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ixu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xixu

博文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7)- 甲骨卜辞中的最高祖土与喾及其历史还原

已有 1658 次阅读 2020-10-1 11:44 |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歷史

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7)- 甲骨卜辞中的最高祖土与喾及其历史还原

徐曦  

前文9对甲骨卜辞中的先公喾的契字来源略有讨论,由于古亳君主伊配(高辛)在卜辞中被记作“俊辛”或“喾辛”,周人将喾之名冠于高辛作为商人始祖而混淆历史,在《山海经》中喾被改作“帝俊”并与苏美尔的帝仙Enlil风后的身份发生混同,王国维和郭沫若早年对甲骨文“喾”的判读及其与帝俊关联的判断是正确的,喾是商人祭祀最频繁和最隆重的先公之一,但喾并非商人祭祀的最高祖,如本文所阐述,商人卜辞中祭祀的最高祖应为土,前文26有论证商族的起始人物为傅说,那么卜辞中的最高祖土和喾究竟对应历史文献中的何人?本文将根据卜辞、苏美尔文献、并结合汉字文献和圣经尝试予以解答。

一、卜辞和文献中的土

就甲骨卜辞一般而言,列在同一辞条中的先公大致是处于同一历史阶段,例如土、喾、甫(傅说)、光(高阳)、河(轩辕)、羔(皋陶)、羊(傑巫咸)等均为上甲之前居住在两河流域或更早年代的高祖,他们有可能会出现在同一辞条,例如关于高祖土的如下两例卜辞:

癸巳,巫寧土、河、羔。(合集21115)

己亥卜,上甲率尞土豕,且…豕…河豕[羔]…(合集34185)

同一辞条中的人物序列并非总是按时间先后次序,但以上两例中的土、光、河、羔、羊之序列则严格符合先后顺序,也即土为光(高阳)之前的先公。前人曾有误会高祖土为相土,其实虞国君王豪釐(相土)的卜辞名称为“相”(合集22419),关于全体卜辞先公的人名分析将会另有专文阐述。

前文25有介绍光(高阳)之父为A-kur-gal毓阜 ,大阜或大山之子的意思,在汉字文献中被讹传为韓流、乾荒,甲骨卜辞中记作“子山”,其妻则对应写作“女山”(合集30463),毓阜之父容成氏在卜辞中记作“囧”,前文26有介绍容成氏之父为罡,也即卜辞中的企,企之父为商族始祖傅说。由此先公系列可知高祖土应在傅说之先,现有已知的甲骨卜辞中,傅说之前的高祖仅有两位,即土和喾。春秋时期的商人诗歌《商颂·长发》开篇为:

“濬哲维商,长发其祥。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外大国是疆,幅陨既长。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玄王桓拨,受小国是达,受大国是达。率履不越,遂视既发。相土烈烈,海外有截。帝命不违,至于汤齐。 

其追述商族历史的起点为洪水芒芒禹敷下土方”,禹敷下土四方的疆土为远离东亚宋国的“外大国”有如相土烈烈,海外有截”所建立的海外之疆(契词ki-sur-ra==疆)。有娀指古亳辛城的守护仙Nin-gir2-suNin=妇,gir2==䇂,su==赎),在周人伪史中被称作有莘。取“将”字的本义为 “將,猶奉也”《鄭玄箋》,孔穎達疏曰:“以將與享相類,當謂致之於神。 因此 有娀方将,帝立子生商”指受祭拜的有娀帝在古亳立傅说而开始了商族一脉。契词su pesz5=+=,为受膏之义,所以玄王指的是商族的历代受膏之王(《商颂·玄鸟》中的玄鸟指的是古亳的神鸟Anzud=an.im.dugud.meszen=+++===玄鸟,上+=黨,“鳳飛,群鳥從以萬數,故以爲朋黨字”《说文》,黨++=鵬),自小国亳到大国虞UrIII,都能桓拨大治。凡事表率践行而不张扬,功业既有发动就谨慎循视。君王相土功绩烈烈,他当初建立的疆土在远离宋国的海外。先祖们均遵循上帝之命,至于成唐。

由上述可知商人祭拜的最高祖土和喾当与洪水芒芒之时的“禹”相关,特别是“禹敷下土方”将“禹”联系于“土”。卜辞中商人还有许多燎祭“土”的辞条并非指高祖土,如下三例:

其又燎亳土又雨。(合集28108)

其求于亳土。(屯南59)

燎于土方禘。(合集14306)

