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vein的个人博客分享 http://blog.sciencenet.cn/u/avein

博文

物理学半个诺奖的争议——舆论压力的影子?

已有 1241 次阅读 2018-10-7 07:41 |个人分类:杂谈|系统分类:观点评述

今年物理学诺奖的一半颁给了Arthur Ashkin,这个基本上没有争议,多年前很多光学界的大腕们演讲都评论用光镊技术的早就得了诺奖,这个光镊技术也早该得诺奖了,结果Arthur Ashkin老先生还真等到了诺奖,很有意思的是96岁的他推掉了诺奖委员会新闻发布会的采访,说自己正忙于科学论文。今天想八卦的是另一半个诺奖: Gérard Mourou 和 Donna Strickland 凭借啁啾放大技术(CPA)分享的另一半的诺奖。对这个诺奖有不少争议,比如有觉得是移用自用雷达上的技术,创新性不够。 这里我想八卦另一个争议。


 记得当时看诺奖发布会宣布Gérard Mourou 和 Donna Strickland 获奖时,对后面这位着实不知是谁,直接放到google 一搜,很奇怪维基百科居然没有这个名字,网页点击进去是加拿大滑铁卢大学副教授;同事也说当时他也奇怪维基百科没有这个人简历,第一感觉就是应该是没有很了不起的成就,可又怎么得了诺奖了呢。但媒体马上就形容她是“第三位诺贝尔物理学家获得者,跟居里夫人比肩”。陆陆续续,又看到了不同的声音, 比如网易的《揭秘物理诺奖女性得主:偶然加班让她比肩居里夫人?》(http://money.163.com/18/1003/08/DT68ODAA00258105.html)刘进平 博主的《得诺奖无一定之法:看Strickland偶然检漏》(http://blog.sciencenet.cn/blog-39731-1138744.html)。起初,对Donna只是读博士时在实验室加班碰巧做了Mourou及其学生和科研助理Steve Williams的提出的“啁啾脉冲放大”技术,“捡漏”了一个诺奖的故事将信将疑。


出于好奇,我读了下Gérard Mourou 和 Donna Strickland 发表得那个诺奖“啁啾脉冲放大”技术的原始论文(DonnaStricklandGerardMourou “Compression of amplified chirped optical pulses”, Optics Communications, Volume 55, Issue 6, 15 October 1985, Pages 447-449),见致谢里面有一段“ The authors wish to thank Steve Williams for his help in developing the concept.....”“作者感谢Steve Williams 对发展这个概念(“啁啾脉冲放大”技术)的帮助”。从致谢看,觉网易上这个故事还真有一定可信度。 接着通过王庆浩博主的链接提供的线索找到了Donna Strickland的博士生导师Gérard Mourou 在罗彻斯特大学光学中心成立75周年纪念文集”A Jewel in the Crown" 里的The Dawn of Ultrafast Science and Techn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http://www2.optics.rochester.edu/~stroud/BookHTML/ChapVI_pdf/VI_53.pdf)看到了这样一段原文:


...During one of our constant and endless discussions about novel ideas and concepts, we discussed in 1982 with Steve Williamson a possible way to get larger energy per pulse by using good energy storage media.....


......I asked a new student, Donna Strickland, if she would like to do this experiment. Donna was excited about it but also concerned that it might not be good enough for a Ph.D. thesis. She quickly demonstrated that this concept was working to the millijoule level[26].


[26] DonnaStricklandGerardMourou “Compression of amplified chirped optical pulses”, Optics Communications, Volume 55, Issue 6, 15 October 1985, Pages 447-449.


从Donna Strickland 的导师写的文章也就基本确定网易发的《揭秘物理诺奖女性得主:偶然加班让她比肩居里夫人?》(http://money.163.com/18/1003/08/DT68ODAA00258105.html)基本是真实的了。中科院物理所研究员常国庆先生向Steve Williams和他的导求证的属实,Steve Williams 和他的导师也都没有撒谎。


从维基百科没有留下她的简历(诺奖宣布后有了),和google scholar以及到59岁依然是副教授都基本可以看出来: Donna Strickland 博士毕业之后确实没做出过大的突破;她在这个技术中的贡献又不是原始概念提出者,所以发给她奖引起了争议也就难以避免了。那么诺奖委员会为什么会颁给她呢,刚开始我还以为是为了平衡性别,规避舆论道德绑架,怕招致媒体又痛批评诺奖委员会“歧视女性”“对女科学家不公平”之类。但从第二天一位毫无争议的酶的先驱被颁予化学奖,觉得似乎诺奖委员会也没必要多此一举。跟同事八卦时,同事说,可能是因为另一各方面,诺奖委员会一直以来都把奖只颁给了导师而没有颁给做实验的学生,比如1974年物理学奖Antony Hewish(休伊什)的學生约瑟琳·贝尔·伯奈尔(Jocelyn Bell Burnell)首先发现脉冲星的无线电信号但却没有分享诺奖,这是严重有失公平,诺奖只发给导师有失公平一直是舆论界对诺奖委员会的一个诟病。 那么问题又来了,是实验还是概念提出重要?到底什么样情况下,学生贡献是个什么程度才能发呢,还是不管怎样,导师学生一起发?是一直以来舆论的道德绑架让Strickland“与居里夫人并肩”?这个也许会成为一个争议,也许大家都怕被贴上“贬低女性科学家“的标签而不会变成公开的争议,但私下这个物理学诺奖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恐怕难免。



后记


个人觉得八卦一下是人的正常心理,爆料一下没必要引起像网易上有些网友评论那样对中科院和常先生那样口诛笔伐。 既然诺奖走向了大众关注,也该接受大众评判,科研人员也有掠奇心,八卦八卦实属正常。年代也变了,不要动不动就扣”贬低女性科学家“、“性别歧视”之类大帽子,走“总有刁民想害朕”那样来面对任何事情的极端化(今年Science上有精彩的表演,我们写作课的英语女老师都觉得美国那种所谓的“女权主义者”让她都感到难堪)。用事实来说话吧,历史上确实有好几位做出杰出贡献的女科学家因为性别歧视被诺奖忽略了,这个自然要记住;但现今大家的评判大多已与性别没关系,比如2014那个物理学奖发给了蓝光LED,而没有发给最先发明LED的那位的争议类讨论不会因为三位诺奖获得者都是男性而终止。今年化学诺奖的那位拿了1/2诺奖的“酶”先驱,也不会因为她是女性科学家,大家就会无端对她质疑,成就在那儿,“名至实归”。




2018年诺贝尔奖
http://blog.sciencenet.cn/blog-111559-1139292.html

上一篇:在德国遭遇沃达丰(Vodafone)的欺诈
下一篇:移花接木——创新体验小故事

3 李剑超 戴德昌 何宏

该博文允许注册用户评论 请点击登录 评论 (0 个评论)

数据加载中...

Archiver|手机版|科学网 ( 京ICP备14006957 )

GMT+8, 2018-12-17 08:12

Powered by ScienceNet.cn

Copyright © 2007- 中国科学报社

返回顶部