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66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美国华人史,美国人文,美国城市规划

博文

“狂野西部”最传奇中国城-SD枯木镇

已有 1144 次阅读 2019-5-9 07:34 |个人分类:美国华人历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枯木镇中国城, 南达科他州华人, 黑山淘金华人

庆祝华工参与修建美国第一条横贯大陆铁路完工150周年!

goldenspike-header.jpg


我们的历史,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

西部华人的拓进,没有因为1869年大陆铁路峻工而止步;

他们继续前行,终于走至极限-到了无法无天的“狂野西部”,并创建了一座充满传奇色彩的“中国城”。


在美国蛮荒大草原的西部旷野地区、南达科他州的西部、靠近怀俄明州的边境处,有一片曾经是土著拉科他人居住和朝圣之地、名为“黑山”(Black Hills)的山地区域。黑山地区北部有一座千余人的传奇小镇,叫做“枯木”镇。

枯木小镇所处的位置,是在南达科他州与怀俄明州交界处,两座山之间的一个通道,大约有300来米的宽度。早期定居者在附近的山谷中发现大量死去的树木,因而取名Deadwood-枯木(又译作“戴德伍徳”或“死树”)镇。这个充满杀机的名字,注定了它日后的狂野传奇。

在一个半世纪前,因为黑山地区发现金矿而吸引大批淘金者到来。枯木镇的地理便利,曾是当时淘金者聚集的一个臭名昭著的“法外”之地。根据历史记载和近年的发掘,在1870年代中期至1910年代的三、四十年间,枯木镇曾经有一个充满传奇色彩的“中国城”。

deadwood-sd-4615700.jpg

1870年代,位于美国“狂野西部”地带的黑山地区,还处在美洲土著“拉科他人”的管辖之下。然而,这一切随着1874年南达科他西部“法国溪”附近发现金矿而彻底改变。1875年至1876年,大批淘金者和投机商人蜂拥而至,席卷黑山地区。他们无视拉科他人的土地主权,在那里硬生生地建立了一个全新的,“无法无天”的淘金阵地-这就是枯木镇。

枯木镇的人口迅速膨胀,高峰时达到5000人之多,这也是它历史上人口最多的时候。这其中,既有美国白人、欧洲人,也有犹太人甚至黑人,更有华人-包括从美国西部闻风而至的华人,也有那些刚刚飘洋过海来到美国寻找新梦的华人。

华人在枯木镇数量一度有300~400人之多(也有说500人),他们除了挖黄金,还从事餐饮业及洗衣业等。当然,还有色情,毒品及赌博等等不良行业。经过数十年的经营,华人在枯木镇“主”街(也是该镇唯一的一条大街)建立了一个极具规模的中国城。这也是以乱世、牛仔、印第安人、淘金、危险与梦想并存的美国“狂野西部”时代,唯一和最有代表性的一座中国城。

201711910140.jpg


当年枯木镇的11家餐馆里,华人就占了7家;

因为华人移民远离故土,大多又是单身青壮年,华人群体中必然也有色情,毒品及赌博业盛行;

1880年的人口普查资料显示,在当时枯木镇所属的劳伦斯郡,华人有一半在从事洗衣店工作。他们的工作环境肮脏污浊,但也会略有“回馈”:他们把洗衣的水积攒起来,沉淀过滤后,从污泥中收集残留的金沙。

从1870年代至1910年代,“主”街南段布满了便利店、客栈、洗衣房、马厩、面包店及鸦片档等各种商家,它们大多是由华人和为华人开设的。

枯木镇最出名的轶事,当属号称“死神之手”的“狂野比尔”(Wild Bill),他1876年在此赌博时被人杀死。“狂野比尔”死后葬于此地(还有另一位女神枪手“灾星简),自此成为枯木镇历史上的经典人物。


枯木镇华人的传奇之一,是开埠第二年的1877年11月,在枯木镇发生一起华人女子离奇被杀的案件。这位华人女子与色情业并没有关系。

据记载:她是一位年轻貌美的华人女子,她的美貌令白人也赞叹(称之China Doll,西部“貂蝉”的意思吧)。神奇的是,这位貂蝉不仅年轻貌美,她还坐拥着枯木镇“主”街上三处高尚物业。她一不工作,二没家人,还是一个单身。她来自哪里,什么背景,财产怎么来的,都没有人知道。

更离奇的是,在1877年深秋的一个夜晚,她为人开门后,被用斧头残忍地杀害了。谁杀的她,为了什么,一直没人知道。这起案件一度轰动无法无天的黑山地区,成为一桩无头历史命案。至今,还有一长片文献,详细记载着这桩枯木镇历史上的悬案。


在枯木镇,说起华人就必然要提到黄费礼(Fee Lee Wong,音译)。

黄费礼是来自广东的“金山客”之一,他在当时的华人当中,英语算是不错的。黄费礼在1876年时,随着一队白人淘金客到了枯木镇,当时枯木镇刚建立。据称,黄费礼通过买到的两个淘金地契发了财(枯木镇镇公所在1879年的一场大火中烧毁,已经没有早期原始资料可考),后来他就开了一家名叫“荣记”(Wing Tsue)的杂货铺,经营日用百货、丝绸鞋袜、食杂干货、还有中药和烟花古董等,在当地华人乃至白人当中都颇受欢迎。

201711910644.jpg


黄费礼后来返回中国老家娶亲,然后又带着太太回到枯木镇,他们一共生育有8个子女。黄费礼在枯木镇生活了40多年,最后终老在广东家乡。他的子女和后代各有自己的传奇经历,有的是知名的魔术师,率领马戏团在中国和东南亚闯荡江湖。还有一个名叫黄绍邝(Som Quong Wong,音译)的,加入了美国海军陆战队,并参加了”二战“,军衔最高至上尉。

