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文及美国华人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博文

【南方华人史】俄克拉何马城地下中国人

已有 974 次阅读 2018-4-27 07:17 |个人分类:南方华人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俄克拉何马中国人历史, 俄克拉何马华人历史

敬告: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与来源。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电邮:usbbic@gmail.com  ︱代伟  纽约  USA


        这些人,这些藏匿着的人们,很多是来自圣弗兰西斯科,即旧金山-他们曾经梦想的“淘金”之地。然而,他们发现那里只有艰苦的劳工工作和迫害。州及联邦的驱逐法令把他们从加利福尼亚向东、向南赶走,一些人选择到俄克拉何马落足。

        “在1890年代初期,大约有50到80位中国人;在20世纪初俄克拉何马加入联邦(1907年)之前,约有200至250名中国人。他们大多生活在俄克拉何马城区域”。他们来到这里之前,已经得到一个教训:要小心谨慎、低调地生活。

      从上个世纪60-70年代的“贝计划”(贝聿铭设计的城市改造方案)到今天的密集扩充和振兴,俄克拉何马城经历多次规划后,城市的地表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在这些城市街道的下面,却一直传说存在着一个令人感到神秘又好奇的“地下社会”。城市考古学者布拉德雷•威恩,对俄克拉何马市中心进行了多年研究。他指出,在今天“考克斯”会议中心(Cox Convention Center)所位于的罗宾逊大道和谢里登大道街角,曾经有一个中国人移民的秘密“地下社会”。由于1880年代“排华”法令的实行,他们害怕在公共场合过多地抛头露面。这些中国人逃离坎坷境地,带着他们的文化和生活习惯,进入到了这座“地下社会”。

      威恩说,今天的俄克拉何马城地下有连接各个建筑物的隧道系统。但中国人“地下社会”不一样,它们只是建筑物下面一连串的房间,每个房间可以生活一个家庭。如果隔壁的建筑物也有地下室,他们就会打通隔墙的一部分,建造一个通道过去。直到20世纪60年代末该城市在拆毁旧的“商品及交易”大楼,建造新的会议中心时,才发现了位于街道地下的这些“房屋”房间。市长乔治•什尔克(George Shirk)曾想保留这个区域进行更多研的究,但城市的其他官员们需要工程如期进行。这样“地下社会”也就永远消失了,所有关于那些中国人生活的遗留物全也部随之一起消失了。但这个区域应该还有其它尚未被发现的有关中国人的元素。以这个交叉路为中心,这里曾经被称为“中国”街,曾经是俄克拉何马城里的“中国城”。

      这些隐匿的地下通道里,曾经充满了烟雾缭绕的鸦片屋,赌博的喧闹声,和日复一日的工作人们。这是一个鲜有的中国人社区。当地曾经流传着:这下面有高大且装饰着金纸的佛堂,地下三层还有一座中国人墓地…。当地的母亲们常用这些来警告他们不听话的孩子,并吓唬说会把它们送给中国人,带到黑暗的地下去。

Features-ChinaUnderground-009.jpg

      在俄克拉何马城诞生不到25年间,它已经从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帐篷城市”,向电车,拥挤的交通和摩天高楼的大都市迈进。在这段时期,城市引来了大批新的居民,其中很多是移民,也包括修建美国第一条横贯大陆铁路的中国人劳工。

      1889年,“俄克拉何马领地”(Oklahoma Territory,俄克拉何马州前身部分)的200万英亩土地对外来的定居者开放,成千上万的家庭蜂拥而来分占土地。4月22日,聚集在圣塔菲(Santa Fe,圣菲,新墨西哥州府)去往俄克拉何马铁路站的人潮,随着中午时分火车的一声高空汽鸣,驶向未来的俄克拉何马城所在地。随着这些拥挤的人群,中国人也进入了俄克拉何马的历史。

      俄克拉何马城早期的记载和图片显示,“俄克拉何马领地”时期,中国人拥有以洗衣店为主的商家。在20世纪中期之前,中国人的这种生意还是相对规范的,而他们其它的生意还是不被接受。“排华”法令使他们在全国范围内被迫走入“地下”,包括在俄克拉何马城。这段时间内,中国人开始从公众视线里隐藏他们的文化和社区活动,转入一种“地下”的生活方式。在俄克拉何马城,这样的中国人家庭和商家,被当地人称为“中国街”(China Street),主要集中在罗宾逊大道和谢里登(以前为“Grand-格兰大道)大道的交汇处。

