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晓磊(Huang Xiaolei )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book Nature is teacher | 诚实点,简单点,专业点 | 微博:weibo.com/naturethinker

博文

“进化生物学”和“生物多样性”名称的由来 精选

已有 6933 次阅读 2012-1-24 05:08 |个人分类:进化漫谈|系统分类:科普集锦|关键词:进化生物学,生物多样性,EO,Wilson| 生物多样性, Wilson, 进化生物学

一个学科或领域的名称从出现到流行,有时候可能平淡无奇,但有时候会有一段有意思的历史。而一个领域的名称,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由科学家创造的。

“进化生物学 Evolutinonary Biology”和“生物多样性 Biodiversity”,正是有故事的两个词。我了解它们的故事,是从E. O. Wilson的自传里。他是哈佛大学教授、美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奖及瑞典皇家科学院克拉福德奖获得者。我个人更喜欢称他为一个思想家和进化生物学家。Wilson推进了社会生物学(Sociobiology)的诞生,我之前曾写过一篇博文《20世纪的社会生物学大争论》。

在其自传《大自然的猎人》的第十二章和第十八章,Wilson提到了这两个词是如何出现的。

 

“进化生物学”这名字如何?

“当年那些冲突也促成分子革命的另一个最后证明是正面的效果。到了(20世纪)50年代末期,系上(哈佛大学生物系)的气氛实在太令人窒息了,以至大伙儿已经没办法在一般的会议中拟定哈佛生物系的未来。于是,个体生物学及进化生物学方面的教授便准备另谋出路。我们自组了一个政策讨论会,非正式地会面讨论我们自己的学科,我们首次开始思考我们未来在生物科学界里的地位。这样的发展令我想起另一条人类学法则——当野蛮部落成长到一定的规模和密度时,他们就会分裂,其中一群人会移居到另一块新领土。例如巴西及委内瑞拉的雅诺曼奴人(Yanomamo),据判断,他们分裂的时刻,就在斧头战役频率大增后不久。”

“到了1960年秋天,我们的政策讨论会已经强固得变成一个新生的“宏观生物学委员会(Committee on Macrobiology)”。”

“宏观生物学,真是个怪名字。1930年(我不知道这个时间是否有问题?),我们认识到像动物学、植物学、解剖学以及其他以生物群体为中心的学科,都不再能反映生物学的实际状况了。生物学现在已经被横向切割,切割依据为生物的组织层次,也就是所谓分子、细胞、个体、族群以及生态等。换言之,生物学探讨生命的方式来了一个90°大转弯。专家们愈来愈不在意获得鸟类、线虫或真菌等个别物种的所有知识,甚至包括它们的多样性。专家的焦点愈来愈集中在研究一或两种(生物)组织层次的通则。为了这么做,许多人只好把全副精力摆在一小部分物种身上。全美国的大学院校也据此重新拟定研究及教学计划,改为分子生物学系、细胞生物学系、发生生物学系以及族群生物学系,再不然就是和上述分支大略相同的其他学科。”

“在这段转换期间,也就是大约从60年代持续到70年代,“进化生物学”这个词流传得相当广。它的用意是想把个体以上的生物组织层次,和环境、动物行为及进化等学科结合在一起。虽然我承认自己的记忆不见得完整,而且我也没有深入研究整个来龙去脉,但是我还是相信,“进化生物学”这个词是由哈佛带动起来的,搞不好还是从我这儿起源的。我记得,我是在1958年自个儿编造了这个名词,并将它填入哈佛的行事历中,作为下一年度授课的课程名称。从那之后,“进化生物学”就在哈佛校园内流传开来。”

1961年某个秋日,那时我已经讲授进化生物学这门课3年了,我坐在哈佛新建的植物标本馆大会议室中,与辛普森(G. G. Simpson)对坐,等待宏观生物学委员会其他成员来参加我们的例行会议。被认为是当今最伟大的古生物学家的辛普森,当时已是他在哈佛大学任教的最后几年。我主动跟他搭讪,这是很必要的,否则我们就只能干坐在那儿,沉默地你看我,我看你。因为“GG”(辛普森名字的首字母)几乎永远不会主动开腔。他很害羞,极端自律,全神贯注于研究工作。我猜他是想要省下和别人谈话的每分钟,以便投入论文或著作的撰写上。他坚拒担起委员会的工作,不愿收研究生,而且他的授课时数即使以相当宽松的哈佛标准来看,都算是非常少的。”

