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博文

那些年,我们一起待过的图书馆 精选

已有 5863 次阅读 2013-5-27 23:00 |个人分类:自留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图书馆

在工作最忙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倒是更想着做点闲的什么,然后再奋力做正事。这可能是身体这部机器一种本能的压力平衡机制。我估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时候。当然,也并不是大家都这样,有的人就喜欢一切按部就班的做完。这些闲的什么,比如翻翻照片,看看电影,或者只是坐在那儿想点什么。当我翻看到上面这张照片的时候,我脑子里冒出一句话:那些年,我们一起待过的图书馆。

其实任何事物或想法都是有联系的。我前天写过一篇博文,提到美国一个针对中学生老师的调查,显示数字时代的网络工具已经大大改变了学生的学习和研究习惯。比如,只有少部分学生会使用图书馆。所以,看到上面那张图片,就忍不住多想想图书馆。这张照片是去年十月在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Noble Library拍的,我很喜欢,图书馆的布局和那种向上又闲适的氛围。

图书馆留给很多人最初的印象,应该有一种敬畏感。反正我每次去图书馆,都有种神圣的感觉,觉得自己是个上进青年。但其实回头来看,每个图书馆给你留下的记忆,可能还是你看的那些书给你的记忆。很多图书馆的功能并非仅有图书。记得大学的图书馆五层还是七层每个周末用电视放电影录像(说实话,我几乎从没去过),还有一层可以制作拷贝磁带,好像是两块钱一盘,为了学英语,我当时貌似也录了不少。

我记忆里的大学时期的图书馆,跟一些科普书有关。当读到《伊甸园之河》,理查德-道金斯1995年出版的这本书的时候,觉得真有意思。生命进化的历程就是一条基因之河;从那个非洲母亲开始,一条线粒体之河就流淌在她的人类后代们的身体里。说实话,当时我还并不知道理查德-道金斯那么有名,也没有任何一个老师在课堂上提起过这个名字。还有罗伯特-温伯格所著的《细胞叛逆者》,这本书延伸了我对癌症的认识,让我当时觉得以后要研究癌症,细胞生物学也成了我最喜欢的课程之一。这些书当时我看的应该是早期版本。后来我一直对类似系列的科学人文著作,比如《大自然的猎人》、《心灵裸舞》、《生命的未来》、《生命共生的行星》等。前些天在迈阿密机场买了一本杰拉德-戴蒙德的《The World Until Yesterday: what can we learn from traditional societies?》,大约500页的一本大部头,还不知道我是否有空能看完。虽然只看了前面一部分,但毫无疑问是很好看的一本书。

另一个让我想念的图书馆是中科院图书馆,也叫国家科学图书馆,就在中关村体育场边北面。在动物所没有搬到科学院北郊园区之前,我经常去那儿,复印资料,借书,看文献。很多时候吃过中午饭,跑到那儿去。院图每层南头的阅读区摆放着很宽大的桌子,有厚重感,可以随意摆放你需要的书。二层到四层好像每层都提供舒服的沙发,拿本期刊翻翻,还可以小眯一下。在院图浏览那些期刊告诉我一件事儿,就是如果你想在某个不错的刊物发表论文,一定要常浏览它,熟悉它的风格,看多了,你也就可以发了。院图二层还有个自习区,专门供很多准备考研的学生上自习。很多人一个水杯,一堆材料,一待一天。院图,或许也能给人以激励。

当你想念什么的时候,一定是你不能常得到的时候。图书馆和图书,对于网络时代的年轻人,哪怕我们大多人,也到了需要想念的时候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694109.html

上一篇:数字时代学生的研究习惯?
下一篇:欢迎参加6月4日中科院动物所秉志论坛报告会:JC Simon

29 李学宽 边媛媛 陈小润 曹聪 戎可 武夷山 郑学军 赵美娣 褚昭明 姜春林 张忆文 唐常杰 郭峰 苏德辰 郭文姣 王振鹏 冯珞 田野 徐大彬 王迎东 董全 伊金垛 杜彦君 李天成 王芳 徐萌萌 卜秀萍 王浩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14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30 20:1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