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人文及美国华人史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博文

【南方华人史】路易斯安那古巴华工 精选

已有 2937 次阅读 2018-3-16 20:35 |个人分类:南方华人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敬告:转载请注明文章作者与来源。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电邮:usbbic@gmail.com  ︱代伟  纽约  USA


      这是一批来自古巴的中国人苦力。

     1867年1月,第一批前往路易斯安那州西部“纳基托什堂区”(Natchitoches Parish,“堂区”相当于其它州的“郡”)的中国人抵达了新奥尔良。他们是受雇于堂区南区段布雷维尔岛(Isle Brevelle)居民特伦斯•查勒和阿瑟•查勒的。这批中国人乘坐“自由”号蒸汽船从哈瓦那和马坦萨斯(Matanzas,古巴西北部城市)来到路易斯安那。从乘客的名单来看,他们都有着西班牙式名字,他们是“迈瑟斯,希拉里奥,克莱门特,菲利浦,法兰西斯科,安东尼奥,西蒙,卡斯特罗,贝德尔,拜福德,欧拉里欧,米格尔,胡里欧,塞拉芬和雷诺”。这样把劳工们的名字列出来相当不常见,因为中国人劳工在美国其它港口-包括加利福尼亚,到岸时通常被简单地编成一组号码。

    纳基托什的媒体对这批初来乍到的中国人表现出了保守的态度。《纳基托什半周时报》(Semi-Weekly Times of Natchitoches)编者表示:虽然这些劳工与“自由人”(被解放的黑奴)的竞争会带来益处,但在他们的劳工被证实的确有用之前,他们不应该再输入(中国人)。而种植园主们则对他们的新劳工们感到由衷高兴,阿瑟•查勒声称这些中国人劳工勤劳又节俭,能做任何份量的工作,“合同上写的他们都做到了,尤其对于月薪和配给的接受”。

    1867年3月,劳工商人朱利斯•诺曼德和本杰明•布利特,为塞弗林•特里切尔的棉花种植园雇用了20位中国人劳工,他们“吃苦耐劳的态度”获得了赞扬。《纳基托什半周时报》从所有中国人劳工的雇主们那里收到了令人愉快的反馈后,决定去鼓励更多的移民。中国人劳工如此这般地被需要,是由于“这个堂区之前接收的其它外国人,能守信履行劳工合约的几乎没有”。

     新奥尔良《新月报》(Cresent)评述到,中国人雇用起来便宜;并且他们没有带女人一起来,他们就没有拖家带口地对种植园主们造成负担。中国人的勤俭行为备受赞美。报纸报道说,他们在闲余时间,会织渔网,做捕鸟器和制造中国民间工具,然后用来捕鱼和玩游戏。

2320-natchitoches-parish-louisiana.jpg

     纳基托什(古城)由法国探险者于1714年设置,距今超过300年历史。它是1803年“路易斯安那购地”版图内最古老的定居点。早期居民主要是法国天主教徒和法属路易斯安那殖民者后裔(克里奥人)。纳基托什堂区设立于1805年,境内有“卡恩河克里奥国家历史公园”。保存有古老的种植园和克里奥人及黑人的生活遗迹。

     然而,1867年9月,《纳基托什半周时报》却报道说,种植园主们开始对中国人劳工感到失望。尽管他们最初被认为“工作努力,身体强健和为人忠实”,但如今,种植园主们对“用他们来替代前奴隶感到遗憾”。起初,中国人劳工对气候的不适反应,对农业工具不熟练和对耕作模式不了解,都造成了“效率低下”;后来种植园主们发现他们“懒散,躁动,倔强和鬼头鬼脑”。《时报》最后结论认为,使用“苦力型劳工”是纳基托什的一个致命错误。留在堂区的一些中国人,比如塞弗林•特里切尔招募的那些,变成了佃农。特里切尔在1869时年表示,在他的棉花种植园劳作的中国人工作出色而“分配了庄稼”,他们几乎在各个方面-细心,实干,令人尊敬和按规章工作都“胜黑人百倍”

