载楚君之名熊渠或为伪作拼凑(如《楚世家》中所不见的金文楚公{爫家}、楚公逆、酓仁、酓歬等所证),但其“渠”字之用符合Assur的契字表达。

苏美尔契字sul-sul=速速,甲骨文字“速”(=辵+束)以束为声符(契字sum=束),《馬王堆帛書》“有不楚客三人來”对应王弼本《易》“有不速之客三人來”,可知“楚”和“速”同音通假。最早关于楚的记载出现在甲骨卜辞中,甲骨文字“楚”=林+疋+口,“口”代表邑,“楚”代表速sul人之邑。卜辞有关楚的代表性辞条可见如下两例:

丙寅卜,宾贞,夜楚东擒㞢兕,之日王往…(合集10906)

羔于楚。(合集34220)

从辞条内容看此楚邑离大邑商不远,或为楚丘(今滑县)所在,居民有可能为古亚述时期迁居中原的亚述sul人(见下段{邑州}{辵𨸏}之释),没有迹象表明他们为一政治实体或与后来的楚国有任何关系。之后在周原甲骨文中开始出现关于政治实体楚邦的如下记载:

H11:83 曰今秋楚子来告父後□。

11:4其微、楚厥燎,师氏受燎。

11:14楚伯迄今秋来即于王,其则。

按地理位置此楚子和楚伯应为来自与周国相邻的汉水流域的楚人部族,但没有证据显示他们与“举祷荆王自酓鹿以就武王”《包山246》的楚国王室有关或来自同一部族(见第六节)。从迁移路线看,这些居于汉水流域的亚述人移民东亚的时间应晚于周人,他们沿丝绸之路的河西走廊东向进入陇西后,由于关中平原已被周族占据,因此选择自天水顺古漾水(即西汉水,“漾水出陇西氐道县嶓冢山,东至武都沮县为汉水”《水经》)南下进入当时相对空旷的汉中盆地和汉水流域。

如后来的楚系文字所证,流亡到东亚的这些亚述人的文字能力已基本丧失,必须如周人一样借用商人的文字。关于楚人自称的来源地,1994年出土的新蔡葛陵楚简有如下重要的记载:

“昔我先出自{邑州}{辵𨸏}, 宅兹沮漳, 以选迁处。” 《新蔡-甲三11&24简》

符号{}代表合文,{邑州}易误读为{邑川},契字asz2(=酬)的象形为州,例如契词asz2 dug4=州+言=詶。{辵𨸏}之{𨸏}为楚字“阜”,在金文和楚简(如“歸”字)中均有此表达,{辵𨸏}即是“速sul阜”,因此{邑州}{辵𨸏}指发音为asz2-sul的阜邑,楚人用{邑州}{辵𨸏}两个特别楚字的发音代表楚人的西亚母国亚述Assur,以与东亚的荆楚作区分,此简文也说明楚人在战国时期仍牢记他们的先人出自亚述Assur,这个源头和相关的记载显然在楚亡国之后被掩盖和销毁了。“宅兹沮漳”中的沮水为出于紫柏山的汉水北源,在汉中沔县(今勉县)与沔水(古漾水的沔县段)汇合为汉水,丏为屏障之义,丏、章二字的金文构件分别为万和䇂,而契字gir2=万=䇂,说明沔、漳二字密切相关,再以楚人迁居淅川后又重新命名沮、漳来看,“宅兹沮漳”之漳应指沔水,楚人东迁的路线图也表明其最初定居处就是古汉水中游的汉中盆地,之后由于受到西周帝国的扩张挤压,楚人逐渐顺汉水而下“以选迁处”而至丹淅之会的丹阳(淅川),后又迁都郢而进入长江中游地区。

综合以上讨论,“楚”字最初有可能是商人对早期定居中原的亚述Assur人按其发音sul(=速)所作的称呼,周人继之用“楚”称呼后来定居汉水流域的亚述部族,《楚公逆钟》铭文表明楚人最晚在西周晚期已接受此名并自称为楚。关于荆之名称来源见第三节。