以上之亳土应该就是《左传》中宋国商人所设立的亳社,也即上三例卜辞中的“土”等同于后起的“社”字,“社,地主也”《说文》,“主”与“示”乃一字之分化,同为契字me,me发音iszib=祝,为祭司之义,发音me时为示或主,有指示、启示之义,其抽象含义英文译作being,指上帝赋予人类和自然界的各种所是、能力、和法则,今人可理解为社会规律、自然法则、科学规律等,商人相信风、雨、雷、雹等自然现象受上帝的主宰和安排调遣,这些自然现象以及山、川、日、四方等自然物的运作与人类的信仰和祈祷有关,祭祀仪式就是表达信仰的一个重要程序。土地是与人类最为密切相关的自然物,所谓“地主”就是土地的滋生能力和运行规律,直接决定土地所赋予居民的生存所需,所以燎祭社土是最重要的宗教仪式之一。商人在卜辞中将最高祖记作“土”,当商人在各居住地燎祭当地的社土之时,似乎也就同时在表达对祖先“土”的纪念之意。由于土为商族文献的最高祖,周人因此以其先祖神“稷”取代“土”或“社”以作为周人的土地神,如同他们以“神”和“天”取代商人之“帝”,“社”与“稷”两个不同的宗教概念混合之后在春秋时期形成如《中山王鼎铭文》和《论语》中的“社稷”之说。

另外需要指出的是,《商颂·长发》后面有提到“武王载旆,有虔秉钺。如火烈烈,则莫我敢曷。苞有三蘖,莫遂莫达。九有有截,韦顾既伐,昆吾夏桀”,如果此《商颂》之文本确为宋国人的原作而没有受到周人或孔子的编辑窜改,那么说明春秋时期的宋国官方已经部分接受周人伪史中的“成唐伐夏桀”之说,这也可以从《叔夷镈铭文》得到证实,不过《长发》中仍然很醒目的把禹与后面的“夏桀”分开,也即禹敷下土方之后商族才开始了玄王桓拨、自小国发展到大国直到成唐的历史,宋国商人在《商颂》中还特意回避了令他们困惑不清的为周人所篡改的唐虞历史,其实只要清楚汉字文献的上古史载均来源于“惟殷先人有典有册”,就可知商人族史文献所高举的“上古四圣”尧、舜、禹、皋陶不可能与商人无关。现在看来,至少在春秋时期,周人所篡改和伪造的《尚书》和《竹书纪年》中的伪史并没有被普遍接受,在淮河流域和宋国的商族遗民中应仍有流传相当数量的一些正史记录,直到秦灭六国一统天下,欲编造秦人的家国史而大规模收缴销毁史册之后(史上另一次大规模的史书清洗和伪造是李世民较为隱藏的家国史重构),周人伪史才借着“孝武初立,卓然罢黜百家,表章六经”和司马迁相配合的《史记》而跃为“正史”。

二、苏美尔文献中的土和喾

现存最早的苏美尔大洪水记录为誊写于公元前17世纪的古巴比伦时期的契文文献《洪氾》The Flood story(商人《尚书》中关于大洪水记录的《洪范》一篇为周人所删除,篇名则被挪用于毫无关系的箕子言论),现摘选其中第三章“禹”被上帝警告大洪水灾难的部分语句,用汉字对译如下:

18.zi-ud-su3-ra2 da-bi gub-ba jic mu-[un-tuku] 颛旁彼立之耳则或𦔻/颛站在一旁听。

21.na de5-ga-ju10 jizzal [he2-em-ci-ak] 诰吾,聖其焉见㞢。/“希望你有智慧明白我的警告。

22.DAG-me-a a-ma-ru ugu kab dug4-[ga…] ba-ur3[…]“毁示之洪氾冲被除…/“毁坏之处洪水所冲被除

23.numun nam-lu2-ulu3 ha-lam-e-de3 [nam-bi ba-tar]种隹仁害得难彼被占。/“人类被弃,大难已定。

24.di-til-la inim pu-uh2-ru-[um-ma-ka cu gi4-gi4 nu-jal2]“判决言戚之,反不启。/“众帝的判决不能收回。

25.inim dug4-ga an den-[lil2-la2-ka] [cu bal-e nu-zu]言语之上帝后风之爰不知。/后风帝的话不能更改。

26.nam-lugal-bi bal-bi /ba\-[bur12 e-ne cag4 kuc2-u3-de3]“隹大人彼,传彼被破庶,心醒悟得。”/“那些君王政权等到醒悟时就都灭亡了。”

以上人名Zi-ud-su3-ra2=气日长之,前文10已略有讨论,甲骨文“耑”为“之”和倒立的“长”的组合,也就是“端”的初文,综合来看“气日长之”可缩写为“颛”, “颛顼”一词在发音上与Ziusudra接近。由于契字su3的字体结构接近musz=szer10==蛇,周人因此故意将人名Ziusudra贬写为“禹”,并将“颛顼”张冠李戴为古亳君主宫上适(高阳)之名。由于契词zi szag4=+=息,su3-la=壤,周人进而由人名Zi-ud-su3-ra2伪造出“息壤”神话。

大颛之名最早出现在誊写于公元前三千纪中期的苏美尔文献《陵诰》Instructions of Shuruppak,箴言性质的《陵诰》因此也被称为人类最古老的文学著作,《陵诰》在如下语句中列出了颛的父亲和祖父之名:

