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博文

达尔文对上帝的态度

已有 5758 次阅读 2012-11-11 17:05 |个人分类:进化漫谈|系统分类:科普集锦| 达尔文, 进化论, 宗教

位于华盛顿西北区第五街的US National Academies凯克中心的一楼大厅,三面墙上雕刻了人类科学和工程发展史上的重要成就,比如老爱同志的质能方程、达尔文地雀、孟德尔神父的豌豆、DNA双螺旋、旧金山金门大桥等。正对大门那面墙中间偏下的位置,是下面这幅图。

   

    图中这句话节选自18591124出版的达尔文《物种起源》第一版,是书的最后一句。既像一个浪漫主义诗人,又像一个豪放派诗人,达尔文用这句话赞叹地球上生命演化的壮丽和庄严。图中左边的婴儿,我问接待我们的一位负责人,他笑答可能是达尔文吧,我说我可表示怀疑。我没找到相关资料,不知道科学网哪位老师知道?

任何人在写作过程中都要不断的修改,达尔文在写这句话的时候,也有过几个版本,实际上早期版本更有助于理解这句话的内容。

有意思的是,从书的第二版(1860年)开始,达尔文在这句话中加入了“by the Creator”几个字(下图)。在第六版(1872年)中,达尔文更是多次使用了CreatorGod

 

达尔文的这种做法让有些人觉得他不是一个无神论者,而是信上帝的。但这种看法其实不怎么能站得住脚,最简单的疑问是,为什么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第一版的结尾没有用“by the Creator”?理查德-道金斯(Richard Dawkins),坚定的达尔文主义者和无神论者,认为达尔文是迫于巨大的宗教压力才这么做的,在第六版中,更是为了迎合社会上的批评和争议。

如果再看达尔文晚年对他自己这种做法的一些评论,你就更会相信这是一种被迫的安抚行为了。确实,没有谁像达尔文一样招来那么多的宗教非议。在18633J.D. Hooker的一封信中,他说:“I have long regretted that I truckled to public opinion, and used the Pentateuchal term of creation, by which I really meant “appeared” by some wholly unknown process. — It is mere rubbish thinking, at present, of origin of life; one might as well think of origin of matter.”(我一直很遗憾屈从于公众舆论,并使用了宗教词汇,实际上我指的是完全未知的[演化]过程)。也有人说,达尔文使用“by the Creator”部分程度上也是为了缓和家庭关系:他的妻子Emma DarwinWedgwood)及其亲戚非常信奉上帝。

在当时的社会压力下,达尔文的做法应该可以被理解。我觉得,他这种“让自己觉得遗憾”的做法对于我们如何处理科学和宗教的关系还有一种现实意义。宗教的出现和发展有其历史必然性,基于宗教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依然将长期存在。所以,不管是科学,还是宗教,要学会妥协和共存。毕竟,生命起源是个终极问题。

    理查德-道金斯一直坚定的站在宗教的对立面,他的做法从科学上说没有错。虽然有证据显示达尔文使用Creator可能是被迫的,但谁又能否定,他或许想通过这个做法,让“生命的起源”(注意:达尔文的书是关于“物种起源”)依然是个开放问题,从而调和与宗教人士的关系。不管真相如何,他的做法,以及Francisco Ayala(加州大学尔湾分校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期望调和人们认知世界的方式(科学和信仰,物质世界和精神世界),或许是更值得借鉴的。
 
相关博文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631429.html

上一篇:论文大PK:到底谁重要?
下一篇:科学家的四个类型:你是哪一类?

1 曹裕波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3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07017567号-12 )

GMT+8, 2021-1-20 19:19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