二、{羽能}和太一

楚人代表性的文字{羽能}最先出现在1957年出土的《鄂君启节》铭文中,楚怀王六年323BC发行的这两个车舟通行符节上出现了两处合文{羽能},即“车五十乘,岁{羽能}返”和 屯三舟为舿,五十舿,舿岁{羽能}返”,之后{羽能}又陆续出现于出土的楚简文字中,直到1993年荆门出土的郭店简有载如下:

“淑人君子,其羲{羽能}也”,能为{羽能},然后能为君子,君子慎其独也。《郭简·五行》

由于与馬王堆汉墓帛书《五行》以及传世文献《礼记》、《诗》中“淑人君子,其儀一兮”的对应,而确定以上{羽能}等同于数量“一”。然而楚简中出现更多的是如下“{羽能}祷”一词:

{羽能}祷王孙巢冢豕。《望山M1-119》

{羽能}祷西方全猪豕。《天星观卜筮简》

{羽能}祷於邵王戠牛。《包山200》

{羽能}祷大牢。《新蔡-甲三136》

以上之{羽能}明显为一宗教用字而不简单等同于数量“一”,现以契字解之。

亚述城守护神Assur与城同名,古亚述帝国崛起之后成为国神,不同于苏美尔和其它中东地区众多的拟人神,独具一格的亚述神似乎颇为抽象,至今没有发现古亚述时期的神像或实物标志,直到中亚述时期鹰翼飞轮开始被引入作为表征。鹰翼飞轮或飞碟为中东地区传统的神权和王权表征,凌家滩出土的玉制鹰翼飞轮徽章也许是目前已知最早的相关文物,之后鹰翼飞轮出现在公元前27世纪的古埃及法老Djoser的金字塔浮雕中,此表征最晚在公元前18世纪由古埃及传入黎凡特,在叙利亚邦国的王室滾筒印章中出现了此类图形,并很快扩散到小亚细亚和亚述,至晚出现于约公元前14世纪的米坦尼泥板印戳图案中。亚述王Ashur-bel-kala时期的石碑中出现了鹰翼飞轮所代表的亚述神,公元前13世纪的一个亚述玉质滾筒印章在鹰翼飞轮所代表的亚述神下方还出现了代表力量的展翅狮龙lion-dragon。到了新亚述时期,亚述神的鹰翼飞轮标志又被加入了人形图案,如亚述王羽能護裔二世Ashurnasirpal II著名的尼尼微宫殿浮雕所呈现。

{羽能}之“羽”在楚字中指羽翼或翅,如楚简字“翼”(以異为声符)以及《馬王堆漢帛書-五行》之“差池其羽”,翼翅之发音可能来自亚述语翅的发音iziru,契字ne3=能=狻pirig=駿nisku,发音ne3时为力量和能力之义,发音pirig为“狻麑,如虦貓,食虎豹者”《说文》,郭璞注:“即師子也,出西域。”契字ne3加声符za为az=ne3Xza=熊(兽),发音ug时也有狮之义。{羽能}以“羽”代表在上方的鹰翼飞轮,并与在下方的“能”(狮)组合而成为楚人的亚述神表征,战国《兵避太岁戈》和马王堆帛书《太一避兵图》的太岁和太一拟人图像仍保留有上羽下龙两特征(由于东亚无狮,狮龙神兽遂被误会而蜕变为龙,如契词az-la2=能+勾=笼),楚人继承母国亚述的宗教而将亚述神作为国神崇拜,楚字“羽能”相当于商之“上帝”和周之“天神”。从《郭简-太一生水》看,至晚到战国时期亚述神之名“羽能”已被“太一”所取代,由于商语的能az(亚述语发音为asu)与一asz两字发音相似,“羽能”遂转为“一”的同义表达,在“{羽能}祷”一词中则仍保留有部分“羽能”神之含义。根据“能牙之齐, 终身弗改之矣”《郭简·六德》与“壹与之齐, 终身不改”《礼记-郊特牲》的对应以及《郭简-成之闻之》之“贵而{羽能}纕”,可知战国楚字“能”与“羽能”同发az音并相互通假,“能”字兼有能力和熊兽之义。

