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利坚66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美国华人史,美国人文,美国城市规划

博文

【南方华人史】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

已有 4251 次阅读 2018-1-15 12:52 |个人分类:南方华人史|系统分类:人文社科|关键词: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 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

       较历史性的东北部纽约﹑中西部芝加哥及西岸加州等著名华人聚居区,这里是美国辽阔幅员里,一个距离传统华人活动地遥远的位置-被称为“深南”(注:Deep South,是美国南部的文化与地理区域名,又称“棉花州”。一般包括南卡至路易斯安那五州,密西西比位于正中间)之中部的密西西比三角洲,对华人世界来说,它是一片耳熟﹑却又相对陌生的土地。“提到密西西比三角洲,也许你会联想到那一望无际的棉花园地、躬于劳作的佃农﹑还有旷郁的蓝调音乐。这一直似乎是那里的所有。但一个多世纪以来,三角洲也曾是吸引移民的地方-尤其有中国移民”。美国国家公共电台(NPR)记者艾丽莎•纳德沃尼是这样描述的。

       密西西比三角洲地处美国大陆中南部﹑密西西比州的西北区域,它是由密西西比河与雅祖河(Yazoo)南北向括弧形成的一片“烟叶”状肥沃的漫滩平原。密西西比三角洲并不是“三角”形的,尤其不是那个地理概念中更容易让人混淆的“密西西比河”三角洲(密西西比河三角洲位于南向200多英里﹑墨西哥湾入口处),这一点,连不少美国人也会搞混。密西西比三角洲曾是美国南部最有名的棉花种植园区,其具有着美国南部特殊的文化﹑种族和经济历史。在这样厚载“南方化”的深远土地上,近一个半世纪前曾吸引一波中国人来此定居。并逐渐站稳脚跟,最终形成一个“独立世外”的特殊华人聚居区。与一般熟知的“中国城”相别,这里称之“三角洲华人”。

       位于密西西比三角洲中西部﹑密西西比河东岸的格林维尔(Greenville),是一座代表性的小城,它有个极富地域内涵的绰号:“三角洲灵魂”。1830年代的《印第安人驱逐法案》赶走了当地的纳切兹人,欧美殖民者随后迅速迁入,他们在肥沃的土地上开辟了大量的棉花种植园,同时也带来更多的非裔奴隶。在“内战”时期1863年中期密西西比南部著名的维克斯堡战役期间,联邦政府军自格林维尔登陆时遭到炮火袭击。作为报复,联邦军随后摧毁了整座城市。战争结束后,躲在种植园的居民们纷纷返回,格林维尔也开始了她的重建。在稍后的1870年时,有首批十六名华人长途跋涉来到这里。这些华人-华工来自美国的西部,他们以广东开平人(四邑)为主。


       19世纪60年代末,随着美国西部“淘金”热的减退,太平洋铁路修建接近尾声,华工们需要另外寻求工作和生存。西岸至密西西比河的太平洋铁路开通,提供了更广阔的交通范围。由于密西西比三角洲地区湿热的气候和土地与中国广东相似,一部分人结伴跨越中西部大草原,千里迢迢来到中南部的密西西比河畔(注:Mel Brown-梅尔•布朗的作品《圣安东尼奥中国人社区》中,称三角洲华人来自德克萨斯铁路华工,而德州华工也是来自西部)。在战争废墟上新建的格林维尔,经济上仍然以棉花种植为主。“内战”造成了大批非裔奴隶逃亡,战后白人与黑人关系高度紧张,使劳动力供求出现缺口。这批移居来的中国人原先是到这里从事棉花采摘劳作,但是他们很快也开始在块新土地上耕作并经营起来。据1880年代的联邦人口统计,密西西比州有51位华人,大多居住在格林维尔所属的华盛顿郡。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的艾丽莎•纳德沃尼,基于对这段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移民经历存在的好奇,沿密西西比河去到了格林维尔。艾丽莎在格林维尔城非裔墓园隔路对面的华人墓园里,遇到了一位住在格林维尔的华人Raymond Wong-雷蒙德•黄。华人墓园门口里有着中国式的牌坊,里面可见大片刻有中文的墓碑和墓地,规模蔚然,雷蒙德•黄的父母也安葬在那里面。雷蒙德•黄告诉艾丽莎,由于这里一直有大量非裔居住,他的家庭及所属的华人社区,在当地是处于孤立状态的。黄并解释道:“我们(华人)处于中间-正好在黑人和白人之间。我们不是黑人,我们也不是白人。所以这样处境就使得你与周边保持一些隔离。

       清朝晚期远渡重洋到达美国西岸的华人劳工,经历早期采矿挖金和之后凿山铺铁路的海外谋生套路艰辛洗礼。“吃苦耐劳,工钱低廉”,使他们很容易在远离排华阴影的密西西比三角洲拓展一片立足之地。在随后的年月里,他们通过“纸儿子”、亲属移民的方式,把越来越多在广东开平的亲友带到该地区,以经营杂货店为主。而华人经营的杂货店在该地区更首开赊账及送货服务先河,获得白人社区和非洲裔社区的欢迎。1900年代早期,三角洲兴起又一波华人移民潮。雷蒙德•黄的父亲,是在1930年代他15岁时从广东移民到密西西比三角洲,黄的母亲是几年后来的。他们来后也像三角洲本地华人一样,经营杂货店。从采摘棉花劳工到经营杂货店的“转行”,是华人对前者“没有出头之日”认识的结果。密西西比州的纳税记录显示,第一家华人杂货店于1870年代早期出现在玻利瓦尔郡的罗斯代尔。


