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博文

五月槐花里的记忆 精选

已有 4807 次阅读 2013-5-11 18:07 |个人分类:自留地|系统分类:人文社科| 记忆, 槐花

--

北方的五月,空中满是惹人烦的到处飘飞的杨絮和灰尘,再加上骤然热辣起来的太阳,让人觉得有些诡异,眼睛要适应起来都要费些力气。正如今天上午的北京。幸好,空气中还有一丝清香,槐花的味道。让人顿然觉得原来生活可以更美的。

说到花的味道,我最喜欢的应该有三种:槐花香,桂花香,柚子花香。南方人闻到槐花香的机会可能少些,而北方人可能很多没有见过桂花和柚子花。这几种花的味道都属于清新系列。水仙花的味道也挺好,如果硬要挑些毛病,或许味道过了那么一些(我的个人描述是,貌似有点肥皂的味道?)。

在我的记忆里,小时候的老家,村子里种满了各种树。春天有榆钱、苹果花、梨花、泡桐花(“那一树桐花的岁月”),初夏有槐花。夏天好玩的还有椿树的翅果,扁扁的纺锤形,中间一粒鼓鼓的种子,一开始是黄绿色,老一些会转红色。将椿树的翅果用绳子串起来,串成一个皇冠或者手镯,很有意思。

我们常见的槐树有两种。一种是国槐(Sophora japonica),其花儿较小,没什么香味儿,叶子较暗淡的绿色。另一种是洋槐,学名刺槐(Robinia pseudoacacia),叶子更加鲜绿,花儿较大,有香甜的味道。这里说的正是洋槐花。国槐原产我们国家,是华北地区常见的树种,北京老城区很多条道路种满了国槐,粗粗的树干、茂密的枝叶,也很有历史感。洋槐却原产北美,依次被引入欧洲、亚洲,并成为绿化树种。

洋槐花是可以吃的。每到五月槐花季,小孩们爬上树去摘槐花,或者用头上带叉的棍子将细的槐树枝条拧下来。大人们则将槐花一朵朵择好、洗净,然后跟面粉(可以加些玉米面)混拌均匀,撒些盐,放在笼屉上去蒸。蒸熟后出锅,加上些捣好的蒜泥(当然可以不加),再浇上些许烧好的油,一道美味做成了,带着槐花的清香味儿。榆钱、红薯叶也都可以这么做。记得小时候母亲常做这个,而我也很喜欢。

我们老家将这道小吃叫“ku’li”,至于对应哪两个汉字就不好说了。有个开饭店的表哥曾问做老师的我母亲,他想把这道小吃加进菜谱,去不知道怎么写这两个字。貌似当时母亲的建议是“苦粒”或“枯粒”?可以理解为艰苦的时候吃的,或者对应其形状(拌面蒸过之后一粒粒的)。我问过一些其他地区的北方人,很多也是这个发音。大家可能还看到过紫色的槐花。上次在西安看到紫槐花时,有老师告诉我国家林业局门口也有。紫色的槐花就不知道能不能吃了。

时代变化的印迹遍布了整个中国,小时候老家的记忆开始慢慢成为真正的记忆。很多树被砍掉,原来的土路变成了水泥路,新房子越来越多。现在即使农村里的小孩,他们所能有的“槐花记忆”恐怕也越来越少了。

--

--

--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688845.html

上一篇:Pubget:省时间还是省钱?
下一篇:想法廉价吗?

32 张玉秀 曾泳春 王德华 刘立 陆俊茜 王芳 张叔勇 苏德辰 王修慧 余昕 李学宽 喻海良 李土荣 姜虹 徐长庆 高建国 马英 武夷山 周彬彬 罗汉江 杨月琴 徐耀 王桂颖 孙弘毅 史燕青 陈钢 杨正瓴 戎可 王林平 朱晓刚 徐萌萌 anran123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4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0-11-27 00:18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