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地•人文空间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博文

孤星堑途:徳克萨斯及南方华工的抗争 精选

已有 1071 次阅读 2018-2-8 10:27 |个人分类:美国华洋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前言:1870年1月10日,250名来自旧金山的中国铁路劳工,在乘坐横贯大陆铁路火车﹑然后经密西西比河南下近万里之途后,来到南方德克萨斯的加尔维斯敦。他们是受雇前来为“休斯敦-德克萨斯”中央铁路公司修建铁路的。两天后,他们便奔赴布拉索斯河谷“棉花带”的铁路修建营地。。。本文接上篇《万里孤星:西部华工南下德克萨斯》。

       中国铁路劳工在抵达德克萨斯的卡尔弗特后,直接奔向布雷蒙德附近的铁路线终点,开始朝桑顿(注:Thornton,位于达拉斯以南,布雷蒙德东北的城镇)方向施工。铁路线最终将到达科西卡纳,然后再通到达拉斯。中国劳工们住在一座大营地的棚屋和帐篷里。他们以米饭,猪肉,鱼干及蔬菜等为主要食物,也喝热茶-即使在德克萨斯的夏季。他们主要说中文,仅有周阿昌操着熟练的英语。每一百名劳工至少有一位领班负责人,还有一位翻译人员代表他们与英语人士沟通。

      《卡尔弗特企业报》(注:Calvert Enterprise)的一位记者观察后写道,“他们(华工)总是一齐说话,给我们的感觉好像是一群山鸟”。他提到中国人讲话时有个重要的字,必定带一个“la”,因为他在每句话最后都听到那个字音。这位记者显然在指汉语中表示过去时态的“了”字。德克萨斯的人们也注意到,中国劳工们对银元(指劳工的薪金)很节省。毕竟,他们来德州是为了赚钱,而不是来消费的。一些中国劳工也自认为是“寄居者”,他们计划在美国努力工作,攒一笔钱然后返回中国。


       一个星期前,加尔维斯敦《三州新闻报》的一篇报道称,中国人将会把最近获得公民权的黑人带回到种植园主和资本家的控制下。“黑人一旦处在找到工作和饥饿两者选择之际,他们就不会犹豫太久”。《卡尔弗特企业报》称,“我们希望他们(中国人劳工)能够刺激黑人,让他们觉醒去工作 . . . 除此之外,我们没有特别需要他们(中国劳工)的地方”。3月份, 《森特维尔实验报》(Centreville Experiment )报道说,一些自由黑人关注着中国人劳工:“或聚集在轻飘飘的棉花田地间”,或在铺设德克萨斯北部的铁轨。

       德克萨斯的第一个中国新年,是于1870年的1月30日(除夕之夜)在布雷蒙德举行庆祝的。“身着全套的中国节日服饰,道具包括大花伞等。他们漫步在街头,不分肤色地向少年们欢乐招呼”。中国劳工们喝了些威士忌,中午的时候返回到工作的营地。

       有时候,中国劳工会搭乘“休-德”铁路公司的火车南下休斯敦获取补给品。《休斯敦快讯报》记述一位年轻(中国)人“穿着他最好的衣服”:姚韦琦(Yo Wykee 暂译),是我们那位有名的黄皮肤访客的名字。他看起来是一位约28岁的年轻人,身穿典型的中国服装。姚(从营地)刚刚下到休斯敦,为他在乡下的铁路工友们购买必需品。姚韦琦被一群看稀奇的人紧紧跟随着,那些人也许从来没见过中国人。在那样情形下,他的举止更似在给我们展示未开化人的行为. . .。据报道,有一位中国劳工来休斯敦时,戴着一顶大帽子,持一把猎刀和两把枪。很显然,有人告诉他阿拉帕霍印第安人(Arapaho Indians )在等待中国人到来,“加入掀下他们头皮的激烈乐趣”。


       在初期,为休斯敦-德克萨斯(休-德)中央铁路公司工作的中国人铁路劳工表现的很出色。铁路公司一度称这些中国劳工是他们“唯一可以依赖的工人”。加尔维斯敦《每日民事报》的报道说:与这批进入工作状态的中国人劳工相比,那些前来干同样工作的瑞典人,已经放弃了劳工合约并跑去了明尼苏达。他们(瑞典人)无法忍受这里炙热的阳光,必须要找一个凉爽天气的地方。加尔维斯敦《三周新闻》也报道说,“种植园主们给于中国人劳工们赞许的眼神”,并有兴趣尝试让这些中国人到他们的农场里工作。