楚人的信仰由“羽能”转为“太一”,与新亚述帝国对亚述神的改名似乎遥相呼应,公元前8世纪新亚述征服巴比伦之后开始启用新名an.szar2代表亚述神以作为巴比伦众神之最高神,an=天=上,szar2=浑=混=囫,亚述神的新名为“浑天”,汉字文献中的混沌、浑沦、囫囵都是szar2字的发音词。“太一生水,水反辅太一,是以成天。天反辅太一,是以成地”《郭简-太一生水》,此“太一”与“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列子-天瑞篇》之“浑沦”概念相似同属道家的创世论体系。春秋时期信奉道家的商族遗民多居于淮河流域诸国及相邻的宋、楚等地,楚之拟人神“羽能”为抽象的太一所取代,应与道家在楚地数百年的耕耘传播有关,不过拟人神在楚人心目中留下的深刻印象则难以消除。

三、楚先祖人名

载有楚人先祖三楚先人名的代表性楚简摘选如下:

1举祷楚先老僮、祝融、毓酓各一牂。《包山217》

2 …[祝]融、穴酓,就祷北。《新蔡-零162&254》

3 举祷楚先老僮、祝融、毓酓各二牂。《新蔡-甲三188&197》

4 …老僮、祝融、穴{大能}芳屯一…《新蔡-甲三35》

5 就祷三楚先屯一牂…《新蔡-甲三214》

此三楚先当为《离骚》“昔三后之纯粹兮,固众芳之所在”所指(第四条简文之芳为享之通假,《离骚》此句似有改造之痕)。三楚先的前两位为老僮和祝融无可争议,就第三位而言,穴{大能}、穴酓、毓酓为对同一人物的略有变化的称呼,这可由如下契字分析得到验证。如上节所述,在战国时楚字“能”已不再有狮之义,而另以{大能}代表狮,亚述人的传统是以狮子代表君王,在铭文中常用狮之图形文代替君王之lugal(=大),类似商人在金文中常用动物图形代替相应文字。狮的亚述语发音为umu,契字umun=血=穴有君主之义(从“不窋”之名看似乎周人首先借“穴”字表君主,楚人继之),也即楚人除用“大”表明{大能}为代表君王之狮以与“能/熊”区别之外,还以穴umun为{大能}umu之注音,同时也表君主之义,由此可知《楚帛书》甲篇之“大{大能}雹䖒”即指君王雹䖒。契字pirig3=pirigXud(=狻+日=熊)有明亮之义,为汉字“熊”之来源(徐灝《說文解字注箋》“熊之本義謂火光,西山經曰其光熊熊”),楚简文“一𩥍牡,一{大能}牡”《新蔡-甲一7》等类似简文中之{大能}应为白色或浅色之义。

由穴{大能}、穴酓、毓酓三者之对应,可推测酓应与{大能}、毓相似均为君主之义。酓为酉和今之组合,酉之本义为酒尊,楚人选“酉”以代表Assur=a-szur3之szur3=𥁕,取“今”以代表命、令之义,商字“酓”本为饮酒之义,楚人则借用“酓”字而转其义为楚君,楚王酓鹿、酓章、酓仁、酓歬中的酓”即表楚君之义而本非姓氏。楚王在名号中舍{大能}而另取“酓”之原因应是避“熊”之嫌,这也可从周人在《世本》和《国语》中贬称楚王姓氏为熊得到证实。

如前文27所阐述,此三楚先之祝融即为大洪水之后被拯救人类所纪念的最高祖大衛(=𩫏+行),也许还是“朕皇考曰伯庸”中的伯庸(=𩫏)之来源。老僮之名对应《楚世家》中的卷章(谯周曰“老童即卷章”),契字gur2=卷,契词dub-sar=章事=书,卷章Gur2-sar之名可能来自于商族遗民对始祖Gur-sar傅说(见前文26)的谐音记忆,受商人宗教和文化的影响,楚人以卷章或老僮(楚字老近卷、章近童)为始祖,参考《楚公逆编钟》铭文,这一改宗可能发生在西周之后的春秋时期。至于第三位楚先毓酓(穴酓、穴{大能}),按时间顺序应是楚王在母国亚述的先祖,此人可能是亚述的一位国君(见第六节)。