      这里变成了一个安全的避风港。新移民们帮助他们家乡来的伙伴们,大家说着自己的语言,在当地中餐馆吃着家乡的饭菜,在杂货店里买东西,集体睡在寄宿房屋里,这一切都保持着家乡的风俗和传统。在长达20多年的时间里,早来的移民挤满了所有中国人拥有的家庭和商家的空间,后来的移民则被安置在同一幢房子的地下室或半地下室里。随着人数的增加,地下室被用木头和墙板隔成许多房间。有些情况下,相邻地下室之间的门通道过短,给人一种置身于“地道”的㓜觉。

      1920年代初,一场流感瘟疫横扫俄克拉何马城时,政府的健康检测员很快地深入到中国人的地下社区进行检测。同时检测的还有他们的房间、餐馆、食物贮藏室和汽水柜等。1921年1月,在遭遇一位中国人“看门者”的一点儿支吾阻挡后,6名检测员和警探杰克•托马斯(Jack Thomas,绰号“中国城飞行员”)得以从“南罗宾逊”大道14号的一扇破门入内。根据报道,检测员们沿着一些贯通的过道,发现约有50个用于吃饭、睡觉和赌博的房间。那里面有设置完好的厨房、起居室和睡铺等。唯一一处违反健康标准的,是沿南罗宾逊大道的第三个地下室内,有两位中国人睡觉时盖着一张脏毛毯。检测员们最后对居住在这里的近200名中国人给出的检验结果是:“健康状况良好,环境和卫生都没有问题”。然后他们就撤离了。

Features-ChinaUnderground-004.jpg

      这些地下房间,就成为俄克拉何马中国人的“家”。他们发现除了自己的社区和自己拥有的商家之外,几乎不可能有别的工作地方。在外界一贯的宣传品和卡通里,他们经常被刻画成魔鬼和鬼鬼祟祟的形象。然而,本城市民并不在意这些荒谬的言论,他们依然会光顾中国人经营的餐馆、洗衣店、商店及其它生意。也许是异国风情的口味吸引他们品尝以蔬菜为主的中国式菜肴;也或者是他们来寻求像北百老汇116号的中国人医生格雷森•吴提供的那些远东草药療法。

      在西格兰街712号,即今天的“影院区”,山姆•赵(Sam Choi)经营着一家茶叶及商品店,同时也兼顾着他位于西格兰街227号的“金满”(Kingman)餐馆。他的商店只开了几年,而餐馆则一直经营到1945年。根据他儿子-西雅图的罗伯特•吴的说法,他父亲处事“毫不含糊”,生意上一旦遇上麻烦,总是会找律师。这在中国人社区是不太常见的。吴是赵十个孩子中最小的,他曾是一位牙医,后来当了加利福尼亚州阿图斯(Altos)的市长。吴说他父亲的生意“应该做的不错,因为他有了足够财富,大概在1920年返回了中国农村的家”。赵在家乡盖了一幢中西结合的两层楼建筑,因为用的红色砖,被方圆的人称为“红楼”。国共“内战”期间,一发炮弹击中了“红楼”,房顶被炸毁。赵后来又返回了美国,定居在西雅图。但他仍是俄克拉何马城“金满”餐馆的老板。

      中国人社区也保留着他们的传统和文化。在“西加利福尼亚”大道210号,有一座两层小房子,是俄克拉何马城的第一座中国人图书馆。本地中国人会在一天结束时,会聚集在那里,从来自香港、上海和广东的报纸上了解祖国的信息。图书馆的收藏,大多是关于中国历史、旅游、农业、爱情的书籍及一些诗卷等。其中有一本用米纸印刷的书刊,里面有中国早期的帝王画像及历史内容,估计有500到1000年历之久。这座图书馆后来搬到西加利福尼亚大道327号,但是在1940年代时,它从俄克拉何马城市记录里消失了。