       然而,到1870年7月时,外界对中国人劳工一味的赞赏态度发生了转变。《卡尔弗特企业报》报道称,“据说休-德中央铁路公司的中国劳工们非常懒惰和散漫,需要不停地监督”。难道说他们突然放弃了努力工作?更有可能的是:铁路公司想甩掉这些中国人,来安抚他们的白人工人们-因为未来使用铁路线的是社区的白人们。7月末,企业报继续做戏般报道说:我们决定反对中国人来这里;我们抗议他们,做为劳工 . . .我们宁愿看到德克萨斯的每一条铁路废弃,也不想“天朝”(指清国)的任何一个人来这里搞(铁路)修建。

       早在1870年2月时,《韦科记录报》(注:Waco,韦科,德州城市名)曾经提到:爱尔兰人(劳工)对长着辫子的中国人(劳工)充满嫉妒。8月份,《卡尔弗特企业报》报道说:(休-德)中央铁路公司称“中国劳工们没有价值,公司有可能把他们赶走”(Dallas Herald/达拉斯先锋报,1870年8月20日)。“休-德”铁路公司最终停止支付中国劳工的工资。1870年9月初,来自布莱恩(Bryan,城镇名)的消息称,中国劳工们全部停止了工作,对雇主(休-德公司)进行工资拖欠和停止履行合同提出控诉。


       中国铁路劳工控诉“休-德”公司一事,是南方中国工人就劳工平等关系进行的一系列陈情和抗议中,最早的一起。1870年夏天,路易斯安那州米劳顿庄园(Millaudon estate)的中国工人们绑架了一位中国劳工合同商,对他们的工作待遇进行抗议。这起事件导致16名中国人“元凶”被投入监狱。其他中国人为了解救这些被捕者,拒绝劳动,直到待遇得到了改善。12月时,一位白人监工在种植园推倒了一位中国工人,遭到对方的反击。监工朝中国工人开了枪,由于一些情况,那位工人死掉了。中国工人们操起棍子和刀子开始造反,要求把那位监工交给他们。1871年,在路易斯安那州“舍弗柏园”(Shaffer’s Cedar Grove )种植园,中国工人们群起抗议一位中国仆人被鞭打。三位中国工人被开枪射中,其中一位死去。

       从1870年到1871年的一年间,960名在“阿拉巴马-查塔努加”铁路公司工作的中国劳工中,有几百人离开阿拉巴马州,前往更高薪水的路易斯安那州。继续留下工作的300中国人劳工,因为该公司在1871年6月破产,而被拖欠6个月的工资。作为抗议,中国人劳工与黑人和白人劳工们一起占领了该铁路线,拒绝让火车继续运行。

       很多南方的中国劳工们,离开他们工作的种植园和铁路公司,到更好待遇和更高报酬的种植园和铁路公司去工作。一些中国人劳工积蓄了足够资金,开始经营洗衣房和餐馆等。其他劳工们因反抗虐待而不再履行劳工合约。作为一缕明路曙光,“休-德”铁路华工们就拖欠工资的起诉,引发整个南方中国劳工一系列争取平等对待的抗争。美国南方的中国劳工抗争,与当时世界各地的中国苦力逃亡﹑抗议﹑暴动及造反活动所重合。整个美洲的中国苦力和中国劳工,被认为是具有强烈公平意识的。

       南方资本曾经试图把美国的中国劳工,塑造成“少数族裔模范”来夹持美国黑人。但中国劳工“搅乱”了这一角色,他们通过斗争获取更好的条件,并得到经济上的独立。1870年代中期,南方资本停止了与中国劳工们的合约。随着“重建时代”的结束,南方种植园也逐渐放弃合约劳工体系,转而采纳更受欢迎的“佃农”制度。


参考资源:

*June 2003,Irwin A. Tang:Asian Texans: Our Histories and Our Lives

*Texas State Historical Association

《美国华洋史》探寻﹑还原自美国“独立革命”前至中国“辛亥革命”约150年间,两国间一些遗落或断层的交流关系历史。

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电邮:usbbic@gmail.com  ︱代伟  纽约  US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098674.html

上一篇:【华洋史】美国南方早期华人入迁背景
收藏 分享 举报

4 杨波 黄永义 蒋迅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2-24 04: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201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