《史牆盤》銘文“廣𩌻㓝楚”表明西周中期周人已使用“荆楚”称呼楚国,契字geszbun= ki.bi.gar=簋, ki.bi.ni=鉶,《韩非子-十过》载:“臣闻昔者尧有天下,饭於土簋,饮於土鉶。”鉶之金文为㓝,饮之初文为酓,楚王自称酓以表楚君之义,周人不愿顺其称而改以“饮於土鉶”之㓝呼之,这应该就是荆称之由来。如《包山246》简文“祷荆王自酓鹿以庚武王”所示,楚人至晚在战国时期已接受荆之名称。

综上所述,楚人战国三楚先的记载表明《楚世家》之黄帝说为司马谈、司马迁父子所虚构,所谓楚人自述的传世文献只有《离骚》一处“帝高阳之苗裔兮,朕皇考曰伯庸。摄提贞于孟陬兮,惟庚寅吾以降”,此记述不仅与三楚先的记载相抵触,更以其与《楚世家》首句“楚之先祖出自帝颛顼高阳”之一致,反衬出《离骚》文本被改造之痕迹,而夏历月名孟陬之用与楚历(见第五节)之矛盾,更显今人所读的《离骚》绝非屈原之原作。从《楚辞》诸篇只见夏历而无楚历来看,整个《楚辞》文本显然都经过汉帝国在意识形态方面的审查和改造。

以上关于楚人先祖人名的契字解析也表明数家机构目前收藏的来历不明楚简多为后人或今人伪造,限于篇幅不作展开。

四、楚干支

商人天干地支的计数规则严格遵循苏美尔传统的12和60进位制,但干支并未出现在两河时期的文献中,如前文25所述,商人缘白羊时代的开启而选十字羔羊为天干第一的甲,择高阳之赫赫大名乙为天干第二、轩辕大丙为三、成(=丁)唐为四,由此时间线索可知商人的历法干支概念应是发端于离开两河之后的先商印度河时期,成熟定形于早商王城时期(二里头与二里岗均为Eridu=王的谐音拼写)。汉字文献中还载有另一与商干支平行的多音节干支系列,用于黄道12辰和太岁纪年的名称,在《尔雅-释天》中记载如下:

“太岁在甲曰阏逢,在乙曰旃蒙,在丙曰柔兆,在丁曰强圉,在戊曰著雍,在己曰屠维,在庚曰上章,在辛曰重光,在壬曰玄黓,在癸曰昭阳。

太岁在寅曰摄提格,在卯曰单阏,在辰曰执徐,在巳曰大荒落,在午曰敦牂,在未曰协洽,在申曰涒滩,在酉曰作噩,在戌曰阉茂,在亥曰大渊献,在子曰困敦,在丑曰赤奋若。

以上之多音节干支系列显然为非商语(雅言)之外来语,就其出处郭沫若1929年在《释干支》文中率先尝试联与巴比伦天文学,郭文之失错在误认巴比伦作源头。商人独特的黄道12辰和二十八宿天文体系显然是苏美尔和印度河二者天文学综合之结果,这也从另一角度验证了商人从两河到印度河再到黄河的迁移路线。楚人的天文体系基本来自于商天文学的输入,由于楚语不同于中原诸国使用的商语雅言,如下所析楚十二地支名词有其注音拼写的特点:

1.  契字en=戉,苏美尔称木星为帝后风en-lil2=戉+步=歲(商人用“步”表达木星约12年的循环周期),太一与帝后风融合为太岁,buru14=enXkar2(=寅=歲)兼有武器和收割之义,《甘石星经》载:“岁星,他名曰摄提。”中新亚述语(及中新巴比伦语)木星发音为Sagmegar=摄提格(契字me=示=是=默,先秦商语“提”可能发me音);

