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MCheng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ZMCheng

博文

改革开放40年:国外华人学者的“得到”、“失去”与“纠结”

已有 2623 次阅读 2018-12-31 23:08 |个人分类:人生|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作为这个大变革时代的随行人(或见证者),在这40年的年末,总有一种“使命感”,似乎一定要写点什么纪念一下,才能让这一年滑过去,这个元旦才能过好,2018年才算没有遗憾。写点什么,却成为一个大难题。从大处写,这类的文章已是铺天盖地,我也没有这个资源和精力。从个人角度写,又似乎很渺小。家人、朋友、同事在各种场所发表过无数感想,好像也没有什么意思。但不论怎样,别人写的,总不是自己的完整感受和记录。快到年末了,又不想扫全家度假的乐趣,我想只能开个头,或者写个序,或者写个“摘要”,明年慢慢写,细细说。

这些天一直在想,我们这一批早年出国留学的人,特别是留在美国的这批人,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错过了什么?纠结着什么?当然看你站在什么角度,想过什么样的日子,你的梦想是什么,什么是你的核心关切,都会有不同的结论。

在美国的华人常常在议论这个话题,每个人的情形都不一样。我觉得:

我们在开革开放早期来到美国(我是1985年来的),算是幸运的,是最早见证美国的科技文化和经济的发达程度,那种震撼一直印在脑海中,不时拿出来比比说说,特别是和当下中国比比说说。算是“得到的”。

我们最早的一批人留在了国外,特别是美国,8x8的原因我们这代人都知道,快30年了,这一代人在美国“奋斗了30年”,有所获,有所得。得到的,即失去的,失去的,即得到的。好坏无法评说。毫无疑问,留下的在学术科技界很多都大有作为,但失去了,错过了参与中国大变革的大时代。尽管很多人都为中国的同行学者提供了一些帮助,如很早年的时候copy一些文献寄到国内,回到国内做个学术报告,等等,都是微不足道。算是“失去的”,“错过的”。

后来我们当上faculty(助理教授、副教授和正教授的总称)(我是1990年开始的),接受了很多来自中国的研究生和访问学者,这个过程延续了30年,现在仍在延续,估计还要持续10-20年。这大概算是我们的间接参与吧。算是把“失去的”和“错过的”补了一些。

“纠结的”仍然在纠结。想回去的回不去了,回去还能干什么?以前还觉得有点“用武之地”,现在感觉就是已经被“淘汰了”,或是即将“被淘汰了”。

当然最纠结的还是在美中,或者中美,在全方位竞争或可能打冷战的未来几十年,我们能做什么?我们是希望两国和平竞争,大家越来越好,不要陷入零和游戏。但我们几乎不能做什么。MIT的华人教授黄亚生,写道:“中美关系:母亲和丈母娘吵架,我该怎么办?”。我想我们还是想做“和事佬”,为双方的和平做点小事。

这是2018年最后一博。祝大家2019年事事如意!

程宗明,2018年12月31日星期一,San Jose,Costa Ric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40979-1154649.html

上一篇:2018年“全面出击”的一年,自我满意!
下一篇:2019年第一博:加勇气、平心态、添热情

22 蔡小宁 李明阳 黄仁勇 夏香根 王立新 檀成龙 江克柱 徐志刚 张学文 韩玉芬 汤茂林 孟佳 梁洪泽 王安良 刘山亮 李由 鲍海飞 陈志飞 杨顺楷 黄秀清 王晓明 杨洪强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2-22 12:0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