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我也来晒晒我的2013年 精选

已有 10551 次阅读 2013-12-14 23:14 |个人分类:人生|系统分类:人物纪事

看到了曹聪老师的“吐槽2013年”的博文(http://blog.sciencenet.cn/blog-45671-749510.html)。哈哈,我也有“晒晒”(现在年轻人的网络词语)2013年的工作结果和体会的想法。还没能赶出来。曹老师“拔得头筹”。自己有自知之明,也自知自明,肯定算不上“牛”、“虎”级别的。但自己觉得尽力了,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所以呢,也不怕献丑。写出来,晒出来,也算是“照镜子”,“正衣冠”。是为了督促自己,2014年需要更加努力。希望有一些更大的进步。

 

最“开心的”事

“后院”很稳定。Lisa很支持我的工作。总是她常常在我耳边唠叨:这个工作做完没有?那篇文章发出来没有?我希望你。。。。四年没有在家过圣诞节,她也没有“表面”的抱怨(她是个有话就放在嘴上的人)。想想当年博士论文还没做完更谈不上准备答辩,硬是在她的强力要求下提了我的第一个工作申请,并得到了第一个面试,拿到了第一个offer,拼了三个月完成了论文实验和答辩,去上任第一份助理教授的工作。真要感谢她这么逼我。儿子2011年大学毕业,工作两年后今年跳槽,找到他更喜欢、报酬更高的工作。女儿今年大学也毕业了,临时决定不去读医学院,也去工作了。21岁,起薪是我当年开始做助理教授的offer200%。两个小孩让我这个正教授感到汗颜(从工资角度)。看到自己的下一代比自己更强,非常开心。看来我这做父亲的,还算合格。全家都很支持我在国内做些工作,不能指望他们回来,没有后顾之忧。心里也就没有忧虑了。我要感恩啊,有个和睦的家庭!

 

最有“成就感”的工作和“最遗憾的”事

通过2013年一年的准备,我创刊并任主编的HorticultureResearch(园艺研究)将于2013年年底提前完成上线工作。详细信息见另一篇博文Horticulture Research杂志将于20141月正式出版)。非常感谢南京农业大学领导的全力和放手支持,特别是丁艳峰副校长,董伟春校长助理,科研院朱世桂处长和人事处李友生处长,以及园艺院院长侯喜林教授和美国康涅狄格大学的李义教授。感谢第一批上线文章的作者(BMC Genomics Section Editor,意大利的Dan Sargent研究员,佛罗里达大学园艺系的系主任Kevin Folta教授, 内华达大学前国际葡萄基因组项目(IPPG)执委会主席Grant Cramer教授和南京农大的育志芳教授)。也感谢我的助手尹欢做了很多日常工作(还在读硕士),让我少操了不少心。当然得感谢自然杂志出版社和他们的工作人员(特别是Judy Bai经理)的全力支持。在目前open access杂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时,能够邀请到这些“名人”投稿,看来很多年的人脉和友情还是派上用场了!但照样要经过peer

review。 我希望把这个杂志做成领域内(最)有影响的杂志,对于影响因子,顺其自然,该多少就多少。关于杂志,在这里,也要乘机宣传一下(www.nature.com/hortres)。还希望大家多支持!嘿嘿!

相伴的“最遗憾的事”是今年申请“提升学术期刊国际影响力”的新刊创刊项目没有成功。获奖的新刊都是已有国际刊号多年,但没有国内刊号(CN号)的杂志。我在答辩时说:“因为我们的刊还没出来,现在给我们个CN号,这个杂志就是真正的国内的新刊了,而不是在国外先生下来(先有国际刊号),然后再补国内准生证(国内刊号)。”,还是没有成功。只好明年再申请了(如果还有该项目的话),到那时,我们也变成了先在国外出生的小孩,再补准生证了。也变成被“领养”的儿子或女儿了。

 

最急,又“急不起来”的事:项目和论文

国内外项目进展缓慢,所好国内实验室经费还能支撑两年。美国的实验室在做教授23年来第一次出现了经费断裂。最近刚刚辞退了博后和technician。还剩半个实验助理了。唉!做了23年教授,还是第一次。有些伤感!一是大气候,二是这几年也没太努力,三是其他工作的压力太大,且不太顺,消耗太多精力,算是有得有失。四是看来年纪大了,跟不上了。或许是自然规律吧。不论怎样,明年得加油!