2.  契字gaz=喀嚓=卯,杀戮之义,古中新亚述语(及古中新巴比伦语)对gaz的发音为daku=单阏(契词da-lu-usz2=弹,“单,大也”《说文》,郭璞注“於,讀曰烏”),卯之亚述语的注音拼写即为单阏;

3.  契字zal=辰,契词ha-za=执,商语“执”发音应已简为za,此项徐字的用法不明;

4.  甲金文巳也作祀的省体,敦的甲金文为𦎫=+羊,“敦牂”即献羊祭祀,“在巳曰大荒落”改作“在巳曰敦牂”,这应是《尔雅》的文本讹变;

5.  午之甲骨文象舂米用的木棒,是杵的初文,lirum=lirum2=协,lirum2象形为一木棒,似有表达众人协力舂米之意,洽与协近义,“在午曰敦牂”应改作“在午曰协洽”;

6.  以排除法可知“在未曰协洽”应改作“在未曰大荒落” 大荒落与未的关联不明;

7.  申字周人用作神,对应楚人亚述神之名涒灘。楚人将定居所在的汉水称为漾水,契词a-sud(=水+永=漾)为亚述Assur的拟音,由于楚字“漾”之发音a-sud为其国名,楚人也称漾水为淢,淢(=洫)的发音当为速,与灘同义均为“疾流也”《说文》。周人因蔑称居于淢水的楚人为堇(熯)而称淢为漢(西周《中甗》铭文“戍漢中州”),古巴比伦的夏语称游牧部落为hanu,与周人所取的拟音词葷粥、獯鬻、薰育(hun-yu应连读为hun-nyu)吻合,周对楚人的称呼如漢、(季)連、(惠)連等以及后来的匈奴之发音也许均与hanu有关。西周占领了漢水中上游之后,淢水之名为漢水所取代,楚人遂以涒灘为亚述神之名称呼银河(楚字灘应发a-sud音,楚金文灘即周金文漢);

8.  酉之商语注音拼写为“作噩”;

9.  契字en=戉=戌, 茂应为戌之讹变,阉发en音,因此戌曰阉茂;

10. 契字lugal=大(指君王),nammu=渊,ur=氏=虍=犬也许讹变为献,大渊献可能指商人先祖君王渊氏(舜)Ur-Nammu,“在亥曰大渊献”则是将商人先祖王亥混同于渊氏(舜);

11. 古中新亚述语(及古中新巴比伦语)称子或长子为kudurru=困敦,因此子之注音拼写为困敦;

12. “赤奋若”也许是丑的商语注音拼写。

综上所析,第1、2和11项均有亚述语或巴比伦语发音之可能,但第7项将亚述语单独锁定。楚人多采用注音拼写商人的干支文字,推测其原因之一是最初为了方便与商族遗民的语言交流。以下分析楚十天干名称之由来:

1. 契字dur=gu2Xkak=颈+甲=阏,kaz8=蜂,推测楚人用阏代表甲,以发kaz8音之逢代表甲之kak音, 而称甲为阏逢(注:商人之甲本为十字羔羊masz,周人改作兵器甲kak);

2. “乙,象春艸木冤曲而出”《说文》,“在乙曰旃蒙”应改作“在乙曰柔兆”;

3. “旃,旗曲柄也”《说文》,楚人以旃解释丙,“在丙曰柔兆”应改作“在丙曰旃蒙”;

4. 丁本义为城,甲金文为一方形,楚人以圉解之,故丁曰强圉;

5. 戊为兵器,楚人将其理解为dur10=釜=斧,著音du, 著雍似为堵壅之谐音;

6. 屠维应为著雍之讹变,天干己之楚语对应已丢失;

7. 庚之金文如鍾之形状,重为鍾之变,“在庚曰上章”应改作“在庚曰重光”;

8. 辛为䇂变化而来,上章即是䇂,“在辛曰重光”应改作“在辛曰上章”;

9. 契字nir=壬, nig2=弋,ni=𢆶,玄、黓应均为注音字;