    在堂区劳作的第一年,有三名中国人死掉了。佩欧(Peo)和克里斯皮诺(Crispino)两人被发现淹死在他们居住的布雷维尔岛附近的“卡恩”河(Cane River)里,他们被埋葬在当地的罗马公教会墓地里。第三名中国人,报纸上没有标出名字,他被一头骡子踢了之后试图自杀。特伦斯•查勒和中国劳工“头人”伊格那西奥阻止他用刀片割自己的喉咙,但他仍然坚持“死亡因痛苦而眷顾他”。后来,查勒和伊格那西奥又发现“他在自己的一根床柱上上吊”,并再一次救了他。之后不久,他被发现淹死在一条河里。有一些人认为他是被杀的,《纳基托什半周时报》曾呼吁对此进行调查。这三起中国人死亡事件都是人命案,但他们或许都是自杀的。在美国的中国人自杀率很高,尤其在他们初期来到的时候。

     在中国人到来几年后,官方计划对这些中国人的数量,年龄,职业和家庭状况进行统计。1870年的路易斯安那州人口普查显示,中国人有71名,其中19人住在纳基托什堂区;1867年时有35人被输入至这个地区。这里面去掉三位死亡的中国人,加上从邻近堂区-如拉皮德斯(Rapides)和沙宾(Sabine)移居过来的其他人。另外,可能还有一些中国人没有被算进去。

     在普查登记的时候,纳基托什中国人劳工的平均年龄在39岁左右。他们要比直接从中国或者加利福尼亚输入到路易斯安那的中国人年长一些。这也许是因为他们已经在古巴生活多年了,那里的工作合同期限至少有8年。所有这些初来乍到的中国人,除了一位厨师和一位仆人,都被列为农场劳工。

melrose-plantation.jpg

     布雷维尔岛“圣奥古斯丁”天主教堂及墓地,设立于1829年,由一位获得自由的黑人奴隶创办。也是当时“有色人”的主要活动地。教堂附近有古老的种植园,教堂墓地里有一些不具日期的无名墓(Find A Grave)。布雷维尔是社区名,非岛屿。

     这些中国人的居住安置情况也不尽相同。1870年时,一批农业劳工住在纳基托什10英里处,即今天克拉伦斯(Clarence)镇西的克里尔湖附近的“洗-洞”(Wash-Hole)。这批中国人有着诸如克莱门特,多明戈,卡洛斯及佩德罗等名字,是他们在古巴居住的时候采用的西班牙名字。他们受雇于塞弗林•特里切尔,在纳基托什堂区北区段的棉花田里劳作。

     1870年的人口普查,列出两名中国人,他们居住在纳基托什堂区南区段的布雷维尔岛劳工居屋。其中一位叫做格雷戈里奥•佩德罗索,担任法兰西娜•诺曼德•瓦尔加斯家的厨师。法兰西娜是朱利斯•诺曼德的女儿,朱利斯则是把中国人从古巴输入到路易斯安那的劳工合同商。另一位中国人叫伊格纳西奥•波迪科,他在阿瑟•查勒家当仆人。阿瑟•查勒和他的哥哥特伦斯•查勒在1867年1月时雇用了中国人劳工。在合同谈判时,伊格纳西奥被当作这批中国人的“头人”。

     1870年的普查中,仅有一位中国人是独自居住的。他叫伊拉里奥•洪戈(Hilario Hongo),也被称为布雷维尔岛的“埃里”医生。洪戈是纳基托什早期最有名的中国人,他曾经作为一名治疗师,1883年时他获得了医生执照。然而在1870年普查时,他仍旧被列为农场劳工。

     1880年的美国人口普查,有33位中国人居住在纳基托什堂区。这个数字包括第一代中国人和他们的孩子。虽然后代有混血孩子,但他们仍旧被列为中国人。成年人中,包括13名农场劳工和一名农民。其中有7人建立了自己独立的家庭。


参考资料:

Waiting for the Alchemist:Poems (P149-p154),Lucy M.Cohen

New Orleans Cresent |Wikipedia

Biographical and Historical Memories of Northwest Louisian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104023.html

上一篇:【南方华人史】阿拉巴马铁路华工
下一篇:【南方华人史】路易斯安那的西部华工

3 黄永义 张晓良 鲍海飞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0-23 15:14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