论文方面进展也不太顺。发出来四篇(国内和国外各两篇),被接受的两篇,在审稿后修改中三篇,在审中一篇,在准备中x篇(国外三篇,国内3-5篇)。本来有几篇是可以在今年发出来的,拖拖拉拉就误了。虽然都是实实在在的工作,但还是不太满意,还没有自己觉得“earth-shaking”的研究成果。觉得自己“逼”学生不够。新来的两个助手看来很给力,但愿2014年有所突破。

美国的一个专利被批准了,某世界最大的生物技术公司之一正在试验中,拿到了第一笔专利费。离上次专利申请和转让已有10多年了,终于又有了突破。

被邀请做了Critical Reviewin Plant Sciences的专刊主编(这是第二次)。由于个别稿件的质量问题,前前后后折腾近一年,终于在11月交付,但要到2014年才能出版。

 

最“自豪的”奖

今年得到的最自豪的奖是我的实验室学生在教师节发给我的“宇宙最佳导师奖”(也是我在国内得到的唯一的一个“奖”,很惭愧还没做出可以获省部级和国家级奖的成果,大家别笑话我啊)。关于这个奖的来龙去脉在我的人人日志里都记录了(http://blog.renren.com/blog/358648967/913253805?bfrom=01020110200),视频也在优酷网上可以看到(http://share.renren.com/share/358648967/16374944562?from=0101090202&shfrom=010301002)。这是他们自己策划的给我的一个惊喜。荣誉证书上是这样写的:【鉴于程宗明教授对于快乐果农的精心栽培和辛勤付出,快乐果农们特授予“宇宙最佳导师奖”!特此奖励,以资鼓励!】--快乐果农委员会(注:我称我们是“快乐果农”,我们实验室自称为“快乐果农之家”)。进门时,大家手举的“程-----了,我----你”,着实让我很感动,回国(部分)回国工作的辛苦就全都烟消云散了!什么叫骄傲和自豪,那时的感觉就是!发奖后,我还被要求发表“感言”。结束后,我们一起吃了中秋月饼,我还和学生在他们的自习室“惯了蛋”(“惯蛋”是风靡江苏的一种扑克游戏,就像“升级”、“拱猪”和“斗地主”一样,据说是由苏北一个地方在街上卖茶叶蛋还是卖鸡蛋的四个人发明的没有具体“参考文献”)。

我在美国一共得过两个奖。一个是在北达科他州立大学工作10年后于2000年得到的“Forest Educator Award”。第二个是在园艺领域做了22faculty后于2012年得到的园艺学会会士(Fellow American Society for Horticultural Science)。奖励是什么呢?各木头牌子一块!还有一个咖啡杯(我用了13年了!)。但这个奖对我来说更有意义,因为它是学生(“下级”)颁给老师(“上级”)的。但三个奖的共同点是:不是自己申请的,是由同事和学生提名和推荐的(第一个和第三个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领的)。没有花2300万,连2.3元也没有。

 

最“耻辱的”事:受到极大侮辱时没有抗争

   今年我参与了江苏省创新团队项目的申请(主持人是另一位在植物生物技术领域负有盛名的专家-一点都不吹牛)。我们的项目是园艺植物的育种和创新,采用“用转基因的手段生产非转基因的产品”和“用非转基因的手段达到转基因的效果”,并提出“第三代育种技术”的概念。结果答辩时受到了专家组组长的一个人的质疑:“你们的文章是发在Nature还是Science上?影响因子是多少?”“谁已经证明了该理论和概念?”“有没有国内专利?”无论我们的答辩人怎么耐心和平和地陈述,他又回到“发过Nature, Science 文章没有?谁能证明?影响因子是多少”上面来。其他专家组成员连问问题的机会都没有。我们目标是做育种和生物技术,出品种,而不是发SCN论文,而且有国外专利和植物生物技术领域内高端杂志的文章以及接近发表的品种图片为证。反正他就是不信!“你们从国外回来‘招摇’的、‘撞骗’的,我看得多了”(原话)。我们都快气疯了!谁“招摇、谁“撞骗”,你要有能力甄别啊!后来打听到这位专家是河海大学的某某院士,是做河海和水利工程方面的“专家”。按照他在河海大学(本、硕和博士)学习的年代,应该是连基本的植物学都没学过,应该毫无能力判断我们的项目是否在植物(园艺植物)育种领域是否“创新”。该院士自己也没有什么高IF的文章(我去他的网站查过),他是做水利工程的,却口口声声“Nature”, “影响因子”,“创新点在哪里”。我们非常后悔没有当场和他理论!算他幸运,答辩时间到了,就结束了。如果再有一分钟,我们就要和他吵起来了!当时是实在忍受不了了!!从来没有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我们正在通过正常渠道向江苏省反应这些情况:希望项目评审时由真正的专家来评审,而不是由那些在其他领域的专家来判断。