10. 葵联与昭阳,故癸曰昭阳。

综上所析,楚十天干不涉及亚述语,与十二地支或为不同时期不同作者所作,由于楚十二地支为楚人岁星纪年所必须,产生时间应早于楚十天干。《尔雅》为无关意识形态之训诂字典,然而其楚干支总计22项却有7项发生条文对应差错,另有1项因重复而丢失内容,错损率超过三分之一(《史记-天官书》记载之楚干支谬误更多)。先秦文献经秦毁汉改之变,《尔雅》干支及《离骚》文本仅是冰山一角而已。

五、楚历建正和月名

楚简和帛书中有许多时人不解的楚历月名,直到1975年湖北云梦县睡虎地出土秦简《日书》,其所附的《秦楚月名对照表》可见本节附表,更准确的《楚帛书》和包山楚简所载月名也一并列于表中。附表可见秦历以夏历十月为岁首,这可由夏历十一月“日五夕十一”为冬至所在月得到验证,楚历的岁首月为冬{亦示},这可由简帛中的楚八月等序列月名得到证实,那么楚历岁首冬{亦示}是否就是秦简《日书》所对应的夏历十月呢?有两个可能,一是秦帝国要求楚人改岁首为夏历十月,因此将楚人习惯的正月冬{亦示}强行改为以“日六夕十”标记的夏历十月,其它月份平行移动,楚之八、九、十月序列月名也就不用改动,第二个可能是楚历岁首冬{亦示}就正巧是秦人的岁首夏历十月。《左传-庄公四年》载:“四年春,王三月, 楚武王荆尸授师孑焉以伐随”,这里《左传》使用的是殷历(见《春秋左传注》),所以王三月即夏历二月,也即楚月荆尸,由此可知楚历岁首冬{亦示}乃冬至之月,也即楚人建子正,这个结果从分别代表冬至和夏至的相隔六月的冬{亦示}与夏冬{亦示}也可得到验证。从月名看,夏{尸示}、享月、夏{亦示}三月为楚历夏季。秦简《日书》的记载表明秦人以夏历十月为岁首并保留夏历正月不变,但强制楚人将岁首冬{亦示}从冬至月提前一月,不仅改变了楚人庆祝新年的传统时间,也导致楚月名与季节发生冲突,历法混乱给楚人日常生计和农业生产带来的巨大冲击,很可能为秦人所严重低估,也许是引发楚人大起义的主要导火索。

目前的亚述学研究大致认为古亚述和中亚述使用的月历以冬至月为岁首,直到约1100BC改用以夏历二月为岁首的巴比伦月历,亚述历七月的月名含义不明,其余各月名的汉字对译见附表,这些月名主要是关于宗教和农业。将楚历与之比较,可见楚人保留了以冬至月为岁首的特点,大多的原亚述月名已丢失,但仍有四个月名值得注意。其一为亚述历四月Mahhur ili,亚述语mahhu指附体,mahhu契文表达为lu2.gub.ba=人+立=位,也就是尸位素餐之尸,ili是神,Mahhur ili=尸神,就是有神附体之觋巫,《国语-楚语》载:“民之精爽不携贰者,而又能齐肃衷正,其智能上下比义,其圣能光远宣朗,其明能光照之,其聪能听彻 之,如是,则明神降之,在男曰觋,在女曰巫。是使制神之处位次主,而为之牲器时服。”对应的楚历四月名为荆{尸示},契字me(=主=示)兼有祭司和神主牌位之义,楚字{尸示}就是有“明神降之”之觋巫。

其二,亚述历六月之名Hubur(=濒)为苏美尔文献中亡魂前往阴间地府所渡之界河或奈河,在濒月亚述人可能有类似后来佛教超度亡灵之类的宗教活动,如楚辞《招魂》所描述。Utu-he2-gal2伯箕启(轩辕)视察堤坝意外落水去世之后,如卜辞所示商人形成了河祭的传统,在卜辞中称伯箕启为河(名中he2之发音)并用于黄河的命名。楚国亡国之后,楚人将濒月传统与商族遗民的河祭相结合形成了端午习俗,这个楚历的仲夏濒月传统演化为后来农历的仲夏端午。

其三,亚述历十月之名为月神Suen=巫咸,楚历十月即夏历八月,对应后来的中秋习俗;

