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代伟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usbbi 纽约代伟 美国华人史、人文及诗词

博文

南北战争华裔军人档案(一) 精选

已有 5314 次阅读 2017-12-27 07:00 |个人分类:中美早期史|系统分类:海外观察| 美国内战华裔军人资料

在康奈迪克州中部﹑纽黑文和州府哈特福德的中途-梅里登(Meriden)城南,有一座名为“核桃林”(Walnut Grove)的幽美园林式墓园。核桃林是康州中部一座重要的具有内战纪念因素的历史性墓园。在它的“D”区,有一块小墓碑较为引入注目:它旁边除了插有一枚酱铜色五角星状军行徽外,还有一小幅美国国旗,随风飘动。墓碑的正面简单刻着:内战,约瑟夫•皮尔斯下士,康州第14步兵团,1916年1月3日去世。年龄73岁。这里,就是曾经参加美国南北战争的华裔军人之一-约瑟夫•皮尔斯的长眠之地。

       Corporal Joseph Pierce-约瑟夫•皮尔斯下士(下士相当于班长),1842年出生于中国(清朝)广州(或附近),他的中文名字无从考证。皮尔斯10岁时,被父亲以6美元价格卖给了美国船长阿莫斯•派克。派克把他带回了康奈迪克州,并以正在竞选总统的富兰克林•皮尔斯之姓赋予他。原则上,皮尔斯的身份是一名奴隶,在柏林镇务农;但他同时也作为家庭成员在派克家生活。1862年7月26日,即美国“内战”爆发的第二年,20岁的皮尔斯在新不列颠登记,入伍康州第14志愿步兵团。他的职业备注为:农民。关于皮尔斯的入伍动机,可能与他曾被卖出及事实上仆人的社会地位有关。在那场针对废除黑人奴隶的战争中,作为黄种人的“外来人”,在心理上存在自由平等的共鸣。

       在1862年9月中参加马里兰的第一场安提坦姆战役中,皮尔斯从防垒上摔下来严重受伤,他在维吉尼亚北部的亚利山大里亚医院住了一个多月。1863年7月初,皮尔斯参加了联邦军“波多马克”军团在宾州葛底斯堡的前锋战斗,他随康州14志愿军向据守在布里斯巴恩的联盟军阻击队发动进攻。当天下午,战事取得胜利。一个世纪后,历史学者乔治•斯图亚特在“皮克特冲锋”中,一句描述“长辫子,…一位中国人…”,就是指的皮尔斯。在经历了内战中几场血腥和“转折点”战斗后,1863年11月1日,皮尔斯被提升为下士,成为华裔军人中最高的军衔。之后皮尔斯被分配到康州纽黑文招募军人,9月份,他返回了军团。1865年5月31日,即“内战”结束的当月底,皮尔斯从军队退役。1866年3月,皮尔斯在哈特福德归化入籍。

       1868年,皮尔斯在康州梅里登定居。梅里登位于他曾经生活过的柏林镇南面,是著名的“银城”。皮尔斯从事的是银刻工作。1876年11月12日,他与来自康州波特兰的玛莎•摩根结婚,那年他34岁。他们共有四个孩子,但只有两个儿子存活下来。从1888年开始,皮尔斯在总部位于梅里登的著名银器制造商-“不列颠尼亚”公司上班。1890年10月,皮尔斯开始收到政府每月10美元的(安提坦姆战役)伤残救济金。由于健康恶化,皮尔斯申请增加2美元救济金。1912年11月,皮尔斯的救济金数额达到每月24美元的顶峰。这期间,皮尔斯一直在工作,直到1915年退休。

       1916年1月3日,皮尔斯因患流感,动脉硬化和支气管炎等多种病症去世,享年73岁。皮尔斯被安葬在梅里登的核桃林墓园,那里面还安葬有其他一些来自康州的内战官兵。皮尔斯的妻子玛莎•摩根•皮尔斯于1926年去世,终年67岁。他们的长子富兰克林•诺里斯•皮尔斯于1952年去世,终年70岁;次子霍华德•本杰明•皮尔斯于1959年去世,终年75岁。在皮尔斯墓碑的旁边,可以看到他的家庭成员墓地。

