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期刊主编如何“不唯论文”? 精选

已有 6093 次阅读 2019-1-22 12:40 |个人分类:杂志|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进入2019年,生物学方面人气最旺的会议之一,植物和动物基因组会(PAG),于1月12-16号在圣地亚哥召开,还是和往常一样吸引很多人参会,3000多人。但今年的遗憾和“笑柄”是美国农业部的科学家不能来做报告, 也不能来参会!他们被美国总统命令在家“休耕(Furlough)”,不知道他们的注册费能不能返回给他们?

说正经的。会议期间,有幸和美国科学院朱健康院士,Molecular Plant执行主编崔晓峰老师,UCSD赵云德教授 (即将出版的aBiotech主编),康涅狄克大学李义教授(几个刊的副主编),美国能源部橡树岭杨孝汉研究员(未来主编?)一起聚会。

餐后,一定要发扬南农(和江苏)的传统,饭后一定要掼蛋(一种打牌打法),不然就感觉“等于没吃饭”(赵老师因为要准备第二天的小型研讨会,没有参加)。边掼蛋,边聊学术和中美“科研生态”。朱老师讲到国内“唯论文”泛滥,给我和崔老师(作为期刊主编)提出一个尖锐问题:你们作为主编,如何才能“不唯论文”?

嗯?我倒是先楞了一下!作为期刊主编,最重要的工作就是为自己主编的期刊选最优秀的论文。我们如何才能做到“不唯论文”?

继续讨论,“不唯论文”的核心是什么?这里面有两个问题,一是科研人员“如何才能避免做为了发论文而做的研究”,二是作为期刊主编,“如何去选择和发表论文”?

有三点点我们都有共识:一是论文是非常重要的,论文也是必须的!不然怎么体现科学家的科研成果和国家科技水平以及竞争力?所以关键是做怎样的研究?如何去做创新研究?如何从产业和大自然发现问题,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案和揭示自然的规律?不是为了发论文,拿科研后补助去做研究。

二是培养研究生做研究和写论文非常需要,要有一定强制。不然学生如何才能得到系统和严谨训练?关键还是要融入和围绕“做怎样的研究”的核心。不是为了“混毕业”而写论文。

三是“唯论文”的问题根源是国内的科研评价体制,这个指挥棒指向哪里,科研人员和研究生们就会打到哪里。我说,你看国内的国家重点实验室展板,某校、院/系的年终终结,各种宣传材料、介绍,科学家的网页的主页展示,哪一个不是把高水平论文列在最显眼的地方?一是说明论文的重要性,二是“国情使然”,作为普通科学家,我们都无解。

作为主编,怎样才能在这个“唯论文”环境下做点什么,帮助杀住“唯论文”之风?或者至少不要推波助澜?对于学科领头期刊这似乎比较好做。对一些没有“价值”或“低价值”或“不赶时髦”的稿件,拒稿就是了。但这种随大流的决定比较容易。但是,很多有研究的价值,特别是“不赶时髦”的论文,其价值并不一定马上就能被认识到,或者在短时间内能体现出来。高琨和Donna Strickland的诺奖研究也是几十年之后才体现其价值。为什么当年顶尖期刊没有发表?为什么没有投顶尖(或者说高IF)期刊?这是很值得深思的问题。作为主编,如何去甄别这些论文的价值,其实是最难的!是我们的一大挑战!其实大家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些论文的价值?这些论文当初是不是也是“唯论文”的研究论文?

去年秋天,我处理了一篇Horticulture Research的投稿。 我认为研究的问题是产业中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但三个副主编不愿接,觉得不熟悉该研究。但最后只好我自己处理,找了4轮审稿人,没有一个愿意审稿!再到WoS里搜文献,居然这方面的研究从1960代后极少研究!最后,我必须自己做审稿人,请人帮忙做语言润色,自己从头到尾把关。估计这种文章的引用也会很够呛,但我认为有价值,值得发。当然不能“唯引用”而判断论文的价值。从期刊主编角度看,这算不算“不唯论文”呢?

崔老师的Molecular Plant也是一直在尝试一些“非常规”的论文形式和审稿模式。如何处理这些“特别”的文章,我们大家在激烈的掼蛋过程中,进行了“大脑风暴”。

程宗明,2019年1月15日 加州圣地亚哥初稿,1月21日 Louisville,TN完稿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1158471.html

上一篇:Horticulture Research(园艺研究)五岁了,又有个小弟弟了!
下一篇:猪年赶早,天道酬勤

31 蔡小宁 夏力钢 汤茂林 武夷山 周春雷 周健 栗茂腾 王代平 王安良 刘立 黄永义 崔锦华 Editage意得辑 黄仁勇 王从彦 高友鹤 李由 靳强 檀成龙 赵克勤 胡泽春 沈律 黄秀清 徐耀 李万春 杨金波 徐绍辉 李雄 蒋永华 孙颉 杨洪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3 16: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