6 curuppagki-e dumu-ni-ra na na-mu-un-ri-ri 陵迺,子厥于,则或诰诰

7 curuppagki dumu ubara-tu-tu-ke4 陵,子衛之,迺,

8 zi-ud-su3-ra2 dumu-ni-ra na na-mu-un-ri-ri 顓,子厥于,则或诰诰

契字curuppag=su.kur.ru=++=陵,甲金文“六”同“入”,《说文》曰:“夌,越也,从夊、从𡴆𡴆,高也,一曰:夌𢕌也。,《廣韻》陵下云:“犯也,侮也,侵也。” 由于“夌”包含有“ 臚”之义,周人发明的“夌𢕌”一词本义为虐杀之酷刑(金文的周𢕌王为后世儒者伪饰为“周夷王”),儒家将其生硬地曲解伪饰为“百仞之山,任负车登焉,何则?陵迟故”《荀子·宥坐篇》,五代之《辽律》公开将酷刑“凌迟”列入法律算是将此词恢复周人之本义。

大颛(禹)的父亲之名curuppag=陵当与汉字文献中的伯陵有关,《左传》载:“昔爽鸠氏始居此地,季荝因之。有逄伯陵因之,蒲姑氏因之,而后太公因之。” 甲骨文的 “逄”和“陵”字形相似、字义相近,先祖人名“逄伯陵”当在蒲姑的商族遗民中曾有所流传,在《山海经》中伯陵则被周人窜改作炎帝之孙。目前的甲骨卜辞中没有发现伯陵的对应名称,应该有两个原因,一是目前收集的出土甲骨卜辞本身不完整;二是商人对伯陵祭祀的次数和隆重程度很可能远远低于大颛和土。

大颛(禹)的祖父名中的契字ubara=ezenXkaskal, ezen=𩫏=墉,商《𩫏南鼎》中的金文“𩫏”基本还保留契字ezen的原形,kaskal=(甲金文的“行”仍保留契字原形)ubara= ezenXkaskal=𩫏+=衛,契字tu==土(例如Mar-tu=西土=西苗),人名ubara-tu-tu=衛土土,WB-444苏美尔列王表中,此人名写作ubara-tu3-tu3=𩫏+++=衛,两者比较,后者当为正确拼写,前者则为通假拼写,此君王之名即为大衛,由于名字中的tu-tu发音,商人在卜辞中将最高祖大衛记作“土”。也许与经典文献《洪氾》和《陵诰》中都有出现的关键字“诰”有关,商人在卜辞中将大颛(禹)记作“喾”以表示铭记不忘,另外需要注意到的是“颛”字中的“页”象形为放大头部的人形,与甲骨文的“喾”字相近。

金文的“融”字为𩫏和上下两“虫”的组合,根据周人将颛改作禹、飞廉改作蜚廉、以及捏造人名仲虺的习性特点,此两“虫”当为两“土”之窜改,“融”即为“衛”字的变体,东汉时的《潜夫论》记载“帝喾师祝融”,仍然保留有《陵诰》中祖传教导箴言的痕迹,“祝融”作为上古君王应该还保持在一些商族遗民的记忆之中,例如《庄子》所载“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陆氏、骊畜氏、轩辕氏、赫胥氏、尊卢氏、祝融氏、伏羲氏、神农氏,当是时也,民结绳而用之”,只是这些君王的相对先后次序已经发生混乱(参见前文17)。《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颛顼生老童,老童生祝融”,若把顺序倒过来,以老童为伯陵,则与苏美尔文献的记载吻合。

对应于大衛(土)、伯陵、大颛(喾)三代人名,《旧约》中的三代人名为玛土撒拉、拉麦、挪亚,而玛土撒拉之父“以诺与上帝同行,上帝把他接去《旧约·创世纪》,玛土撒拉可看作被拯救的大洪水之后人类的最高祖,这与商人的卜辞记载吻合。

、小结

根据当地的考古断层,有苏美尔学者将大洪水的年代设定为2900BC左右,在这个时期两河也许发生过大规模的洪水,但就所能想象的任何河流爆发的洪水规模,是远远达不到圣经所记载的那种对人类能够大规模毁灭的程度的,2900BC之后苏美尔文明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彻底中断或倒退的情况。实际情况应是大约在公元前六千纪左右,人类文明高度集中的另外一处被短时间迅速上涨的大洪水所彻底摧毁,为上帝所拯救的大颛(喾)带领幸存者将保留下来的文明火种带到了两河流域下游平原,从文明继承的意义上,今天地球上的全人类都应该尊拜衛(土)、伯陵、大颛(喾)为先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1424-1252852.html

上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6)- 商族始祖傅说的历史还原
下一篇:汉字与苏美尔文字相关的一些字例(28)-楚简帛书中的亚述印记

4 杜占池 武夷山 尤明庆 李焰东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04:4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