其四,亚述历十一月Kuzallu本为牧人之义,其契字拼写为ku-zal-lu = 敉辰,对应楚历月名为爨月,《天官书》索隐引《天官占》云:“辰星一名爨星。”似乎为此关联之残余记号。

从秦简《日书》所记的“冬夕”看,秦人似乎误解楚字{亦示}为夜之义,根据金文、睡虎地秦简和马王堆帛书的“赦”(=亦+攴)字可知“亦”应代表人,{亦示}以“亦”表示此“示”为祭司而与神主牌位作区分,因此冬{亦示}即指冬月祭司,屈{亦示}和遠{亦示}分别指屈氏和薳氏祭司,薳(远)与第四节中的漾(永)的字根同为sud,薳即指亚述,楚字“屈”疑源出尸或觋巫之义,屈氏本世袭官职莫敖,契字ensik=pa.te.si=攴+冒+司=敖,指城邦之君而非lugal君王,商字简化其为“尹”,楚字“敖”本应发煞sa音,后被混同于“游”字而变音,若的湘语和粤语发音为io, 若敖io-sa应就是ensik的亚述语发音iššakku的拟音,莫敖与霄敖均当若敖之讹变。古亚述君主通常以亚述神为王而自称为iššakku若敖,直到中、新亚述时期才正式使用君王称号,这与楚人从“训以若敖、蚡冒,筚路蓝缕,以启山林”到楚武王的称号演变类似(蚡冒应该是周人对若敖的贬称)。世袭若敖的楚国名相鬬㝅於菟之名明显为拟音拼写,鬬㝅应指契词du-gul=止+戈=武,於菟则为契字udul=牧的亚述语发音utullu的拟音(郭璞注“於,讀曰烏”),鬬㝅於菟的商字表达应为武牧。

月份

古亚述月名

Old Assyrian Month Names

《秦楚月名对照表》

《楚帛书》

《包山》

注解

1

Bēlet-ekallim=nin.e2.gal=妇宫

十月楚冬夕,日六夕十

{亦示}

楚历、秦历岁首

2

ša Sarrāti=

十一月楚屈夕日五夕十一

{亦示}

 屈氏祭司

3

ša Kēnātim =

十二月楚援夕日六夕十

{亦示}

 薳氏祭司

4

Mahhur ilī =尸神

正月楚荊尸,日七夕九

{尸示}


5

Ab šarrāni =父大人

二月楚夏{尸示},日八夕八

{尸示}

 楚历孟夏

6

Hubur =

三月楚纺月,日九夕七

享月

纺、芳均通假享。楚历端午

7

Ṣip’um

四月楚七月,日十夕六

{亦示}


8

Qarrātum =sze.kin.kud=

五月楚八月,日十一夕五

八月

楚历孟秋

9

Kanwarta = 熟?

六月楚九月,日十夕六

九月


10

Te’inātum =or Suen=巫咸

七月楚十月,日九夕七

十月

中秋祭月节

11

Kuzallu = ku-zal-lu = 敉辰

八月楚爨月,日八夕八

爨月

《天官书》索隐引《天官占》云:“辰星一名爨星。”

12

Allānātum =

九月楚獻马,日七夕九

獻马

楚历仲冬

 

六、楚国王室的来历

关于楚国王室的来历,除三楚先外简帛有载“举祷荆王自酓鹿以就武王”《包山246》,契词lu-lim=鹿,新亚述时期的碑文里lulim被用来比喻君王,在汉字文献也有类似用法,例如“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史记》,裴駰《集解》引張晏:“以鹿喻帝位也。”酓鹿应该就是君王之义,酓鹿在汉字文献中讹变为熊麗,《墨子-非攻下》载:“昔者楚熊麗始討此睢山之间”,《楚世家》载:“周文王之时,季连之苗裔曰鬻熊。鬻熊子事文王,蚤卒。其子曰熊丽。”如文中所解析,季连为周人对楚人的hanu贬称,鬻熊则是周人对三楚先之一毓酓的通假蔑称,由此可知楚国王室在东亚的首位君主就是酓鹿, 楚人“举祷荆王自酓鹿以就武王”,上至开国君主,下达首个称王的楚武王,这与首位君主之说是吻合的。睢山位于丹阳,若《墨子》的记载准确,酓鹿成为楚君的年代是丹阳时期,也即楚国王室与周原甲骨文中的楚子、楚伯并非同一家族。下面讨论其在母国亚述的可能来源。