 

最“拖拉的”事

办公室外的橱窗内的内容两年没有更新了--终于在最近会更新。我自己有个橱窗,我叫它“自留地”。会把人人日志啊,某些科技新闻啊,什么的,放在里面。但一晃两年了,人人日志写了不少,最近又写了些科学网博客,但还是没有“翻耕”我的自留地,应该不是想“休耕”或是“免耕”,而是荒了没有耕。很惭愧,还想“做大事”呢,这点小事都拖了两年了!下不为例!

二是开通科学网博客。几年前知道科学网,更听说新浪微博。今年终于开通了科学网账户,算是把这儿当个“家”。但是发现科学网有点“鸦片”的味道,有些让我上瘾。也挺花时间的(特别是写博客,写中文还是不太习惯)。有些人说我“不务正业”,反正“我认为是”就行了。

三是好几年都想把一年的工作总结拿出来晒晒。说得不好听点,就是让人来说三道四。虽然知道晒晒是件好事,让大家批评和指正,也可以督促自己。总觉得没这个“勇气”(虽然自己私下里也总结,工作单位--美国的和中国的--也总结),但还没有敢拿出来晒晒。这次也是受曹老师勇气的鼓励。到了这把年纪,有这个勇气,我给自己“赞”一个吧,嘿嘿。

祝大家新年快乐!身体健康!

祝各位科学网网友的科研(无论是最前沿的基础研究还是最现实的应用研究)取得实实在在的,无论是易量化的还是难量化的,但确实是自己感到自豪的,问心无“假”的,进展和成果。通过这些工作来促进我国(和人类)科学和技术的大大小小的突破,以及学术环境和氛围的改善。从我做起,从我的周边做起,让我们的生活、让我们的社会更美好。让我们对来年更期待!

最后透露一下我明年的“中国小梦”(既然是梦,就有可能实现不了,但梦还是要做的,特别是好梦):1)希望国内雾霾变得少一点,轻一点,2)学术界渐进的不再惟SCI,更多按工作位置的职责成绩和成就论英雄。成果也可以拿出来晒晒嘛,无论是国家级奖项得奖后的申报书(农业方面的应该不会有什么国家机密吧?),还是原创性论文。

还有一个小保证:明年年底前争取再晒晒我的2014年,如果我对科学网还没有太失望的话。


程宗明,2013年12月14日,南京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749847.html

上一篇:SCI=Stupid Chinese Idea吗?
下一篇:有人要为我“晋升提供帮助”,真是感激涕零!

66 曹聪 王德华 王晓明 石磊 罗汉江 李伟钢 张亮生 陈儒军 苏金亚 吕洪波 房婉萍 林中祥 武夷山 戴德昌 刘全慧 王水 张德元 蒋功成 曹建军 宁利中 李永丹 任胜利 杨金波 周素勤 刘士勇 徐绍辉 孔梅 强涛 李鹤平 曹凯 王峻晔 杨雪清 李宇斌 陈飞 邢志忠 刘淼 赵帅飞 庄世宇 李天成 傅金城 李浩然 任国玉 杨连新 赵广 常欢 刘波 刘超 蒋敏强 王春艳 许改霞 唐常杰 杨昆 蔡小宁 韩枫 施玉梅 严少华 liguoshuai dating xchen cly85 zhouguanghui hitlby fedric louiexp suton chtang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7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1-19 20: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