       格林维尔城在极盛之时,四万多的人口规模,有着华人开的杂货店多达五十余家。雷蒙德•黄就是在杂货店里长大的,他告诉艾丽莎。他一家六口人,住在杂货店后面的几间房屋里。“我认识的每个(华)人,都是在杂货店长大的。我们会数钱的时候,就开始去柜台工作了”。杂货店里储存有肉,新鲜蔬菜,罐头食品,洗衣皂,洗衣盆…应有尽有,“没有任何是中国来的-除了店主人”。“在我们这条街区,有四家杂货店”,黄回忆说,“我指的只是个小街区”。

       雷蒙德•黄的父亲于1968年在格林维尔开了一家中餐馆,这在密西西比州境内是第一家。那像是一种赌博,当时没有人知道中餐是什么。黄在成长过程中,时常会听到种族性辱骂,但他都置之不理。他的家庭也终于还是遭遇到实在的种族歧视。那是在雷蒙德•黄年轻时,他父亲发现一幢位于白人社区的房子,并决定购买。但父亲告诉他,社区的白人居民明确地宣称:不让中国人住这里。当他们准备迁入时,居民们开始往车道上扔瓶子,到处都是玻璃碎片。黄家最后在自家杂货店后建了一所住屋,至少是一座房屋。但他们从没有住过真正的“房子”。

       随着时代变化,连锁超市逐渐成为新的商品采购选择,很多华人经营的杂货店都已关闭。雷蒙德•黄家的杂货店也转让给了一家“马”姓华人继续经营。店里出售薯片﹑汽水﹑啤酒及烟类等小物品,也有着一批固定的客人。那里以非裔客人为主,居民区生活普遍贫困。马姓店主说,现在生意比较淡,很多人搬离了格林维尔。有了这家店,她可以供养两个儿子读书:一个儿子在杰克逊的医疗学校,另一个在牛津的密西西比大学读会计(注:杰克逊和牛津都是密西西比州的城市)。这就是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长久以来的写照:努力工作,把孩子送到大学读书,然后看着他们远走高飞。据统计,在1970年代中期高峰时,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数量达2500人,而今天则只有约500人。“在这里没有未来”,附近的大城市,如杰克逊和孟菲斯等,是很多三角洲华人的发展去处。


       三角洲华人在种族隔离时期,夹在黑白社区间求生存。他们不仅筹款自建学校教育下一代,也在“二战”美军中的华裔群体里扮演重要角色。尽管三角洲地区仅有数千人口的华人社区,却有183人参军入伍,分布美军所有作战单位,遍布于二战主战场,体现华人以生命捍卫美国的荣耀衷心。尽管二战后,社区成员获得上大学机会而走上医生、律師、工程師等不同行业,并为追求发展和更好生活逐步离开密西西比三角洲地区,但分散各地的该区华人,都以自身的“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为傲,迄今维持血浓于水的关系。

       三角洲华人积极融入社区,也取得斐然的成绩。1972年5月,密西西比报纸上刊登一份报道,题目为:南方的华人市长们。在密西西比三角洲对华人具有种族偏见的几十年历史里,有三位华人冲破藩篱成为城镇的市长,让他们被当地社会所接受。三位华人市长是:密西西的斯勒吉(Sledge)的拉克•荣(Luck Wing)和琼斯镇(Jonestown)的约翰•荣(John Wing)兄弟,以及阿肯色州特瑞尔(也属于三角洲区域)的查理•华(Charlie Wah,以上名字皆为译音)。那篇报道的副标题颇为耐人寻味:造反,和为之骄傲。

       密西西比三角洲华人社区是一個很独特的社区,它远离大城市,嵌居于气氛浓厚的南方农乡腹地。在信息及交通较为闭塞落后的岁月,它基本上与其它华人主体区域是分离而独处的。在如今,三角洲的华人社区几乎已不存在,但来自三角洲的华人及其后裔仍亲如一家人,经常都会聚在一起话当年。这一区的百年移民史中,华人来自同一地区,多为同乡、亲戚,在南方州重视家庭的氛围中,彼此之间保持亲密联系,并因在严重种族隔离大环境下相依为命求生存,形成的紧密社区关系。这是密西西比河三角洲的华人独特的地方。这些历史不仅仅是在美华人的故事,也是美国的移民故事。

       目前三角洲的华人虽已减少,但仍然可以见到华人老辈们留下的“遗产”。

附图:


Some Sources/资源:

NPR |Portland Chinese Times |Wikipedia

*《美国华洋史》探寻﹑还原自美国“独立革命”前至中国“辛亥革命”约150年间,两国间一些遗落或断层的交往关系历史。

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代伟  纽约  US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089469.html

上一篇:南北战争华裔军人档案(一)
下一篇:南北战争中的华裔军人

5 黄安年 信忠保 张晓良 董全 蒋迅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8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6-26 19:5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