黄费礼在枯木镇的故居十来年前被拆除,改成了旁边一个赌场的停车场。当时,南达科他州政府的古迹保护部门提前组织了考古发掘,但是开发商违反了许可证的规定,没有保留建筑物的前廊。黄费礼的孙辈和重孙辈们为此深感痛心,对失去枯木镇华人历史最后的象征表达了强烈的不满和遗憾。

16109066_G.png


1876-77年,黑山地区的金矿开采殆尽,淘金热逐步衰退,枯木镇的繁华景象也便陷入了萧条。人们逐渐搬离了这座山沟沟里的小镇,最后竟变成了一座名副其实的“死”城。20世纪60年代,枯木镇因为完好保存了淘金时期的建筑面貌,整个被划作“美国历史胜地项目”。到了80年代西部开发旅游,枯木镇又成为美国第一个合法的赌“镇”,经济才重新兴旺起来,枯木也再次“逢春”。

然而,在枯木镇由盛转衰的几十年间,华人似乎一直生活在这里。淘金年代,华人有一项特殊本领:那就是随着浅层金逐渐枯竭,华人吃苦耐劳坚韧不拔的特质凸显了出来,他们大量买进那些别人打算放弃的淘金地契,并且能够继续采到金沙。从1876年到1918年的四十余年里,枯木镇一直有华人活动的记录。这在当时的美国西部大草原地带,是相当罕见的。

1883年,也就是《排华法案》通过第二年,枯木镇发生一次洪涝灾害,“主”街南-即中国城的大部分建筑被冲毁。后来在地面残留的石基上重新建墙,而华人则在地下打通了很多地道,做为他运送物品和生活的地方。当时,夜幕降临后,华人是不允许出来的。至今,枯木镇仍保留有当年的“地下中国城”,并开发成为一个旅游景点(下图,地下中国城的佛像)。

IMG_9405.JPG

今天,在枯木镇的东北部,仍有一处名为Chinatown“中国城”的地方。中国城是一个人口聚居地,上属劳伦斯郡,1990年初被收入美国“地名信息系统”。它的介绍中有这样记载:“淘金热”吸引很多华人来到这里…在达科他领地(达科他州的前身),对外国人拥有土地没有限令…对边疆城镇的人,(法律)有着高度的容忍性。


在枯木镇的东面不远处,有一处“摩利亚山”(Mount Moriah)墓园。该墓园除了安葬着“狂野比尔”(Wild Bill,被杀于枯木镇),“灾星简”(Calamity Jane,“西部女侠”)等西部拓荒时代赫赫有名的“法外”传奇人物外,还有近四十位华人。

chinese-history-of-deadwood.jpg

摩利亚墓园记录里的这些华人,都是没有出生日期的。最先埋葬的一位华人,是在1879年11月5日,无名无姓,仅写作Chinaman(中国佬);之后不断有华人埋葬于此。最后的一位,是1918年1月28日,名字是Wong Oie。Wong(黄)、Chin(秦)及Lee(李)等姓氏的华人较多。

这四十位华人中,有二十余人去世于1879年-1891年的十余年间。按照当时华人出洋的习惯年龄(20岁左右)来看,他们去世时大概都在30-40岁左右。从同时代枯木镇的华人人口来算,这个死亡年龄和死亡率(超过百分之十)都是相当不寻常的。

2002年,枯木镇历史协会在原中国城遗址建筑地下,发掘出一些当年的手枪(视频:https://youtu.be/oMtr5ECYOo0),也许是华人曾经使用过的。自1871年旧金山中国城大屠杀后,华人开始出现人身安全危机。在”西部狂野“时代,华人矿工尤其是淘金者被屠杀者屡屡发生,其中以1885年石泉城和1887年的蛇河惨案最为惨烈,两次有近60名华人被杀害。而在同时期的枯木镇,杀人越货及枪斗,是家常便饭。华人为了安身保命,拥枪和使用枪支,也是极为正常的事。当然,也有华人为此丧命,在所难免。

chinese-immigrant-plaque.jpg

117892855_138058477189.jpg

摩利亚墓园华人墓区的一块标牌上记述:枯木镇的华人去世后,先埋葬在该地。后来,大多数被发掘并送回了中国老家重新安葬。但在今天的摩利亚墓园内,还有一些华人墓碑,包括黄费礼的两个孩子(黄共有8个子女,其中6个长大成人)。

71775280_130876171926.jpg


另外,在《“狂野西部”唯一的华裔军人爱德华•科霍特》一文中,我们介绍来自美国东北部马萨诸塞州的科霍特,于1869年随美军驻扎在南达科他的兰德尔堡。在之后的几十年间,他一直生活在那一带。1921年的时候,科霍特申请国家残障福利,搬到南达科他州西部的热泉镇,在黑山地区的一家老兵疗养院住了十三年。热泉和枯木镇分别位于黑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南北两端,相距不足百英里。它们的中间站,就是同样位于黑山的拉什莫尔“总统雕像山”。而枯木镇则是拉什莫尔去往提顿(Tinton)旅游线的中间站。

这也是那个年代“狂野西部”华人殊途同归黑山脚下,几近相邻的一件历史巧合趣事。


参考资源:

HistoryNet: https://www.historynet.com/death-deadwoods-china-doll.htm

Wikipedia: https://en.wikipedia.org/wiki/Deadwood,_South_Dakota

Find A Grave : https://www.findagrave.com/cemetery/97271/mount-moriah-cemetery

ShareAmerica:https://share.america.gov/zh-hans/deadwood-south-dakot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77942.html

上一篇:100多年前美国华人是怎么打电话的
下一篇:150年前的纽约华人活广告

2 蒋迅 董全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6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0-18 19:2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