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博文

改改席慕蓉《一棵开花的树》

已有 10207 次阅读 2013-12-21 21:54 |个人分类:生活六七八|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情诗, 席慕蓉


《一棵开花的树》应该是很有名的一首现代诗,台湾女诗人、画家席慕蓉创作于1980年。很多现在已开始步入中年,也就是那些1980年代的少男少女们,不少应该读过这首“情诗”,或许还有不少人抄在小本上。之所以情诗两字加上引号,是因为这首诗最初并非写给人之间的爱情。席慕蓉曾说,“这是我写给自然界的一首情诗,我在生命现场遇见了一棵开花的树,我在替它发声”。

作为典型的理科男,我成长过程中并没有赶上大家都写诗的年代,也没读过什么情诗,但却也曾偶尔为我们家那位写过一两首所谓的诗。不知道诗人更拘泥于形式,还是理科人更拘泥于形式,反正我不喜欢拘泥于写诗的形式。

虽然一首诗不同人可能有不同的理解,但说实话,我对很多作品鉴赏所说的这首诗讲“一位大胆率真的少女勇敢追求美好的爱情”并不满意。当我们家那位第一次把《一棵开花的树》发给我看的时候,我说我不喜欢看到凄美的结局,我宁可看到美好的结局。

其实也真是奇怪,为什么总是那些凄美的东西能更打动人?人们难道不喜欢快乐美好的结尾?这或许跟年龄和经历有关。爱的死去活来的少男少女们,或许对凄美感同身受,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应该会越来越喜欢快乐的结尾吧(由此看来我正在老去)。于是,我对我们家那位说要改改席慕蓉这首诗。暂且认为这是一首少女等待爱情的诗,我可不希望结尾那么凋零和凄美。

等到真想去改改的时候,发现不是容易的事儿。需要改写的,其实只是最后一段,不过顺着她前半部分主体走下来,并不一定会是完全欢乐的结尾。我希望“那个少女”能明白:有时候,我们期望的,或许只是等待中的、想象中的爱;当最终明了这一点的时候,或许会有一种“放下了”的感受。于是有了改写版本一(蓝色字体)。但我还是想着完满的结局,于是有了改写版本二(橙红色字体)。

我们家那位认为我改的实在是无谓。但如果换你来改一个结局,你怎么改?


《一棵开花的树》

席慕容 / 198010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

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

是我等待的热情

 

而当你终于无视地走过

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原文)

 

而当你终于来到我身旁

我才明白

朋友啊

我等待的

只是等待里的爱

(改写一)

 

而当你终于来到我身旁

我才知道

在你的手掌和眼睛里

一直也都是期待

(改写二)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751789.html

上一篇:神奇自然界之DNA大转移
下一篇:美图欣赏:大自然保护协会2013图片竞赛

4 陆俊茜 柳林涛 郑维尔 happylittlejoe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2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5 19:56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