本文涉及楚人迁移年代的线索如下:

1.       在商人甲骨卜辞中,居于汉水的楚人没有出现,居于中原的楚人则没有形成政治实体,可能人数不多且分散,公元前19世纪亚摩利人日神一世篡夺亚述政权,古亚述Puzur-Ashur I王朝灭亡之后,流亡各地的亚述人可能有少数最终辗转来到中原,其时间最早是大约公元前1918世纪;

2.       从商人卜辞中关于周国的记载、古巴比伦灭亡年份1659BC、以及姬周的先世记载来看,周人到达东亚的时间大约是公元前1615世纪,从周原甲骨文看,居于汉水的楚人已形成邦国,但如文中分析其移民东亚的时间应晚于周人;

3.       从楚月历与古亚述月历的相关性来看,楚人到达东亚的时间应早于1100BC亚述改历之前,这与周原甲骨的记录吻合;

4.       从亚述神和{羽能}的羽狮标志看,楚人离开亚述的时间应该不早于公元前14世纪

综上所述,楚人最先到达汉水的时间应该在公元前14世纪到12世纪之间,在这个时间段里最可能的时间点是公元前12世纪,一是世纪初亚述帝国陷入十余年因王室倾轧夺位而引发的内乱,二是约1133BC亚述王Ninurta-tukulti-Ashur被其兄弟驱逐,帝国分裂为两块版图之间的内战,之后两兄弟均从史书消失。公元前12世纪可称为青铜文明的崩溃世纪,从两河、黎凡特、小亚细亚到爱琴海、北非、高加索、巴尔干,再到东亚的商国,几乎所有的青铜文明均开始莫名坍塌,大量的城市被暴力摧毁和废弃,伴之以出现大规模的族群迁移现象,相对而言中亚述帝国受到的冲击较小,但上述两次内乱特别是第二次内战其失败方Ninurta-tukulti-Ashur或部属很可能流亡他国。亚述流亡部族在公元前12世纪来到汉水流域,由于首领本身即为原亚述王室成员或贵族将领,还有可能带领部分原亚述成建制的军队,所以很快就在汉中形成邦国。

《路史》曰:“濮、罗、归、越、賨、滇、麋、芈蛮,皆芈分也。”这一说法需要证实,但亚述移民未必仅有一批次,他们在汉水和长江流域应建有诸多小邦国。楚国王室酓鹿家族是否属于商末来到东亚的这一亚述部族,答案并不确定。中亚述帝国其后又发生多次僭位政变,如亚述王Asharid-apal-Ekur1076-1074BC)执政两年即被兄弟继位,其侄子的王位又被叔叔僭夺,Ashur-nirari IV 1019-1013BC)被叔叔夺位,特别是Asharid-apal-Ekur的契字为SAG.KAL-DUMU.UŠ-é.KUR=子宫山,e2-kur=+山,指众神所居之山,楚人若是把宀+山写作穴,则与三楚先最后一位的亚述王穴酓有对应。从鹿名之用与新亚述碑文的对应来看,楚国王室这一支亚述部族在新亚述帝国时期加入楚人聚集的汉水流域,这一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楚国与新亚述帝国之间是否保持交流也值得研究,例如楚人之{羽能}神演化出拟人形象,与新亚述时期亚述神的拟人化遥相呼应,而楚武王的称王和楚国在公元前7世纪的突然快速崛起,与新亚述帝国在公元前9到7世纪的全面扩张又似乎并非简单的巧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1424-1256580.html

上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7)- 甲骨卜辞中的最高祖土与喾及其历史还原
下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9)- 契字及亚述语释读楚帛书和西汉之文献伪造

1 武夷山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17 06:0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