       在1906年的军团历史录中,皮尔斯曾被称为波多马克军团里“唯一的中国军人”(后期证据还有其他几位)。1993年,在退休上尉约翰•岱尼亚的努力下,约瑟夫•皮尔斯的照片被悬挂在葛底斯堡国家军事公园内的“荣誉墙”上(The Wall Of Faces)。成为目前唯一的一位在葛底斯堡战役中被表彰的华裔军人。2008年,国会通过一项法案,表彰皮尔斯和其他一些亚太地区及岛屿为内战奉献的军人。

       这里有趣地一提,皮尔斯与同时代的另一位中国人“留学第一人”容闳,在康州的时间段和地点上有诸多次交叉和重合。容闳频于活动的耶鲁学院和哈特福德两地之间,正是皮尔斯长期生活的柏林及梅里登所在地。在中国人极为罕见的那个时代,他们二人虽同处康州中部一隅,但没有资料显示他们素曾蒙面或互闻。两人最终在1910年代的4年多时间内相继去世,长眠之地也相距仅半小时路程。

【美国南北战争华裔军人档案】

Tannroi Acoaw,谭诺-阿曹,出生于清朝广州。1862年8月14日在新奥尔良入伍,时年23岁;服役期3年。个人资料:黑眼睛,黑头发,黑肤色。入伍前职业:厨师。入伍后在美国海军“皮诺拉”号(Pinola)担任军官厨师。“皮诺拉”号在内战中曾经参加过攻占新奥尔良的战斗。(来源:入伍花名册

Pedro Acow,派德罗-阿超;1834年出生于广州。1862年9月30日在新奥尔良登记入伍路易斯安那第2步兵团,时年28岁。个人资料:黑眼睛,灰头发,黑肤色;身高5‵6。1863年4月4日在阿尔及利斯城(新奥尔良的一个老城)离弃军队。(来源:军事服务记录

John Afoo,约翰-阿福:大约1822年出生于中国。有色皮肤。身高5‵3;以前职业:厨师。1862年3月3日自纽约应征,服役美国海军地勤3年。同日应征的还有另一位中国水手John Ahoy,约翰-阿辉,他于1864年至1865年在USS Wyandank-海军“怀丹克”号上担任厨师。(NPS士兵及海员记录

Ah Chee,阿齐。1865年3月8日在加利福尼亚Mare岛入伍,时年21岁。USS Camanche-海军“卡曼奇”号上担任军官室服务人员。个人资料: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居住地:加利福尼亚。服役期:1年。(入伍花名册


       1888年7月4日国庆节当日,纽约时报刊登了一则报道(上图),题为:中国人老兵去世。内容说,来自上海的美国内战老兵Chon Ah Pon-庄阿潘(音译),于昨天下午(即7月3日)2点被从位于沃特街的肮脏家中抬出去埋葬了。阿潘于1833年来到美国,那时还是位年轻人。在攒够一些钱后,他开始自己做生意。阿潘离开中国人聚居的纽约市区,到布鲁克林的中心街开了一家糖果店,做美国人的生意。叛乱(即内战)爆发后,阿潘扛上他的滑膛枪,加入到纽约的一支队伍中。他打了3年仗。庄阿潘后来在赌博中输掉了他所有的积蓄。

       他的遗体被安葬在常青墓园(作者注:位于纽约布鲁克林和皇后区交界处)内的中国人墓区。阿潘临死前告诉他的爱尔兰裔妻子,要远离中国人,他们“不好”。阿潘与那些中国人聚赌中输的倾家荡产,因而对他们产生这样片面的看法。尽管如此,大家还是凑足了一些钱,支付了阿潘的丧葬费用。

      与前面那些出自军方档案可考的华裔军人所不同的是,这位庄阿潘的“内战军人”记录,仅有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为证。另外,这些中国人的名字中,都有一个广东人名习惯常有的Ah-“阿”字,可以看出美国军方档案中登记入伍时的名字,应该不是他们的中文全名。而前面配有的英文名字,也是入乡随俗的结果。所以,要考证这些中国军人的真正名字及个人信息,还是存在深一层难度。


附图:约瑟夫•皮尔斯在康州梅里登的墓地



Reference Sources/资源:

NPS  | Post Magazine

*《美国华洋史》找寻﹑还原自美国“独立革命”前至中国“辛亥革命”约150年间,两国间一些遗落或断层的交往关系历史。

交流或分享@微信:usbbic  |代伟  纽约  USA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22825-1089462.html

上一篇:容闳环游与普特南采购
下一篇:南北战争中的华裔军人

2 史晓雷 张晓良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4-17 09:2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