Features-ChinaUnderground-003.jpg

      1943年,“排华”法案被国会终止。但由于一些原因,法令在俄克拉何马州又持续了一小段时间。直到“二战”结束后,“地下”中国人才完全得以自由之身。他们放弃了地㡳下的生活,回到地面上,然后奔向俄克拉何马州各地。1950年的人口普查显示,俄克拉何马州共有500中国人。这意味着他们的人口每年都在逐渐增长。

      到1960年代城市建设人员对市中心进行改造前,中国人“地下”社会依然是一个未知之谜。而整个社区早已经消失了,留给大家的,只有一个奇怪的梦。这一切,直到1969年4月8日,才完全被改变。当工程人员在位于罗宾逊和谢里登大道角的“商业大楼”,为新的考克斯(当时名“迈艾德”)会议中心大楼施工清理地面时,他们在后面的胡同里发现一个破烂的白颜色门。历史学家、前市长乔治•什尔克接到报告后,与随行一个小组人员来到这里。他们拿着手电筒从白门入内,穿过一些房间和过道。随行的还有《俄克拉何马报》摄影者吉姆•阿尔戈,他后来回忆到:里面漆黑一片,令人感到有些惶恐。唯一的光线是来自手电筒。

      这些“探险者”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残留的炉台,可能是以前一个中国人洗衣工用的,也有几个赌博台,一些写着中文的纸贴在墙上,还有一个文字指示(来赌博)…。还有一些小隔间、房间和过道等。根据阿尔戈的记录,什尔克发现的地方“有140英尺长,50英尺宽”。什尔克认为还有更多可以找到。他们发现的整个地下结构,可能延伸到一个街区的末端。施工人员后来沿南罗宾逊大道建筑物的地下室一路挖过去,没有发现人的遗体。

      地下中国城的发现,经俄克拉何马日报报道后,掀起一阵热潮,人们纷纷追忆昔日有关的中国人情形:有人经常看到他们出入地下室、有人看见他们在地下种豆芽和蘑菇、有人从酒店窗户看到他们去洗衣店工作,甚至有人被中国人朋友告知地下有佛堂和墓园…。外面传言的镶金的大佛堂,应该是地下一间清理装饰过的小空房间;关于地下的中国人墓地,并没有实际的发现。按当时中国人的习俗,他们逝后是要回到家乡与祖辈们安葬在一起的。但由于排华法案和后来的中国内战,令这一切都成为不可能。在今天的俄克拉何马城正北,有一座名为“费尔劳恩”(Fairlawn)的墓园,里面有很多墓都是中国人名字,安葬的就是这个时期的中国人。

      俄克拉何马城的官员们在之后召开了一次特别会议,商讨是否对这块地方进行历史性保护,但最终被否决了。一周之内,商业大楼被夷为平地,周边区域也被开挖,建造会议中心和地下停车场。时至今日,曾经的中国人地下社会,已灰飞烟灭,荡然无存了。留下的唯有传说、流言、稀少图片、老文章的支言片语和几代人的闲聊。地下中国城所处的位置,已经建造成一个迈艾德热带公园,在它的地下种有上百种植物。游客们置身其中,会找到几棵来自中国的品种,它们组成了一个地下“墓穴”。

Features-ChinaUnderground-016.jpg

      备注:俄克拉何马州的历史相对较新,早期中国人的活动记录,除中部的州府-俄克拉何马城外,还有位于南部卡特(Carter)郡的阿德莫尔城(Ardmore)。阿德莫尔城始于“印第安领地”(Indian Territory,俄克拉何马州前身部分)时期的1887年,兴起于“圣塔菲铁路”线路建设时期。根据黄金的《万国寄信便览》记录,1913年以前,“握摩”(阿德莫尔)城有五家中国人商店(三家餐馆、一家杂货店及一家洗衣店)。

sssssss.PNG



参考资料:

1:http://newsok.com/article/3069770

2:http://okcfox.com/archive/historians-recall-hidden-chinese-underground-under-okc-streets

3: http://www.405magazine.com/October-2012/Urban-Archaeologist/

4:《万国寄信便览》第1529页(1913年出版)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10804.html

上一篇:【南方华人史】乔治亚州早期中国人
下一篇:南方华人史:传教士初遇中国

4 蒋迅 朱晓刚 张晓良 柳青青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8-18 18:35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