“那一天,我对他提出一项很具挑战性的问题。当时我正烦恼着该如何为我们那强敌环伺的生物学找个适当的名称。我们都同意“宏观生物学”这个词很糟。“古典生物学”也不必考虑;因为我们的分子敌手正是这样称呼它的。单是“一般生物学”?或是“真实生物学”?两个都不好。“族群生物学”?蛮正确的,但是范围太狭窄了。那么,我说道“进化生物学”如何?这样就可以全面照顾到了。既然进化学是生物学的中心组织概念,无法用物理及化学方法来探讨,那么,把它用作学科名称的一部分,或许可以当成智慧独立的辟邪物。我试着向其他成员解释这一点,大家都很赞成。于是,1962年秋天,我们便正式成立了“进化生物学委员会(Committee on Evolutionary Biology)”。”

注:Wilson提到的“那些冲突”,指的是1950年代末开始,随着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的兴起(1962年,沃森和克里克因发现DNA双螺旋结构而获得诺贝尔奖),哈佛大学生物系以沃森为代表的生化学家和分子生物学家从态度和行为上看不起其他从事宏观生物学研究的同事。其实现在,这种情形依然存在,这完全是对科学或学科发展的认知局限所造成的。

 

生物多样性

“我到处演讲并撰文,讨论生态系被破坏、物种灭绝以及可能援引的社会经济解决之道。1985年,我在国家科学院的政策刊物上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The Biological Diversity Crisisa Change to Science》,引起了广泛注意。第二年,我在“生物多样性国际研讨会”上,负责多场基本政策演说中的一场。这次的研讨会是在国家科学院及史密生协会的赞助下,于华盛顿召开的。当时,我负责编辑这场会议的论文集《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这本书后来成为国家学术出版社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著作之一。”

“这场会议是“生物多样性”这个名词第一次被拿来使用的场合,而且自从这本书发表后,这个名词更是以惊人的速度传遍全世界;到了1987年,它已经成为生态保育文献里最常引用到的词汇之一。生物多样性变成了博物馆展览及校园演讲中的热门话题。”

19926月,当超过100名来自各国的领袖聚集在里约热内卢参加地球高峰会议时,“生物多样性”进而变成了一个家喻户晓的名词。由于布什总统拒绝代表美国签署生物多样性公约(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把这个话题引入了政治主流中。末了,持续不断的争论绕着濒危物种法案(Endangered Species Act)以及斑点猫头鹰(spotted owl)打转,更使它成为美国文化的一部分。”

。。。

由于我在1988年编成《生物多样性(Biodiversity)》这本书,许多人便以为这个词汇也是由我创造的。事实上,我一点儿功劳都没有。这个名词是由罗森(Walter Rosen)首先提出来的,他是国家科学院的行政官员,负责统筹1986年的华盛顿会议。当罗森以及其他国家科学院成员找上我,要我担任会议论文编辑时,我提议用“生物的多样性(Biological diversity)”这个词,因为直到那时,我和某些人都很偏爱这种讲法。我指出,“biodiversity”太容易让人朗朗上口,而且不够庄重。但是罗森和他的同事们却不肯让。他们坚称,“biodiversity”这个名词比较简洁,也比较特别,因此社会大众也比较容易记得它,而我们当然需要让这个主题吸引愈多注意愈好,而且速度愈快愈好。我终于让步了。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883-531290.html

上一篇:第六届国际生物地理学会(IBS)会议
下一篇:摩尔根的诺贝尔奖和一段故事

32 曹聪 孟津 刘立 孙学军 刘用生 王伟 张钫 张天翼 赵斌 葛德燕 张亮生 王琛柱 朱志敏 陈学雷 许培扬 王季陶 汤治国 李欣海 唐常杰 梁智鹏 王德华 魏玉保 李昂 戴小华 张星元 戎可 sykes Wanmingfu crossludo ddsers rjgcz henxuwei

发表评论 评论 (29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扫一扫,分享此博文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9-12-12 16:23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